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一)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23:43 点击:2262

  核心提示:1、倒 霉暑假后开学第一天,峥想早点起床上学。也是这些天玩得太贪,也是头天晚上看电视睡得太迟,虽然提足了劲,还是睡到六点半。上学时峥总是六点起床,然后洗刷,吃饭,上学。假期难得的奢侈,有时也睡到六点半或七点。好则第一天报到,峥还是不慌不忙地起床,穿衣,整理床铺。整理床铺时,他发现床单上有一片污渍,已...
    1、倒 霉
    暑假后开学第一天,峥想早点起床上学。也是这些天玩得太贪,也是头天晚上看电视睡得太迟,虽然提足了劲,还是睡到六点半。上学时峥总是六点起床,然后洗刷,吃饭,上学。假期难得的奢侈,有时也睡到六点半或七点。好则第一天报到,峥还是不慌不忙地起床,穿衣,整理床铺。整理床铺时,他发现床单上有一片污渍,已经板结,硬巴巴的。不用问,昨晚又发生了那事。峥迅速换掉内裤,用凉被盖上那片“板结”,这才迟迟疑疑走出房间捯杂。
    峥心里烦透了,怎么又发生那事呢?如果说前两次使他惊讶、好奇,那么后来就使他讨厌、烦躁,甚至失魂落魄了。峥看过生理方面的书,正常的遗精是男孩自然的生理现象,可他为什么如此频繁呢?前两次相隔了一个多月,后来,便频繁发生了。有时骑在马上,有时同某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在一起,有时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仍会出那事,昨晚就是例子。他连梦也没有做。峥可是最爱做梦的呀!
    倒霉!峥心里想着,走进洗手间刷牙。
    峥刷牙很用功,左边右边,上边下边,里边外边,好像嘴里安装了一部清尘器,每次牙龈都要出血。白色的泡沫染成了红色,好似“高露洁”管内的粉色膏体。
    你不会轻点儿呀!妈只要看见,总会对着峥吆喝。
    妈又看见了峥,说:快点收拾吃饭,离七点不远了。
    不耽误,今天又不上课。
    峥一边刷牙一边咕哝。声音不大,如同湖岸边的青蛙发现了敌情咕咚一声跳进了水里。又说:
    妈呀,还得支出呢!
    找你爸要去。
    妈说着走进厨房。
    峥的妈妈叫罗氓(mēnɡ),有时别人会念作“mánɡ”,“忙碌”的“忙”。
    罗氓的确很忙,整天像个抽动的陀螺,家里工地,两头跑,两手抓。在家买菜做饭,刷锅洗衣;去工地收支购物,宣传接待。你几乎很少见她坐着闲着。这不,丈夫还在席梦思上做梦,她已经为峥做好了早餐。
    峥是罗氓奔波的希望。
    接下来还有她的丈夫,即峥的老爸韩冲。每个人都得吃饭,每个人都得吃她。这时,罗氓是一块儿巨型面包,或是一块儿特制的蛋糕,由丈夫和儿子慢慢切割,消耗。还有她自己。自己吃自己制作的果实,就像襁褓中的婴儿自己吮自己的手指头一样。
    罗氓在吮自己的血。
    峥背着书包上学,步行。他总是步行。
    峥的家在平安房地产公司院内,旧房,一百二十多平米,十年前韩冲来到这座城市时建的。平安房地产公司有的是新房,高层的,复式的,中式的,欧式的。可那是商品,韩冲要将那些商品变成金子。
    从平安房地产公司到学校,一千多米路,需拐两个弯,还是交通要道。韩冲让峥步行。他说,步行安全,还锻炼身体。
    峥坚持步行上学。
    坚持步行上学的峥路上总是爱看书。看生命科学,看UFO,看科幻童话。有时也看郭敬明、安妮宝贝、鬼鬼和小妮子。乌七八糟的名字,乌七八糟的内容,峥看得很入神。同学们都在看。
    有时,峥也浏览路两边的合欢、紫槐、倒插柳和刺柏,还有流不尽的人和偶尔发生的争吵、打斗。卖旧书报的,卖臭豆腐的,卖棉花糖的,卖热狗的,卖冻疮膏的,还有被城管撵来撵去兔子般乱窜的卖菜的,卖水果的,卖烤红薯的,等等,等等。在这条路上,峥长大了。
    九月的早晨已经不热,峥不紧不慢地在水泥路上悠荡着。右肩下的水蓝色仔包给红色夹克增添了动的变化。变化就是美,峥在运动里体验着美。
    这天峥不想看书,仍在想着那件乌七八糟羞于启齿的倒霉的事情。如果说人人都有隐私的话,那件事是峥惟一的隐私了。他能对谁说呢,他好意思说吗?当然,别人也不会对他讲,肯定不会。可关键是,他怎么面对同桌楠呢!
    有一天晚上,峥真的梦见了楠,而不是蘋或牝。楠和他接吻了。那晚,峥出事了。
    我怎么这样了?峥在问自己。楠可从来没对他说过什么呀!准确地说,楠对他还有点儿不屑一顾。
    楠是商贾闺秀,住的是峥的爸爸建造的别墅。平常,峥和楠不时还发生些口角。比如互起绰号,比如画三八线,比如他爱看NBA她爱听MP3。
    自从做过那个梦,峥似乎真的喜欢上了楠。楠就是娉。
    可是,怎么去面对一个现实的楠呢?楠如果知道又该如何对待她呢?峥在模棱两难中走着想着。
    踏踏米中学是所完中。校门口虽没挂什么荣誉匾额,在这座百十万人口的城市,也列得上前茅了。比如校园,占地一百多亩。还有那用人民币铺就的彩砖路面,用美金围成的绿地假山,用英镑叠起来的欧式办公楼。学校像座大花园。又比如老师,个个都是精英市粹。科长的女儿,局长的外甥,市长的太太的小舅子的侄子,一股脑塞进了踏踏米中学,谁能说不是人才济济?正是这天时地利人和,促进了踏踏米中学的繁荣发展。虽说连年高考并不比普通中学优秀,还是有不少家长托人请客想把孩子往这里送。这里养人哪!
    峥即是托人请客送来的学生。
    平安房地产公司不属于踏踏米中学学区,韩冲不得不托人了。他托的是那个记者朋友,自然也请了客。
    峥是择校生。
    踏踏米中学有个特点,老师对择校生格外关心。一方面人家掏了高价,另方面家长还舍得花钱,动不动就请客。但凡星期天,老师便从四面八方涌向酒店饭庄,在家长们的殷勤接待中款款落座,于是一边吃喝一边谈论孩子的学习。其间,家长们自然也提些要求,无非是“孩子跟着老师一定要多管管啦”、“不听话时该打尽管打啦”之类。老师们点头应诺,在情愿不情愿的应承中酒足饭饱乐呵呵离去。
    老师们把这天称作和家长的沟通日。
    韩冲也同家长沟通过。
    那是峥读初一的时候,韩冲怕儿子学习跟不上,主动提出要请任课老师的客,同峥的班主任柏凌木一说,柏凌木便指挥了几个老师,去神农餐馆美美撮了一顿。
    柏凌木对韩峥很关心。
    踏踏米中学门外有条不太宽的路,取了个美名叫“英才”。从平安房地产公司出来,右折右折再左折,峥走上了校门前的英才路。西进一百米,便是踏踏米中学的大门。峥把斜挎在臀上的仔包拉正了点,挺胸昂首向前走去。
    蓝色牛仔书包挎在峥的右肩。
    对面,一个青年骑着车子驶来。
    峥没注意那个青年,环顾着同他一样还未走进校园的学生。未进校园的学生已经不多,都匆匆忙忙地走着。峥也加快了脚步。
    龙,等等我。峥冲着正要进门的一个学生喊。
    龙站住,等峥。
    那个骑车的青年已经冲到了峥的跟前。峥正要去追龙,那青年乘其不备,伸手抢走了峥肩上的仔包,拽得峥踉跄着差点跌倒。
    那是在刹那间发生的事,站在校门口的龙看得清清楚楚。
    抢了峥书包的那个青年飞车而去。
    峥愣怔了片刻,急忙奋起去追。抢包人已骑到英才路东端。这时,一个黑影从小巷里窜出,追上去拦截那抢包的青年。抢包人一急,左折向北,飞驶而去。
    我靠!
    前跑了一阵的峥停下步子,眼睁睁看着抢包人消失。
    包里有钱吗?
    随后跑上来的龙问。
    峥点头,叹了口气说:真倒霉!
    这天,峥没有交上杂费。
    峥对柏凌木说:老师我明天再交吧,书包刚才被抢了,钱都在书包里。
    柏凌木望了一眼峥,颇带诙谐地说:怎么没把你抢走哇,啊,初二的学生了,还让人抢?
    楠和几个女生咯咯地笑。
    峥只想哭。
    是呀,初二的学生了,还被人抢书包。平常的侃侃而谈、英雄豪气哪里去了?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奢谈什么保护别人?半天,峥的心里都乱蓬蓬的,如同抱着一捆无头绪的乱麻。钱被抢事小,书怎么办?那可是他的所有课本呀!没有书,课怎么上?峥知道课本太难买,即使能买也买不齐。再说,妈知道肯定还得吵他。峥不怕吵,怕买不到书,买不到书,这学期的课彻底完了。
    峥的心里如波浪翻涌,坐在座位上半天了,还没有跟楠打上招呼。
    楠望着他笑笑,算是向他问好。
    峥的脸一下子红了。他猛然想起了曾经做过的那个梦,心不由得突突跳了起来。
    楠看出了峥的反常,说:值得吗,不就丢了几本书吗?
    这时,龙和一个同学走过来。龙说:那小子肯定是水蝮,去年他抢过我的书包。
    另一同学说:是他,肯定是他,咱们班几个同学都被他抢过。
    峥没有吱声,心头掠过几丝悲哀。那是当代少年不应该有的悲哀——太平盛世不太平啊!
    龙是峥的同学,原名尤龙,绰号愣球儿,长得浑头浑脑的。去年水蝮抢他的书包时,他还是个孩子,可他硬冲上去跟水蝮争。无奈水蝮人高马大,一下子推了他个人仰马翻。等他爬起来时,水蝮已经扬长而去了。龙恨透了水蝮,见峥坐着闷闷不乐,便走过来劝峥。
    叫我说,干脆找几个同学扁那小子一顿,看他敢不敢再抢。
    就是,得教训教训水蝮,不然,这条路永远没有安全可言。另一个同学怂恿。
    峥无奈地笑笑,那笑是极不自然的。
    楠也劝了峥。
    都上初二了,还是个孩子呀!抢就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回头买齐得啦。垂头丧气的,令人扫兴。
    峥静静听着,像是聆听一位大姐姐的安抚。
    楠又说:哎,峥,干脆让你爸给你雇个保镖得啦,起码还能保住书包。
    楠的话一下子戳疼了峥。是呀,男子汉大丈夫,快十五岁了,还需要别人保护吗?然而书包毕竟被人抢了,还有钱。他瞪着楠,想发火,一想到那个梦,火熄了。
    楠一个劲笑,那笑靥真像蘋。
    峥依旧提不起精神。怎么向爸爸妈妈交代呢?如实说,显得自己多么没能耐;说假话,峥还没有那种习惯。同学们快走完了,他才垂着头向校门口走去。
    校门口依旧拥挤,成排的车子向外涌着。同学们都急着回家吃饭。在校园里被拘囿的孩子,向往的是校外世界的自由。
    峥从侧门走,侧门人少。走到传达室门口时,峥无意间向挂在墙上的小黑板瞟了一眼,一行字顿然使他眼前亮了起来。
    初二(4)班韩峥同学,请到传达室领你的书包。
    峥高兴了,一头撞进传达室,问:我的书包呢?
    一个小男孩送来一个书包,说是小偷扔掉的。门卫小高说着,拿起仔包递给峥。
    峥接过翻了几下,课本全在,钱没有了。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