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23:04 点击:2126

  核心提示:2、骗你别怪我不经历风雨,难以见彩虹。整天同购房顾客接触,罗氓学会了微笑。笑迎八方客,诚对购房人。只是对峥,她无论如何都笑不起来。那么大孩子了,在家什么也不干,学习还一团糟。一个暑假,整天抱着电视不放。韩冲顾不上管他,她再不管,峥有可能被毁了。因此,罗氓一进家,就对儿子板起面孔。板起面孔峥也不怕。罗...
    2、骗你别怪我
    不经历风雨,难以见彩虹。整天同购房顾客接触,罗氓学会了微笑。笑迎八方客,诚对购房人。只是对峥,她无论如何都笑不起来。那么大孩子了,在家什么也不干,学习还一团糟。一个暑假,整天抱着电视不放。韩冲顾不上管他,她再不管,峥有可能被毁了。因此,罗氓一进家,就对儿子板起面孔。板起面孔峥也不怕。罗氓是刀子嘴豆腐心,不该说时她唠叨个没完,真遇到什么大事该她发脾气时,却又无话可说了。
    峥怕妈唠叨。男孩子都怕唠叨。
    可是,怎么向老爸老妈说被抢的事呢?思考了一个下午,晚上吃饭时,峥才吞吞吐吐如实说了。
    罗氓一听就来气了。
    人家咋没把你抢走哇!
    峥嘟噜着脸不说话。
    罗氓又说:这都什么事呀!好端端走路,别人敢抢你,你长两只手干什么吃的?
    韩冲说:算了,已经被抢了,再吵有啥用?关键是以后得长记性。说罢,又掏出三张百元大钞递给峥。
    明天交上!
    罗氓仍不肯罢休:你就会惯他!说他几句不行吗?快十五岁了,丢东忘西不说,还被人家抢!
    韩冲低下头吃饭,不再说话。罗氓见孤立无援,再吵吵下去也起不到作用,只好作罢,气冲冲地瞪着峥。
    韩家十年前才搬进这座城市。
    那年,峥四岁。
    峥的老家在山里,大山,绵延几百里。从韩冲起,向上数三代,韩家的男人都会泥瓦活。好歹是个匠人,在山里还算有些威信。
    韩冲的泥瓦活做得很好,手快,活细,常受前辈匠人们的夸奖。可没过几年,韩冲就不想在山里待了。他要走出大山,到城里打工挣钱。没想到,父亲却阻止了他。
    那是一个雨天,好大好大的雨。父亲和韩冲面对面坐着。老汉巴嗒巴嗒抽着烟,半天才说:不是不让你出去,山外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再说,我和你妈都五十多岁了,要是有个头疼发热的,你不在家,我一个人咋弄?
    山里人没把女人当成人。
    韩冲流着泪说:爹,我明白你的心,可你也得为我想想。都改革开放十几年了,山里还是这个样子,你让我在山里守一辈子呀!
    守着大山咋啦?人老几辈子守着大山,你就守不得?
    韩冲顶撞了父亲:你们守得我守不得,我非要出去闯闯。
    父亲恼了:出去永远别回来!
    韩冲没再说话,收拾了一下行李,乘父亲不备,晚上悄悄溜出了大山。他来到一座城市,在一家建筑工地一干就是三年。三年后,揣着两万元血汗钱回到了大山。父亲抱着儿子的头哭:儿啊,我想着你都死在了外边,你还回来弄啥,儿啊——
    韩冲也哭了,哭着掏出钱交给父亲。
    我的天,你这是从哪儿弄的?望着两叠厚厚的钞票,父亲惊呆了。
    山里人没见过那么多钱。
    韩冲在山里又待了两年。两年,父亲给他娶了妻,安了家。就在妻怀孕后的第三个月,韩冲第二次走出了大山。
    第二次走出大山的韩冲走错了庙门,走进了一个黑心老板的麾下。黑心老板为了留住农民工,坚持平常不开工资,农民工有病或有什么急事,他才借给你一百、二百。大家苦苦干数月,拿不到工钱谁也不愿走。韩冲一干就是四年。四年后,黑心老板卷着钱跑了,留下了一群哭天嚎地的匠人。
    韩冲没有哭。他怀着满腔愤怒离开了工地,凭着兜里仅剩的十元钱,又踏上了寻找活路的征途。
    那座城市很大,韩冲跑了几家工地,几家工地都不要人。此时,他兜里仅剩下了一枚硬币。这天上午,他饿着肚子在大街上晃荡,看见一群人围在一家店前争购着什么,便走上去观看,原来大家争着买福利彩票。韩冲听说过彩票,有运气的人可以挣大钱。
    快买,快买,头彩五百万。本期最后一天,晚上八点开彩,祝君好运喽!一个姑娘甜甜地喊着。
    韩冲捏了捏那枚硬币,狠了狠心,掏出来买了一张彩票。
    秋天的夜并不冷,饿了一天肚子的韩冲站在一家烩面馆门前,他想进去吃碗烩面。然而,他哪有钱呢?没钱也要吃。想着,他走进店门,在桌前坐下,向老板要了一大碗烩面,痛痛快快吃了个饱。可是,拿什么给人家结账呢?韩冲犹豫着,想寻找路子走开。店里人并不多,他走不脱,于是坐在那里看电视,看悬在高高的门楣上边的电视。电视里正转播着福利彩票开彩的场面。突然,他听到了一串熟悉的数字,那是他那张彩票的号码。
    韩冲带着说不出的悲哀与兴奋,猛地站起来冲出门外,跑了开去。他在大街上整整跑了半夜,最后在火车站广场抱着膝盖坐到了天明。
    韩冲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中奖的事。当他兴冲冲回到山里看望父母妻子时,父母已经过世,羸弱的妻子带着四岁的儿子艰难地生活着。
    峥不知道老爸的这些故事。
    峥知道,他从小生活在城市,从小被老爸护着宠着。妈的唠叨,爸的沉默,给了峥无数次的责任开脱。他不怕爸,也不怕妈。可是这天晚上,峥心里却不好受。“人家咋没把你抢走哇!”妈和柏凌木的话如出一辙。是呀,若是把我抢走就好了,至少还能知道那小子是干什么的,在什么地方,然后同他搏斗,然后再逃出来。然而,人家只抢了他的钱。难道就这么便宜了他?龙几个说得对吗?如果真是水蝮,如果他们认识他,那么就应该抓住那小子,或者狠狠扁他一顿,把钱要回来。钱不算什么,老爸有的是钱,只是太窝囊了,白白让别人抢走,你还是个男子汉吗?已经发生过那事的峥真把自己当成了大人,当成了不可战胜的力量。抓住他,一定要抓住他!峥心里想着,迷迷糊糊又进入了梦乡。
    也是一心想着要抓水蝮,也是接连几次的梦遗消耗,这晚峥睡得很甜。
    踏踏米中学对面,错落着上百家门面,卖图书的、卖音像光盘的、卖书包文具的、卖钢琴乐器的、卖圣诞礼物的、卖阿丫丫的、卖热干面的……凡是和学生有关的,几乎塞满了这条街。
    峥和龙走进了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是家餐馆,西餐,捎带着也卖小菜、酒水。峥要了两份三明治和两杯可乐,坐下同龙吃喝起来。峥经常下馆子,主要是中午,时间紧,妈顾不上做饭,只好去馆子吃。有时也在学校吃,学校条件差。
    吃着三明治时,峥问龙:你确定抢我书包的是水蝮?
    那小子扒了皮我也认识。龙说。去年他抢我的书包,我还同他干了一架,可惜让他跑掉了。
    你以为咱们能抓到他吗?
    当然能,不过得多找几个弟兄。
    那小子个子挺高的。
    峥仍然有点疑虑。
    个子高怎么了?只要咱人多,照样收拾他。龙嚼着三明治说。
    峥端起杯子喝可乐,喝了几口,停下来又说:我总觉得不那么容易。
    咳,绝对没问题。找几个弟兄,在路口盯着,发现他抢包,窜上去就打。
    龙满脸的自信。
    要是发现不了呢?
    肯定能撞上他,他经常在这条路上走。
    峥支着下巴,望着龙。好久,才说:这样吧,你负责找人,所有支出我承包,OK?
    OK!
    龙满口答应下来。
    龙第一个找到了翔。龙说:翔,陪兄弟去执行一项任务,怎么样?
    干什么?
    抓飞车贼水蝮。
    就你?翔上下打量了一番龙。做梦吧你!然后低头看书,看令他最头疼的奥数。
    我怎么啦!我就不能为民除害?龙理直气壮。
    你可以啦,龙腾虎跃啦!翔挖龙。
    龙伸出拳头朝翔的背上抡了一下:你小子,挖苦我是吧!不去拉倒!
    干什么你,打架呀?翔忽地站起来。
    息怒,息怒,老兄息怒!峥走上去拉住翔。是我让龙找你的,你不是也被水蝮抢过吗?
    翔仍瞪着龙:那也不能打人哪!
    龙忙笑着陪不是:老兄好,老兄恕罪!我这不是急吗?再说了,打抱不平也是你的爱好嘛!抓住抢劫贼,为民除害,你的功劳大大的,大大的。怎么样,去不去?
    不去!
    翔狠狠丢下两个字,坐下。
    龙终于找来了两个帮手。一位叫腾,憨头憨脑不说,还是个结巴;一个叫虎,瘦里巴唧的,像只螳螂。
    你们二位呀?峥吃惊。
    这不是人才匮乏嘛!龙无奈。
    好,凑合着用吧!峥说。咱丑话说前边,二位的任务是协助我们抓飞车贼水蝮。抓住了,我请客,抓不住,各自拜拜!
    虎笑笑说:总得犒劳一下弟兄们吧?
    别光记着吃,咱论功行赏。峥回答。
    行,你说咋,咋,咋弄吧!腾也接上腔。
    我跟龙商量后通知二位。
    虎拍着胸脯说:峥你放心,保证随叫随到,咱们,谁跟谁呀!
    峥掏出两盒“西瓜霜”扔给腾和虎。就这么说了,不许反悔。
    下午放学,峥几乎和韩冲同时走进大院,见韩冲手中拎着只袋子,忙伸手去接:老爸,我帮你拎着。韩冲一闪换回左手,说:有什么事说吧,假惺惺的,不害臊哇?
    谁假惺惺的?真的想帮老爸拎嘛!峥反驳。
    你那小把戏糊弄你妈可以,想糊弄我,没门!韩冲说。说吧,有什么事。
    是这么回事。峥缠在韩冲的周围。我,我搞了个实验,想借一借你们的警棒用用。
    什么,借警棒?没门。韩冲一副不予理睬的架式。
    行吧,老爸,最多用两天。峥不罢休。
    不行。警棒是武器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峥继续缠韩冲。而且,我还知道携带警棒所具备的条件。不过,老爸,我真的是有事,求你了,就借一支。
    半支也不行,趁早打消念头。韩冲说着掏钥匙开门。
    峥垂着头进屋,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撂,“哼”了一声钻进自己的房间,抓起电话拨了起来。拨电话时还故意向客厅望了一眼,而且把声音提得特高。
    吕老师呀,那个发明我不再搞了……不为什么,借不到警棒,我爸不给。
    韩冲正要打开电视,听到儿子说搞什么发明,忙走过去问:
    什么发明,你会搞什么发明?
    就是那个地基振动仪嘛!我想用警棒搞个实验。峥挂上电话说。
    怎么不搞呢?给你就是了。韩冲知道儿子喜欢捣鼓个发明什么的,便信以为真了。接着说:只要是正事,爸怎么不借给你呢?不过,用罢赶快拿回来,警棒可不是好玩儿的。
    峥偷着乐了一下,心下说:骗你也别怪我,谁叫你抠门!
    晚上,峥躲进卫生间洗内裤。罗氓看见了说:嗬,儿子长大了,把衣服也洗洗!
    峥回房间拿来自己的两件上衣。他学会了洗衣服。自从发生过那事之后,峥突然觉得内裤不能再让妈洗了,于是常常偷着洗。洗过几次也便习以为常了。峥不怕妈妈,只是一想起那事就觉得脸上发烧。那是件见不得人的事吗?他不知道,也没有听任何同学说过。然而,峥梦见楠,可绝对绝对不正常了,他能把这事说给楠吗?
    洗着衣服,峥的心又回到了水蝮身上。他就那么容易抓吗?凭他们几个,恐怕不是水蝮的对手。不过有警棒好了,到时候一定狠狠戳他,让他尝尝抢劫的滋味,还得把抢过的钱还给我们,让班里那些胆小的臭小子们看看。峥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恨水蝮,可到了事儿上都胆怯了呢?怕吃亏,还是怕影响学习?现在的人也真是,利己主义太重,光想吃肉还怕塞牙,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呀!峥就不怕,什么都不怕。他已经成大人了,大人怕什么?可是,万一水蝮不出现呢?出现了要是不抢包呢?峥又迷茫了。
    衣服在峥的双手中揉搓,好像揉搓一颗滚烫的心。
    峥真的长大了。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