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博览 >> 内容

我心之伤 (下)

作者:苏鑫源 来源:网络  时间:2011/11/5 18:38:00 点击:2882

  核心提示:“这里是治疗心伤的地方吧?”“当然啊,是有人介绍你来的吧?”...
    “这里是治疗心伤的地方吧?”“当然啊,是有人介绍你来的吧?”男孩没控制什么表情,扬了扬眉毛:“……是,我堂妹红月。她来过。治疗真的不要钱吗?”玫的嘴角又弯上去了,她似乎永远抑制不住笑容:“你觉得呢?不过,我不建议你开价呢。”“哈哈,我想也是。”男孩放松了点,咧了咧嘴角,“而且我也绝对没有那么多零花钱。”“坐下吧。”“谢谢。”他很听话地走到玫身边坐下,僵硬地努力思考着,终于开了口:“红月说,这里很好,你很专业。”玫没有说话,但笑的表情还完美地保持着。“……我的……”男孩深深地吸着气,闭上眼睛凭本能强制声带振动,以避免他说不出下面的话,“妈妈死了。”玫还是静静地坐着。“我……没有在葬礼上哭。我的……阿姨们都陪着我外婆哭,外婆还很伤心地抱着我,但我没流泪……回家之后我看见我妈的照片还是没有怎么悲伤。而且我爸在……我舅舅、舅妈都在……哭的话,我就觉得自己太软弱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有平静点的人来安慰他们吗?……我妈妈一定也不愿我们太悲伤……所以我不哭……但是红月,她找我谈,说我这样忍着不好,她明白我的感受什么的,我挺生气……反正后来,她让我来这里,说来这里的话我会理所当然地哭出来什么的,我就来了……”玫不失温柔地打断了:“好了,够了,小男子汉,你已经很努力了!来这里发泄一下,放松一下,不就更有助于你以后平静的心态吗?红月和你都是对的,在这个专治心伤的店里流流泪又怎么样呢?我不会打扰你,你想的话,我会离开。那么,需要催眠吗?”  男孩这时抬起头来,“如果用催眠的话,我……我能把你当成我妈妈吗?她……”他极快地停了停,调整着呼吸说:“她穿过类似的衣服,她原来也喜欢笑……”
    玫的脸忽然极快地变了一下表情——让人看不清楚,像一个人在搜索什么,好奇什么的表情——男孩为难了:“当然,嫌麻烦的话,只让我一个人哭会儿就好……”“不,请让我试试,我,嗯,还没试过当母亲。”“呃,请不要勉强……”
    “请让我试试,孩子。”
    男孩听到最后一个词,奇怪地僵住了。于是玫把软软的手搭在男孩头顶,躬下腰使视线与男孩的相交,声音轻轻地吟起来:“孩子,我是你妈妈啊,我来跟你告别了……这是在你的梦里,等你醒了,也告诉你爸爸和舅舅,叫他们别伤心。就说,我会一直守候你们……”“……嗯。”男孩的喉咙仿佛被哽住了,发出了这含糊不清的抽噎后,紧紧搂住“梦”中的母亲,深深而又被开释般地哭出来,胸腔里回荡着风中树叶般的颤抖,像躲藏中的小动物一样,软弱、失落、无尽的悲哀……全都赤裸裸暴露出来,既痛快又亳无顾忌,让人感慨,心痛,还有……羡慕。
    街上喧闹起来,交通工具的声音在寂静的店里十分微弱,甚至不超过50分贝——打扰不到睡着的男孩。他已红肿着眼睛睡着了。玫清扫着地上湿透的纸巾,她已经把浸了一大片盐水的米色线衣换掉了,现在穿着浅灰的毛衣,加上咖啡颜色的半长裙子。风铃轻轻一响,上次的红衣小女孩——这次穿着黑色衣裙,衬得她的红色眼眸越发耀眼——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店里。男人穿着黑色夹克,有着大眼袋,想必是男孩的父亲。女孩看见男孩,对他哥哥这么脆弱的一面怀疑地扬起眉头,却显然知道他在这里,因为她转过去对那个男人说:“叔叔,看,他在。”男人轻轻舒了口气,对玫微鞠了一躬:“真是麻烦您照顾他了,红月说他在这……”玫回给小女孩以友好的笑容:“对,他心理压力很大,才来到这里。我给他催了眠,他醒来时会当这是一场梦,一场让他最后见到妈妈的梦……那么,请在他睁眼之前,快带他回家吧………”“……非常的……感谢您……”男人在调整情绪,红月牵着他来到沙发前背起小男孩,三个黑衣人走出了店铺。
    又过了几个月,这一年的第一场雪下了又融了。正是天冷的时候,地面坚硬,街上人们戴着颜色各异的围巾和手套来来去去,呼出或晶莹或浑浊的哈气,为圣诞节做准备工作。一个穿着与众不同的女性走到了“治愈的花园”的门口。她有齐耳刘海和雪色的鬈发,被簇到脑后形成一朵菊花一样的马尾。她身材娇小,穿着紫色短上衣和深蓝的裙子,拎了个香槟色的提包。一圈珍珠色的细毛镶在领子上,围着那小巧的、同样是珍珠色的小脸,衬得这少女水珠样闪光的嘴唇和眼眸像个人偶般楚楚动人,可她那平放的眉和微闭的眼组成的严肃表情在她周围形成了近似保护膜的冷气氛。总而言之,这个顾客是个“冰山美人”。
    她推开大门,店里暖暖的空气和玫暖暖的笑容立刻被冻住了几分。镶着银色珍珠、系着海蓝丝带的短靴“嘚嘚”几下,“冰山美人”走到沙发前,轻轻坐下。沙发垫一点高度都没下降,说明此人的体重轻得令人战栗。就在玫期待此美女会发出哪种天籁的时候,“冰山美人”不紧不慢地从包里抽出一沓打印纸和一根黑笔,“刷刷”几下,白纸黑字呈在玫的眼前:
    “你好,我是本市新开的店铺‘Angle’的店长,和你一样是心伤治疗者,如你所见,我不会说话。不知为什么,我的店铺没有你的有人气,今天就想来问问你原因,以解决我的烦恼。可以吧?”
    这字体很奇怪,像手上绑着铁块的人写的一样,笔画从没断过,字字写的很重,不过有粗有细,像幅抽象画。玫沉思一会,抬起头时笑容不变地回答道:“可以啊,尽管问,如果这能帮到你。”“冰山美人”现在睁大眼睛盯着玫的脸,小嘴微翘,认真地审视了一会,又垂下雪白的睫毛以一种繁复的动作写起来,又是一张白纸加黑字递到玫面前,可字体是变了的,和原来几乎一样的重笔迹,但字与字中间有了小小的空隙,像小小的狗脚印撒落在白纸上。笔画写得很细,像小草。
    玫接过,上面写着:“能当上心伤治疗者,自身一定受过无法遭受的悲痛,造成情感麻木,可以冷静处理顾客的悲伤。你的店办得好,一定也有这方面的原因。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心灵曾受过的最大的伤是?”  玫久久没抬头,也没有微笑。最终她发起抖来,颤得连纸都掉到地上。“冰山美人”没有去捡。她仔细观察着玫的失态,脸上表情难以琢磨。突然,玫触了电似的跳起来,跑上楼梯上了二楼,门“咚”的一声关上了。

作者:苏鑫源 来源:网络
  • 上一篇:黑夜下的蔷薇
  • 下一篇:还债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本类固顶
    • 没有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