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博览 >> 内容

还债

作者:许昌县实验中学 史建功 来源:网络  时间:2012/1/3 19:41:03 点击:3137

  核心提示:王铁汉...

王铁汉无疾而终。

临终前,王铁汉嘱咐老伴儿一定还上欠别人的债。

王铁汉咽气后,老伴儿李焕妮犯难了:莫说有钱,就是有钱,也不知还谁啊。但老头子一生磊落,不能为他留下赖账的骂名。思忖再三,老人想到了邻居王老师。

第二天,老师代笔的告示贴到了村口:

各位父老乡亲;

王铁汉昨夜驾鹤西归,生前欠债数笔,望乡亲宽限几日,容李焕妮治丧完毕,定悉数奉还。

                                                   李焕妮敬上

                                                      

不提告示前人头攒动,议论纷纷,单表李焕妮守着灵柩悲伤:膝下无儿无女,家中缺钱少粮,休说还债,就是这丧也难置办啊。想到此处,老人浊泪滂沱。

正悲伤间,院落中冲进了李寡妇。

老人停住了悲声,心头一紧:这李寡妇可不是好惹的主儿。

那李寡妇进门便大声哭号:“王铁汉啊,欠下的债还没有还,你怎么就走了啊。”

果然是来讨债的。李焕妮挪着小脚迎出去:

“大妹子,你看家中这样子,等老头子入土后,只要你拿出凭证,我砸锅卖铁也还上你的债。”

那李寡妇没接李焕妮的腔,径直走到灵柩前,扑通一声跪下:“铁汉叔啊,这么多年了,本想把欠款亲手还上,总觉得还有时间,哪想你走得这么快?”

李焕妮听得一头雾水:到底谁欠谁钱呢?

李寡妇抹完了眼泪,从衣服的最里层摸出一卷子钱,塞进老人手里:“大婶子啊,二十多年前,要不是铁汉叔给俺摊上医药费,俺丫头就保不住命了。”

李焕妮把钱推出去:“妹子,你把话说清楚点,不然这钱我不收。”

李寡妇抓住老人的手说:“那年,俺丫头发高烧,送进乡卫生院,但五元钱的住院费难住了俺。正当我抱着丫头在医院门外哭时,铁汉大叔卖完猪崽路过,帮我交了费用,保住了丫头的命。这500 元权当是还债,你不收,俺良心上过不去啊。”

李焕妮还想推辞,李寡妇说办完丧事再说就走了。

李寡妇后脚刚走,王石磙前脚就迈进了灵堂。

看到王石磙,李焕妮心头就发慌:王石磙可是有名的赌徒,五六十岁的人,弄得家都零散了,该不是老头子欠了人家的赌钱吧?

那王石磙进了灵堂,像一截石滚似的咚的一声跪下,像小孩一样痛哭失声:“铁汉哥啊,欠下的债,早都想还你,唉,你看我这熊样。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王石磙哭得像泪人一样,李焕妮赶紧抹着眼泪去劝:“大兄弟,起来说话吧。”

王石磙站起来,手中不知何时攥着一沓子钱,他把钱放在桌子上,说:“老嫂子,这一千块钱你先用着,让大哥走得体体面面,好人啊。”

“兄弟,你把话说清楚点,中不中?”

“老嫂子,81年冬天你记得吗?铁汉哥我俩下煤窑,回来他说工钱在路上丢了。”

“记得,有这么档子事,那年过年我家穷的连肉都没割。”

“那钱哪是丢了啊,那是他把工钱帮我还了赌债。他娘的,那次算是遇上了茬子,       那债主非要卸我一条腿,是铁汉哥用工钱帮我抵了债,救了我的命啊。我昧着良心憋了这么多年,再不吭声,我就是龟孙子。”

李焕妮惊愕的蹲坐在地上,她后悔啊:那年就因铁汉没拿回来一分钱,她跟老头子呕了一冬天的气。

刚送走王石磙,院落外人声嘈杂,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一会,村长领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村长说:“这是宋乡长,特意赶来还债的。”

李焕妮慌了手脚:怎么连乡长也欠我家债啊!

当李焕妮忙着找茶碗时,那宋乡长也扑通跪在灵柩前,声泪俱下:“铁汉老爹啊,本想当面报答你,哪想你走的这么突然,真叫我遗憾终生啊!”

李焕妮和村长把宋乡长拉起来,宋乡长从包里拿出一沓崭新的票子,随手放在桌上说:“这两千块钱权当是还债的,”回头又嘱咐村长,“王老爹的丧事要办好,办的风光些,要让王老爹走好。大妈今后的生活要多加照顾。”

那边村长使劲的点头,这边李焕妮不愿意了:“宋乡长,俺不要不明白的钱,况且老头子在天之灵也不答应。”

宋乡长叹了口气,继续说:“好人啊!9376日,我到县城参加高考,哪知发山洪,把村西头的独木桥冲垮了,我望着汹涌的河水抱头痛哭,难道我十年寒窗,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就被这条河给冲碎了吗?正当我绝望时,是王老爹用一扇门板把我推的了对岸,圆了我的大学梦。当时我就想,等我荣光了,一定报答王老爹。没想到------”送乡长已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李焕妮想起来了,那天铁汉浑身湿淋淋的回来,说是一个娃要考大学过不去河,自己帮了他。李焕妮一阵嘟囔:就你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逞什么能。结果王铁汉感冒在床上躺了三天。

第二天,是王铁汉出殡的日子。

几个鼓乐班子唢呐齐鸣,笙管合奏。哀乐低沉,把天上的云彩都吹哭了。

送葬的队伍空前壮大。那16个抬棺木的壮小伙都是特意从城中工地上赶回来的,用他们的话说,王老爹一辈子好人,最后一程一定要让他走好,走安稳。

作者:许昌县实验中学 史建功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本类固顶
  • 没有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