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博览 >> 内容

情断后宫

作者:许昌市校园文学学会 张 玥 来源:网络  时间:2014/1/9 20:36:11 点击:1795

  核心提示:我站在御花园里,痴痴地看着不远处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那个人,拥有着无上地位和整个天下,可他是我的夫君。即使他不爱我,我也是他的妻,唯一的妻。 ...

我站在御花园里,痴痴地看着不远处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那个人,拥有着无上地位和整个天下,可他是我的夫君。即使他不爱我,我也是他的妻,唯一的妻。

想到这里,我努力使自己忽略他身旁那些莺莺草草,掩去眸中的哀伤,嫣然一笑,提起裙角,徐徐向他走去。

“臣妾叩见陛下。”我微微向那人屈膝。不出所料,抬起头来,便看见了他瞬间阴沉的脸色。我心下难过,面上却不露半分。

“哦,原来是皇后啊。”他漫不经心地瞟了我一眼,更紧地拥着最近新封的赵婕妤,漂亮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戒色。赵婕妤近来风头正盛,日日侍寝,夜夜承欢。他把她藏得很好,先将她安置在宫外,随后将她接进宫来,然后一直用各种理由阻挠我见她。直到今日,我才得以目睹她的真容。

我仔细打量着赵婕妤。不过是中上之姿,柔弱温婉,只是,只是……我的心猛地一抽,随即便是无穷无尽的疼痛。这么久了,原来他一直都没忘记她。

我缓缓站起身来,淡薄的笑意浮在我的脸上,似面具一般虚假,但那却是我最后的防线。我盯着赵婕妤,她躲在他的怀里,眼中有着清晰可见的惧色,想必她进宫以来,没少听到皇后善妒、残害嫔妃的传言吧。许是我的目光太过冷厉了,她有些害怕地低下头。他察觉到了她的不安,握紧了她的手,温柔地对她笑着。

我站在一旁冷眼瞧着,心疼得厉害。他从未对我这样笑过,与我相比,他们更像夫妻,恩爱和睦。

“皇后。”他终是肯抬头看我一眼,尽管眼神里满是警告与厌恶。他的声音凉薄且不耐:“你先退下吧,朕回头有时间再去看你。”他终究是顾忌我身后庞大的明家势力,语气软了下来。

我轻轻勾唇,与他的目光相碰。我的眼睛里长满了嫉妒的荆棘。我想我现在一定很不堪,因为娘亲说过,嫉妒的女人是最丑陋的。可我没办法,我也很想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平常妇人,与丈夫白头偕老。可我偏偏爱上了他,可他偏偏不爱我。

我忽地转身离去。我知道,他今晚一定会来,因为赵婕妤。我惨淡笑着,我已经两月未曾见过他的面了,即使知道他来看我是因为别人的缘故,即使知道他是如此地厌恶我,连见我一面都不愿。可我还是想不顾一切地再看他一眼,将他的容颜刻到骨子里,日夜只盼来生我们可以再相遇,做一对平凡相爱的夫妇。即使明知是飞蛾扑火,我也会奋不顾身。只因,我爱他如斯。

我越走越快,几近踉跄。我从家带来的贴身侍女梅染用力地扶着我。我死死抓着她的胳膊,胸口仿佛有一把火在烧,炙热的痛意传递到五脏六腑。我的眼中满是茫然无顾的绝望与痛苦。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低声问着,似问她,更像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到底是为什么?”我的世界天旋地转,灵魂好像漂浮在空中,如在梦里。我看见梅染在大声哭喊着什么,看见我的身体逐渐倒了下去,看见身后的宫人们慌乱起来,有的上前扶着我,有的跑开来,一边跑一边喊。我逐渐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时,第一眼便看到了他的背影。即使他站在阴影里,身着纯黑色的龙袍,悄无声息。你看,就连他来看我,也不愿意正面直视我。即使是背影,他也不愿轻易给我。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他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他,我亦可保住自己最后的尊严。他真的来了,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但我宁愿他不来。

椒房殿里香烟缠绵,一旁的蜡烛闪闪灭灭,更衬得这一切是那么不真实,仿佛下一刻他就会消失。

我贪婪地注视着他的背影,紧紧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鼻尖微微发酸。你瞧,纵使我是这世间身份最尊贵的女子,却得不到夫君的爱,一样可悲可怜。

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灼热了吧,他终肯转过身来了。他远远地站着,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冷漠的嗓音:“皇后,你醒了。”他连一丝的怜惜都不屑给我。

我吃力地坐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花费了我全身的力气。自小我的身子就不大好,所以我是被父母捧在手掌心上长大的。这一次,旧疾来袭已有半月,连绵不断且气势汹汹。太医们一波波地进出椒房殿,即使是我命他们不许去告诉他,也不要透露我的病情。可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竟一次也未来看过我。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姿挺拔。我恍惚间记起了初遇他的场景,算起来我们应该是青梅竹马吧,如今已经相识十数载了。那时他还是个身形尚未发育完全的少年,我跟着父亲入宫,参加先皇宴请群臣的宴会,碰到了他。当时他站在一群皇子中,十分不起眼。他只是一个普通皇子,母妃身份微贱,身后亦无朝中大臣势力,也不得先皇赏识。故他一直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活着。他虽然沉默,但天生便有着无法遮掩的光芒,也许就是那时吧,我对他起了好奇之心。

再后来啊,他曾暗地里拜访过父亲几次。我故意制造了与他邂逅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爱上了他。所以,我拒绝了父亲为我安排的与最有可能登上太子之位的晋王与秦王联姻,以死相逼,只为能嫁与他为妻。父亲答应让我嫁给他,也不是没有他自己的考量的。

我是父亲唯一的嫡女,从小就是他的掌上明珠,所以最终父亲还是允了我。我,明颜湄,外公是首席太傅段文桉,文臣们大多是外公一手提拔上来的,让他们有了报效祖国的机会,故文臣们十分尊敬他。父亲是丞相,两个叔叔都是大将军。手握重兵,保卫边疆,守护京城。先帝软弱无能,我明家掌控了大半个朝廷,撑起了整个大梁江山,却从未有过不臣之心。父亲常常说,明家世代深受皇恩浩荡,断断不能做出有违臣子本分的事。外公是文人,亦有文人的骨气与贞节,不会也不肯有违逆君上的行为。可树大招风,先帝终是忌讳父亲与外公的势力,几次想向明家和段家下手,只可惜一直苦无机会,再加上父亲机智应对,悬在明家头上的那把刀最终才没有落下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凝聚了多少臣子的辛酸与热血。我嫁给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对明家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向先皇表明忠心。

这仍是一桩政治婚姻,有太多的政治因素在里面。即使是这样,我也很开心。我以为,他是喜欢我的,要不他每次见到我怎么会有那么温暖的笑容。我以为,他也一定是高兴的,否则他不会在先皇询问他我们的婚事时答应下来。在我嫁给他的圣旨下来后的那段时间,我做梦都在笑,我甚至已经计划好了,我一定要做一个贤妻良母,做一个孝敬公婆的好儿媳,让他可以永远爱我。

可这一切,都只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我们成亲后,明陈两家就转向支持他登上太子之位,先皇驾崩后,又力护他顺利登基,我理所当然的被立为皇后,即使他不爱我。父亲大概不会想到,他视若珍宝的女儿会被自己的丈夫厌弃。从我们大婚第一天起,他就没有到过我的住处休息,即使在白天,他也避我如蛇蝎,从未正眼看我一眼。我不懂,为何他要如此待我。我派出身边的亲信去打听才知道,我们成亲之前,他爱上了丁尚书的女儿丁岚,就是那所谓的京城第一美女,且才貌双全。他们本已私定终身,可我突然插入了他们中间,迫于种种政治考虑,他最终还是娶了我为正妻。

那个丁岚清峻傲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得知他与我的婚事后,未留一言半语,用刀割去自己的秀丽长发,毅然出家,从此不理世间红尘,亦让京城众多仰慕她的文人才子、贵族公子哀叹不已,终日借酒消愁。

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不是不愧疚的。即使我不是有意的,但终归是我毁了原本属于这个女子的幸福人生。我还听说,他曾多次找过她,但都是无功而返。我曾经借着去烧香拜佛的机会,到过尘云观,见到了丁岚。她真的很美,拥有倾城之姿。但她的眉眼平淡麻木,曾经迷倒众人的盛满水光涟漪的眼眸如今一片干竭,似废弃多年的老井,死气沉沉。可以从中瞧出,他的背叛带给了她多大的伤害,以至于让处于妙龄的她舍下父母兄弟,放下一切,决然离开尘世。我远远望了她一眼,便狼狈而逃。我是这世上最没有资格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我们很相似,将爱情视为一切,胜过生命。我的心里除了歉疚,更多的是哀惧。我害怕,害怕若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我,我是否会像丁岚一样,终日与青灯古佛相伴,了却残生。可我又很清晰地知道,我不会。因为我是明家的女儿,我的背后是整个明家。我是他们的依靠,我要撑起明家所有的荣誉与骄傲。为了明家,哪怕死,我也在所不惜。

在他登上皇位后不久,我听说她病死了。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大病一场,半个月未能上朝。

我当上了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全世间女子都羡慕尊崇的权利与名利,但我仍不幸福。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换取他的爱。椒房殿夜夜明灯璀璨,我每天都坐在大殿里等他来到。我夜夜不敢入眠,我害怕我睡得太沉,万一他来了,就会错过。刚开始,我强压瞌睡,实在想睡,我便拔下金钗,用力划向胳膊,尖锐的痛楚使我瞬间清醒,疼痛让我有着异样的快感。后来,我真的习惯了彻夜不眠,或者说我已经无法再安然入眠了。我有时会靠读一些古书来打发漫漫长夜。终有一天,我读到了卓文君的《白头吟》,放弃我所有的骄傲,哭出了声。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终于我绝望而清醒地知道,他不会来了。他可以宠幸宫里的任何一个女子,却不会来我的宫里。因为他恨我。可恨的人明明应该是我!他不爱我,却为了登上权力的巅峰却娶了我,是他,毁了我和丁岚的一生!他是爱美人,可他更爱江山。在丁岚死后,他又迅速纳了许多后妃,她们的背后都有着不容小觑的家族势力。我对他的爱依旧,可我为爱不顾一切的热情已经在这清冷的茫茫长夜里消耗殆尽了。我不再费尽心机跟宫里的御厨学习厨艺,做好御膳给他送去,即使在寒冬凛风中站上半个小时也在所不惜。现在不会了,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吃的。不会再想尽办法与他相见。不会再整天往太后宫里跑,即使明白太后一直不待见我,只是因为我身后的明家可以助他登上皇位,才让他娶我的,但她是他的母亲,我曾经是想把她当亲生母亲对待的,可惜后来我终于明白,若你讨厌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对你再好,你也可以视而不见。不会再装贤淑,大度地对待满宫嫔妃,即使再怎么嫉妒羡慕她们,也不会表现出来。亦不会再为了他,参加宫里的宴会时,花上几天时间来揣摩他的喜好,只为了能让他多看我一眼。呵,那个时候的我,真傻。我仍旧会在父亲母亲入宫来看我时笑着说,他待我很好。我不会让他们知道,也不会允许让宫里的人透漏出去,皇后是被陛下厌弃的人。在我用严刑处理了几个口风不严的宫人后,再也没有人敢说我的是非了。

他曾经的宠妃吴氏,她的哥哥是刑部侍郎,深受陛下宠信,是父亲的死对头,是他用来遏制明家势力的最佳人选。所以吴氏仗着陛下的宠爱,在宫中公然与我作对。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嫔妃,敢对皇后不敬。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少不更事的少女了。我深知,若不重重惩罚她,本来就不受陛下待见的我以后在宫里的日子会很难熬。于是我赏了她五十鞭挞,就在椒房殿外执行,满宫嫔妃都在外面观刑,我要让她们看看,以下犯上的后果是怎么样的。吴氏被拖出去的时候嘴巴还很硬,可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求饶声。听着她凄厉的痛呼声,嫔妃们无不变色。行完刑后,吴氏早已晕了过去,她本就是常居闺阁的弱女子。她被带回寝殿后,太医们抢救了几天才把她从鬼门关抢救回来,之后静养了半年多才调养过来。据说,他去看望吴氏时,吴氏曾向他哭诉指控我的“罪行”,她真是一个愚蠢的女子。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俗气的女子。他听完后只淡淡一笑,安慰了吴氏几句,便转身离去,从此再未踏入吴氏的寝宫。吴氏就这样失了宠。

从此,宫中上上下下无人再敢对我有半分不敬。宫人们都相传,陛下虽从不宿在皇后宫中,但心里是有皇后的。我哂笑,他这样做,无非是想警告日渐跋扈的吴氏家族,不要以下犯上,否则后果自负。我现在,有自知之明。

“皇后。”他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察觉到脸上冰凉的液体,呆了呆,不由苦笑。原来我还是未对他死心。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流泪,所以他的声音充满了惊异。我伸手拭去眼角残余的泪水,冲他展颜一笑。

他慢慢走上前来,瞧了我许久。我看见他的脸,他不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子,我外公门下有着号称四大美男的才子,个个都拥有绝世容颜。但他的身上有着可以让人沉沦的韵味。我从他如琥珀般的眼瞳里看到了我的狼狈样子,面色惨白,长发散乱。也罢,即使我美若天仙,他依旧不爱我。

我低低地开口,话一出口,便惊觉声音已沙哑难听:“陛下亲临臣妾宫中,有何事吗?”

他恍若未闻,静静看着我。殿中气氛太过压抑,袅袅升起的龙诞香太过浓重,让我几乎无法呼吸。我压低声音咳嗽,又重复了一遍。即使我很清楚他的来意,但还是想让他亲口说出来。

他没有接话,却问了我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当初父皇有那么多皇子,为何你偏偏要选择不出众的我?”他的声音极轻,仿佛怕惊扰了什么。我愣了许久,蓦然笑出了声:“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何会爱上你。

他沉默了大概一炷香时间,继续问我:“你后悔吗?后悔嫁给我。”他今天是如此反常。我想了许久,我后悔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若当年我没有遇到他,如今也许会夫妻恩爱,有许多可爱的孩子。可我又不敢想象没有他的人生。即使是现在这样子。我展开最艳丽的笑容,似浸了毒汁的箭,缓缓开口:“我恨你,是你毁了我的一生。”

他伫立良久,突然勾起一抹奇异的笑:“朕也是如此。”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变小,直至消失,都在微笑。等有一天我看到你,不再感到心痛,便说明我不再爱你了。这个世界,再没有人像我如此爱你了。可我把整颗心拱手送上,你却对此不屑一顾。

这次之后,他再也未出现在我面前,同时对外宣布,皇后病重,宫中一切事情由冯淑妃打理。日子一天天过去,每一天都那么漫长,像是一辈子一样。我终日呆在椒房殿里,不愿出去。我跟着梅染学会了苏州刺绣,便整日绣出他的样子,从我认识他时到现在,一年一副,一共十三副。突然就想起来,我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早已不再年轻。

年关将至,我的心头却有着隐隐的不安。腊月二十八下午,梅染去御医院给我取药,许久才回来。她回来后,强颜欢笑,眼睛却肿着,像哭过似的。我有着不好的预感,便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死活不肯说,直到我发怒,她才“扑通”跪下来,哭着说:“娘娘,丞相大人出事了。皇上以谋反罪把丞相大人关起来了,家里,家里也被查封了。”她说的断断续续,我却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我的眼前一黑,一时间气血上涌,喉间有着腥甜的味道。谋反罪可是诛九族的死罪啊,罪无可赦。他真的要对明家动手了。我早该想到的啊,他登基后,推行新政,重用有才之臣,打击朝中旧臣,这样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皇帝又怎么能容忍可以威胁到他的势力呢?

    我似雕像般坐了一夜,不吃不喝。所有的宫人都被我赶了出去。梅染跪在殿外,哭着求我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子,我置若罔闻。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终于动了。我叫了梅染进来,让她为我梳妆。她脸上的妆全哭花了,眼中满是惊惧哀伤。她以为我终于想通了,十分欣喜,打来水,为我仔细地梳妆。我看着铜镜中的美人,轻声问她:“我好看吗?”梅染含着泪,拼命点头:“娘娘是奴婢见过最美的人。”我微微笑了起来:“傻梅染,你退下吧。”我换上象征皇后身份的凤袍,让宫人们准备了凤辇,去见我的夫君。

我没让梅染跟去,在她退下后,我饮下了早已准备好的毒药。家之将亡,我这多病之躯活着有何用。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他决定的事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我只是想,临死前再看他一眼,即使他是灭我全族的仇人。

毒药慢慢渗入我的五脏六腑,我开始感到浓浓的困意。真好,我不用再夜夜等他,马上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凤辇停了下来,我见到了他。他刚刚下了早朝,丰神俊朗,身上仍带着层层的威严。

我笑了,像孩子一般淘气地从凤辇上跳下来,跑向他。我扑入他的怀里,他下意识抱住了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我仰头看着他诧异的表情,开心地笑:“君乾,我不后悔,我爱你。”不后悔遇到你,不后悔爱上你,不后悔嫁给你。

你是我在这世间见到的最后的人。我很幸福,因为死在了你的怀里。

但只愿,来世可以不再遇到你。

作者:许昌市校园文学学会 张 玥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本类固顶
  • 没有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