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博览 >> 内容

如果你有花样的季节(9)

作者:景文周 来源:网络  时间:2013/12/31 20:54:32 点击:1810

  核心提示:春节前的那场雪下下停停,直到春节,老天爷才睁开了眼。俗话说,干冬湿春节,一点不假。...

    春节前的那场雪下下停停,直到春节,老天爷才睁开了眼。俗话说,干冬湿春节,一点不假。这不,雪虽然停了,遍地都是冰碴子、雪窝子,中午地上湿漉漉的,过罢中午,路上就结了冰,刚刚被汽车轧碎的雪坑这会儿冻得硬梆梆的,走在上面,简直像是踩高跷。
    葛拉拉和韦禛踩着“高跷”往前走。她们要去文化宫看法国艺术展。马上要开学,艺术展业已接近尾声,韦禛约来了葛拉拉。晴好的大街上游人不少,个个摇摇晃晃地走着。也有不怕摔跤的酷哥靓妹推着摩托在冰碴子上挣扎。这时候的摩托成了累赘,“突突突”叫着,由主人推着,比步行者还要难受。自然有个别不怕死之辈,骑上摩托在冰上舞蹈,竞展着北国雪天的妖娆。然而那冰碴子是不饶人的,一不小心,连人带车翻倒在一旁。好则车速跟人速一样,摔不上个鼻青脸肿,自然也很少构成车祸。
    韦禛说,拉拉,拉拉,又俘虏一个。
    葛拉拉笑笑。
    由于路不好,两个女孩都在家待着,出来看到那么多人抱着摩托摔跤,不由开心起来。
韦禛说,奥运会要是推出这么一个项目,肯定好玩。
    葛拉拉说,名字就叫冰上人车摔跤。
    正说着,后面一辆小车驶过来,司机使劲摁喇叭。葛拉拉说不给它躲。后边的喇叭继续叫。韦禛回头望了一下,发现郎珊坐在车里,头伸出车窗朝外边喊,让让,让让路行不行啊!一看是韦禛,笑了,说,韦禛呀,这么悠闲。去哪儿呢?坐车上吧!韦禛说,不用了,我们去文化宫。拉着葛拉拉闪在一边。小车缓缓驶了过去。
    葛拉拉说,肯定是公车,她爸带着她出去玩。
    小声点,别让她爸听见了。
    听见怎么着?我才不怕呢!
    两个女孩手牵手走着,偶尔也滑一下冰,偶尔也摔个屁股蹾。摔倒再爬起来,乐呵呵地。雪天还是好哇,给人的总是欢乐!
    文化宫人很多,都是来看艺术展的。那可是舶来品哪,法国的。能去法国看的有几人?除非公费旅游,公费出差,掏腰包出国旅游的,不说寥若辰星,也是百分之一吧!葛拉拉、韦禛不明白这些,她们只明白法国。法国的艺术比中国好,正像弥尔登的外教一样,随便一说便能蒙住人。所以她们来了,跟那些去不了法国想看法国艺术的观众一样,充满着希望和敬佩走进那宽敞豪华的布展大厅。然而,令女孩失望了。这就是法国艺术哇!一幅幅镶嵌在框子里的画好像在哪儿都见过,还有那些布偶、工艺品,还没有工艺市场上品种全,至于像库尔贝的《碎石工》《筛麦女》、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和平鸽》等大师级作品,她们也看不懂,况且,谁知道是不是赝品呢!葛拉拉说,还没有左拉的《娜娜》好看。《娜娜》是小说,葛拉拉看过。
    两个女孩在画廊式的展厅巡视游弋,猛抬头,看见奚乔从对面走来。两位美女,也来看画展了?
    拉拉纠正,这叫艺术展,法兰西艺术展,懂吗?
    奚乔笑笑,说,喂,我看见郎珊了,跟她老爸一块儿,刚走。
    多新鲜哪!韦禛说,我们在路上便交道过了,款姐似的,坐在车上。
    奚乔说,真是有缘,春节后出门先看见你们。
    油嘴滑舌,咋不寄张贺年卡什么的?葛拉拉说。
    往哪儿寄呀?连个地址都没有。
    韦禛说,只要心诚,鼻子下边是什么?
    几个少年站着闲聊一阵,葛拉拉正要说“你悠去吧,我们该回了”,弥尔登跟英语老师又走了进去。葛拉拉拉起韦禛的手就跑。
    奚乔在后边喊,哎,哎,等等我呀!

    好大的一场雪让韦轩急得心焦火燎,雪不化完,路面上的冰不解冻,摩的司机只能待在家里,那么滑的路面,疙疙瘩瘩的冰窝子,谁敢坐你的摩托呀!韦轩试着出了两次车,白白冻了半天,一个人也没拉着。韦轩心里烦,半个多月待在家里,挣不到一分钱,光吃那几个老本咋行?下力人吃的是力气呀!你不拉人,钱从哪儿来?女儿的学费从哪儿出?过罢节的生活费从哪儿弄?这些,他只想在心里。他能跟女儿说吗?女儿够受委屈的了,初中快毕业,四门没出过不说,连件好衣服也没穿过。不是韦轩不舍得,他不敢买呀!风风火火挣几个钱,为的是生活,那钱没有根哪,花完怎么办?他不能挣钱时怎么办?这日子得细水长流,咱能跟人家公务员比?能跟人家老板比?韦轩不敢想,一想气就不打一处出。那天韦禛跟葛拉拉出去玩,韦轩心烦,便找来一个摩哥聊天。谁知那摩哥却掂了两瓶酒来。带酒得喝,韦轩做了两个小菜,两个人魁五六顺喝起来。
    韦禛回到家里,韦轩和摩哥都醉成一团,瓶子在地上扔着,筷子颠三倒四。韦轩仄歪在沙发上,摩哥坐在地上,手扒茶桌趴着。女孩吓了一跳,边喊“爸,爸”边弯腰扶他。韦轩“哼哼”着,不让她扶。韦禛无奈,连忙收拾起狼藉的杯盘,倒上两杯热水放在茶桌上,坐在一边看他们醉酒。还好,虽然两个人醉得不轻,却没有人呕吐出酒。
    韦禛呆呆地坐着,观察两个人醉酒的姿态,不由想起日记的内容,忙拿出本子,认真观察一番,将两个醉鬼写进了日记。刚合上本子,韦轩醒了,看见女儿坐在一旁,自言自语说,喝高了,真是喝高了。你,你啥时回来了?
    韦禛说,我都回来半天了,给你们倒的茶都凉透了。
    韦轩坐起来说,真是,怎么会喝高呢?然后推那个醉鬼:起来,起来,别睡了。
    摩哥起身坐上凳子,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端起一杯水喝了个精光,才说,走,回家,晚上陪老婆睡一觉。转身对韦禛说,妮啊,长大好好孝顺你爸,他一个人难哪!站起来,摇摇晃晃下得楼去。

     韦禛怎么也琢磨不透摩哥临走说的那句话。长大孝顺爸那是应该的,哪个孩子不该孝顺父母呢?况且她只有爸爸,肯定会好好孝顺爸爸,给爸爸买衣服,给爸爸做饭,陪爸爸说话。可是,后一句她却弄不懂了。“他一个人难哪!”怎么一个人呢?我,我不是人?看来爸仍把我当成了孩子。可是,她又觉得不对,好像那话里还有话。“他一个人”,爸是不是嫌孤单,想找一个朋友了?他怎么从没说过呢?他怎么跟那摩哥说呢?那么,爸真的想再找一个?韦禛害怕了。多少个单亲家庭的悲剧,多少个再婚家庭的悲剧,电影般在她眼前浮现。还有生活中的悲剧。她们楼下的那个叔叔,离婚后很快又结婚了,没过多久俩人开始吵架,原因是那叔叔有个孩子,有个孩子连累了他们。每次,每次从他家门前走过,韦禛都产生一种幻觉,爸爸会不会也再婚呢?如果爸真的再婚,她又该怎么办?女孩心潮汹涌,左思右想着。
    韦禛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拉拉。
    葛拉拉说,搞不懂,大人为什么非要结婚呢?
    韦禛说,我只是想,也没听老爸说过。不过,或许大人说的有道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多没意思呀!
    葛拉拉说,搞不懂,还是搞不懂,随他们的便吧,爱结就结。
    韦禛说,不是他们结不结的问题,是他们敢不敢结的问题。我们楼下那个叔叔,结婚最多一年吧,不知吵过多少次架了。我在想,但凡大人想再结婚,首先考虑的是他们的孩子。两个大人之间没什么,合得来就过,合不来就离。可他们的孩子怎么办?孩子不能跟着大人受气呀!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呀,快成再婚专家了!
    去你的,不是为老爸考虑吗?也不知道他都跟摩哥说了些什么,我估摸着他有那个意思。
    葛拉拉说,姐,你爸真要是再婚,你搬我家住好了,我妈肯定愿意。
    要是你妈也找呢?
    不会,我妈绝对不会。都十五年了,要找她早找啦!
    不说了,顺其自然吧!韦禛伸了伸双臂说,说点正事,这学期咱俩可得多下些功夫,快中招了,咋说也得上高中啊!
    我还是搞不懂数学、物理,真怕到时候考砸。
    不会,今年高中扩招,一般都会有学上。韦禛说。

    雪化冰融的季节里,孩子们再次走进了学校。
    春节好哇?
    你又靓了,美女!
    你真了得,几天不见长超过我啦!
    真菜,头怎么变成鸟巢啦?
    嘻嘻!
    哈哈!
    调皮话逗乐话奉承话羡慕话一搭搭一串串,爆满着教室。
    奚乔往自己座位上一坐,双手支着下颏一言不发。葛拉拉问,怎么了,进步这么大呀,学乘啦?
    奚乔还是缄口不语。
    葛拉拉说,变哑巴啦,还是闭门思过呀?
    什么过?男孩问了一句,眼睛瞪着葛拉拉。
    狐狸的没良心呀!
    你才没良心。
    我怎么啦?
    奚乔控诉:你葛拉拉好意思呀!我为你当了个狡诈的狐狸,非但没得到你的奖赏,连跟你们一块玩的权力也被剥夺了。那天看艺术展,你们为什么跑?为追你们,我撞倒了一位老太太,还差点被保安拘禁,你真是没良心!
    葛拉拉笑了说,你没看见弥尔登去了吗?我不想理他,所以才跑。
    弥尔登,你看见弥尔登了?奚乔高兴起来,我说呢,不致于那么无情吧!
    葛拉拉也望着奚乔。不知为什么,她觉得眼前这个小男孩挺乖,挺可爱。白净的脸庞,短短的头发,厚实的嘴巴,还有那端端正正的鼻子。十五岁的女孩开始注意到了异性的美,正像韦禛说他爸要再找女朋友结婚一样,葛拉拉突然觉得自己也长大了。是的,葛拉拉已经长大了,脸比过去更白了,身材比过去更高更秀了。连女孩正常发育的双乳也在隐隐作疼着长大。有一段时间,她那小小的乳头竟硬硬的,好像里边长了结。她吓得不轻,以为自己有病了。过了一段时间,那结却不知不觉消失了,乳头又恢复了软绵的柔美。胸脯虽然不高,也初具庐山真面目了。葛拉拉暗自祈祷,你千万千万别长大呀!别像××、××那样,多难看哪!
不知为什么,葛拉拉突然想到了这些。想到了这些的女孩看见奚乔那沮丧的神色,心中蓦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说,奚乔你还是个男孩呀,连我们都追不上。
    奚乔说,不是被老太太绊了吗,还好,老太太没受伤,被保安训了一顿就放了。
    葛拉拉说,这能怪我们呀,你的眼睛呢?还敢撞老太太。
    奚乔话一转说,哎,葛拉拉,说正经的,最后一学期了,到时候报几高哇?
    还几高,能不能考上高中都难说。
    要不还上外国语算了,都说高中部挺好的,升学率超过实高了。
    早着呢,到时候再说。你呢?
    没想到奚乔说了这么一句:你报哪所学校,我也报哪所学校。
    啊,你跟我学呀!葛拉拉吃惊地望着奚乔。                               (未完待续)

作者:景文周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本类固顶
  • 没有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