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六)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20:57 点击:2011

  核心提示:6、圪垯成堆两局两胜的峥心里美美的。半个多月的汗水没有白流,他的车速车技远远超过了翔。那么水蝮呢,他能超过水蝮吗?峥开始骑着跑狼寻找水蝮。他要和水蝮比赛,他要超过水蝮,超过他才能抓住他。可是,可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能战胜水蝮吗?峥又拉上了龙。龙借同学了一辆赛车,跟着峥在大街小巷穿梭,搜寻水蝮的踪迹...
    6、圪垯成堆
    两局两胜的峥心里美美的。半个多月的汗水没有白流,他的车速车技远远超过了翔。那么水蝮呢,他能超过水蝮吗?峥开始骑着跑狼寻找水蝮。他要和水蝮比赛,他要超过水蝮,超过他才能抓住他。可是,可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能战胜水蝮吗?峥又拉上了龙。
    龙借同学了一辆赛车,跟着峥在大街小巷穿梭,搜寻水蝮的踪迹。毕竟峥骑着跑狼,毕竟车技已提高了许多,龙赶不上峥,几次还差点撞上人。
    你怎么骑那么快呀,等等我嘛!龙在后边吼。
    不骑快怎么抓水蝮呢?峥在前边嚷,使着性子向前冲。
    两个男孩在街上兜了几圈,未见水蝮的影子,思想又渐渐松弛下来。峥停下来对龙说:今天又白跑了。
    龙喘着气说:不是抓水蝮,我才懒得跟着你跑呢,快累死了!
    话刚落音,猇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
    龙,峥,快,快,水蝮跟一个人去网吧了。
    峥一惊,急问:在哪儿?
    “天外客”,他们去天外客了。
    走!峥对龙说。
    天外客网吧,水蝮和刺猬大大咧咧地坐在电脑桌前。刺猬正在打游戏,打男孩们喜欢的《神龙斗士》。水蝮在和一个网友聊天,聊得很投入。
    水蝮也是踏踏米中学的学生,刚满十八岁,由于没考上高中,在一家私立中学混了一年。后来因偷翻了老师的办公桌被开除,便在街上游荡起来。开始他只抢书包,抢踏踏米中学学生的书包。我没考上高中,你们也别想好好学习。他常这么想。之后干脆抢钱了。他深信,钱才是最有用的东西,一个破书包值什么?于是他只要钱。再后来,他兼顾偷盗了。偷自行车,也偷那些大意的家伙放在车篓里的包包。偷了钱就玩就乐就喝就赌。水蝮在过着潇洒的生活。也许他只是小偷小摸,至今还没引起公安的关注,所以他仍然很潇洒,而且近乎狂妄了。
    刺猬真像只刺猬,矮矮的个,尖头尖脑的。上个月,刺猬正在“枫之秋”门前偷开一辆自行车,被水蝮盯上了,自行车没偷走,成了水蝮的一个同伙。
    同伙就是伴,有了伴作案更加方便。水蝮下手时,刺猬放风;刺猬下手时,水蝮盯梢。总之,两个人需配合默契,不露声色,才能完成某项任务,才能减少被抓的风险。至于抢包,小菜一碟,凭着水蝮的机灵干练,顺手也就捎带了。
    说也奇怪,不知确有第三人给水蝮报信,还是水蝮长有透视功能的眼睛,他所抢的包里每每都有钱,多至数百,少则几十。难怪他抢包抢上瘾了。
    水蝮爱上网,爱找网友聊天,所聊的自然也是偷盗之经。术业有专攻,这句话对水蝮照样有用。这不,水蝮已经跟一个叫MSN的网友聊上了。
    峥和龙走进天外客,老板满脸堆笑站起来欢迎。两人没睬老板,直奔水蝮的台前。
    水蝮!龙大声喊起来。
    水蝮移动着鼠标,连看龙和峥一眼也没看,说:小朋友,有事吗?
    还我钱!峥厉声吼。
    还我钱,好嘛,拿来。水蝮一副处世不惊的姿态,伸出了左手。
    是你还我的钱!峥愤怒了。上个月你抢我书包里的钱。
    水蝮停止了点击,转首。什么,什么,你抢了谁的包?
    峥的脸霎时涨红了,伸手去抓水蝮的衣领。无赖,流氓,你抢了我的包!我找你一个多月了。还我的钱!
    水蝮胳膊一扭,抓住了峥的手,仍不愠不躁地:老板,还做不做生意了?
    刺猬也跳过来,冲着峥和龙:怎么,想打架呀?
    乘其不备,龙出拳砸在了刺猬的胸口上。就是要打你们这帮无赖抢劫贼!
    刺猬一愣,伸出右拳打在龙的脸上。小子,你敢打人?
    龙向后退了几步,鼻子里流出了鲜血。瞬间,他像一匹嚎叫着的野狼冲上前去。头顶着刺猬,抓起他的左手就咬。刺猬哇哇叫着、躲着,右手捶龙的背,打龙的头。
    那边,峥和水蝮也撕打起来。
    老板急忙上前劝架:怎么了,怎么了?都给我住手!再打我可要报警了。
    报警是最具震慑力的,几个人同时停下来。水蝮对老板说,今天可不怪我们,老板你看着办吧!说罢给刺猬递了个眼色,两个人匆匆走出网吧,打轿的而去。
    龙捂着鼻子,说峥咱们走。
    老板却拦住了龙,递给他一张纸巾说:先擦一下鼻子。小朋友,影响了我们的生意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那是两个小偷,抢劫贼,上个月他抢了我的书包,里边还有几百元钱呢!峥瞪着老板。
    抢谁不抢谁我不知道也管不着,你们搅了我的生意,这可是现的。老板不依不饶。
    你们窝藏小偷,怎么着?龙扔掉了血纸。
    谁是小偷?他们偷你什么了?你们跑到我店里闹事,还说人家是小偷。老板蛮不讲理。
    你说怎么办?峥问。
    那老板笑笑。我能怎么样?总不能打“110”把你们抓走吧!以后小同学多过来玩儿就是了。
    在网吧那诱人而暗淡的灯光里,峥和龙点了点头。
    刺猬觉得非常窝囊,两个人好好去网吧玩,怎么给两个学生搅了?他还重重地挨了一拳,手也被那小子咬伤了。贴罢创可贴的刺猬望着水蝮说:怪了,他们怎么知道咱们在网吧?
    肯定是那个小毛孩告诉他们的。
    哪个小毛孩!刺猬满脸的迷瞪。
    就是那个,那个追我几次的小男孩嘛 ,瘦瘦的,黑黑的,上午我好像还看见他了。水蝮说。
    刺猬仍旧不明白,又问:他和这两个学生有什么关系?
    不清楚。水蝮说。我只是觉得他们之间可能有来往。不然,那男孩为啥总是追我?
    收拾他们!刺猬说。
    想收拾他们不容易吗?不过那样会影响我们的生意。水蝮说。
    那我就白白让那小子咬了?
    唉!水蝮叹了一声。那算个球!干我们这一行,还能没有个磕磕碰碰?要是被公安抓着,不打个半死也得皮肉开花。
    问题是,咱今天没犯他们呀!刺猬不忿。
    痴呆!没犯他们来找咱干吗?水蝮瞪着刺猬。记着,干这一行得长记性。小不忍乱大谋,能有出息?再说,那可都是有钱人的孩子,我们还得靠他们吃饭呢!停了停,又说:至于那个小毛孩,是得教训教训他,不然他还会坏咱的事。
    怎么教训他?
    遇着他再说吧,值不得浪费精力。
    刺猬仍是一脸茫然。
    龙也觉得窝囊至极。招招摇摇要抓水蝮,跟着峥风风火火跑了一个多月,不仅没抓住水蝮,还被刺猬揍了一顿。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呀?洗净脸好半天了,憋在心中的气还没有消散。
    峥心里也是圪垯成堆。他们抓水蝮,是为了伸张正义,为了英才路上的安全。可正义为什么战胜不了邪恶呢?过去很少碰上水蝮,如今面对面站在一起,又让人家逃之夭夭了,自己反倒吃了亏。龙心里不好受,他心里能好受吗?他只想上次没抓住水蝮是因为车技,这次又因为什么呢?峥忽然想到了理,因为理亏。是的,凭什么要抓人家?今天水蝮没有抢劫呀!没有抢劫你抓人家搅人家的局岂不理亏吗?即使水蝮过去抢过你,今天没抢你就没有理由没有证据说人家是贼。应该说,水蝮表现得还是大度的,要是他发起性来,他们岂不要吃大亏吗?庆幸庆幸,他只和水蝮撕扯了一阵。水蝮没有打他,他也没打住水蝮。峥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遥望着花园廊架上凋零的凌霄和远处被酷霜打蔫了的鸡冠花。峥知道,该收心学习了。折腾了一个多月,花钱挨批又受累,不还是拿水蝮没办法吗?罢了,再不提抓水蝮的事了。
    对不起,龙,让你跟着吃亏了。峥说,心里烦烦的。
    说什么呀!我是怕吃亏的人吗?龙来气了。我是因为没能抓住水蝮生气。
    今天的事怨咱。
    为什么?
    因为人家没抢没偷哇!
    我明白了。龙说。那咱以后还抓不抓他了?
    到时候再说!碰到他们抢人,咱们就抓。
    我这顿打不能白挨。龙从地上站起来说。不抓水蝮我也要教训一下那个刺猬。
    凋零的凌霄突然灿烂旺盛起来,被霜打蔫的鸡冠花也高高昂起了头。
    韩峥安下心来学习。
    安下心来学习的峥又想到了楠。在他和龙抓水蝮的这段日子里,峥很少静下心来面对过楠,要么听课做作业,要么一下课就向外窜。楠问峥,你每天都干吗呢?峥笑笑,依旧向外窜。没有了抓水蝮的任务,没有了苦练跑狼的艰苦,峥的心里清闲多了。他的学习并不太糟,按照班主任的排名,怎么着也算得上中等吧!学习起来也不困难,一听就会。只是爱玩,爱大吹法螺,有时让楠嗤之以鼻……
    想到了楠的峥心神便有些守不住了。十五岁的男孩呀!梦中又经常出现那事,私下里便产生了对女孩的好感,抑或是好奇、喜欢。峥不知道那叫不叫爱,只是喜欢坐在那里静静地看楠,看得楠很不好意思,说你干吗看我呢?有时他又喜欢同楠聊天,神侃,侃得天花乱坠,侃得两个人都飘飘然起来。有一次在校园散步,峥忽然想到了楠,想到了楠的面目清秀,想到了楠的举止高雅,想到了楠花一般的笑容,还想到了楠甜蜜蜜的声音。想着想着,下面那小东西便胀了起来,把宽松的裤子顶得高高的。他的脸刷一下红了,生怕别人看见,忙佯装系鞋带蹲在地上。虎跑过去拉他,他恼怒得差点同虎干起来。
    楠常常自命清高,学习自然不错,只是胆子太小。那天,在室外上生物课,老师让学生学习解剖。楠不敢。她连软乎乎的生肉都害怕,怎么敢杀死一只耗子呢?老师让她找助手。楠望了望峥。峥一马当前,拿着刀给楠比划,还抓着楠的手给她示范。尽管楠叫着抓住了耗子,尽管她的手随着峥的手拨动,自己仍是斜着眼不敢正视。在楠的心里,耗子、青蛙也是生命。活活地剥下青蛙、耗子的皮,剖开它们的肚腹,太残忍太无人性。因此,那天解剖开耗子之后,楠两天都没有理峥。
    这样地又过了一个多月,秋天去了,冬天来了。尽管班里偶然还有被抢的同学,峥已经是睁只眼闭只眼了。管人家干吗,又没抢你,再说你能抓到水蝮吗?经过几个月的闯荡,峥的胆子大了。现在的峥,不会白白让水蝮去抢。如果水蝮抢他,他肯定要跟水蝮拼,他一定会再次追抓水蝮。然而,水蝮再也没招惹过他。
    他强大了。
    坏人只欺负弱者。
    那天下午,五点钟放学,下边是老师们的例会,同学们像崩了圈的羊群一下子冲出校园,撒向大街。
    翔和龙凑了过来。
    峥,《哈利?波特》第四集出版了,买不买?翔问。
    真的?哪儿有卖的?峥爱看《哈利?波特》。
    去“博士乐”看看吧,肯定有,电视上都说了。龙说。
    走,去看一下。
    几个孩子拥着疯着向“博士乐”奔去。
    “博士乐”是家书店,私营的,以卖盗版书为生。由于近几年扫黄打非,由于欧美一直指责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他们也经营些正版图书。正版书打八折,盗版书打对折。中学生大都囊中羞涩,常常对正版图书望洋兴叹。他们爱看盗版书,尽管书中舛误多多,尽管印刷不怎么清晰,仍愿意购买。尤其是老师指明要买的资料类图书,谁也不买正版的。掏十几元买本家庭作业,还不如买三明治汉堡鸡翅烤肉串火腿肠。盗版书便宜,做罢扔了,管它印刷好不好呢!
    峥和大家不同。峥不买盗版书,尤其他爱看的科幻小说,绝对买正版。他认为,舛讹百出的书是对少年最大的伤害,只有买正版书,才能真正学到知识,学到真理。盗版书包装再好,真理也是打了折扣的。在假的环境中你想学真?除非大脑出现问题。峥的大脑没有问题,因而他不买假。再说,不就是多几元十几元钱吗?
    很快,峥、翔、龙来到了博士乐,扎车,落锁,拥着挤着走进书店。
    博士乐书店内图书不少,满满地装了几间房子,但大多是资料类的。守着学校,资料书才能挣钱。自然也有文学书,如郭敬明、张悦然、鬼鬼、小妮子,当然也有J?K?罗琳。可是,《哈利?波特》第四集还没回来。峥几个站在青春类书架旁翻。翻《上海宝贝》,翻《八月未央》,翻《水仙已乘鲤鱼去》。这类书,男孩子一般不买,只是图奇。内容大同小异,无非是少女偷看了大人做爱,继父强奸了后妻的女儿,后妻的女儿爱上了继父,要么是学生暗恋上了老师,再不然就是少女过早地怀孕、流产。那些靠身体写作的女作家们把这些描述得淋漓尽致,充满着血腥与臊臭,也确实勾引了不少无辜的灵魂。可这些书没用,宛若盗版的资料书做罢可以随手扔掉似的。峥不买,翔不买,龙也不买。龙没有钱。
    几个男孩嗅到了书中的血腥臊臭,已是六点多钟,该吃晚饭了。
    翔说,走吧,过两天再来。
    峥和龙跟着走出书店。
    书店前人已不多,翔的剑王孤零零地站着。峥的跑狼呢?峥的脑袋一下子涨大了。
    我的车,我的车哪儿去了?
    龙和翔帮着四下寻找,没有。
    几个男孩怔怔营营站在夜幕里……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