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七)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20:28 点击:2041

  核心提示:7、心中的跑狼初冬的夜幕降临得早,六点半钟,天已经黑透了。大街两旁商家店铺的灯光仿佛睒着眼的鬼的眼睛,刺得峥心里好难受。跑狼跑了,怎么办呢?那可是他心爱的赛车呀!才骑了不到两个月。果真应了楠的那句话吗?那天,楠对峥说:峥你要小心点,那么靓的跑狼别让小偷盯上了。峥拍着胸脯说:小偷敢盯我,我是谁呀?楠撇...
    7、心中的跑狼
    初冬的夜幕降临得早,六点半钟,天已经黑透了。大街两旁商家店铺的灯光仿佛睒着眼的鬼的眼睛,刺得峥心里好难受。跑狼跑了,怎么办呢?那可是他心爱的赛车呀!才骑了不到两个月。果真应了楠的那句话吗?那天,楠对峥说:峥你要小心点,那么靓的跑狼别让小偷盯上了。峥拍着胸脯说:小偷敢盯我,我是谁呀?楠撇了一下嘴,说:我敢跟你打赌,你骑不了两个月。真的没骑够两个月呀。果真女人吐实话吗?可楠还是个学生!事实是,跑狼真的丢了。
    峥不相信跑狼会丢。翔的剑王不是还好好待着吗?或许,或许是哪个人骑去办事了,要不就是清洁工嫌碍事推放在什么地方了。峥和翔和龙沿着书店旁的街街巷巷找,找了九九八十一圈,仍是一无所获。周围,除了闪烁的灯光,还有鬼一样晃动的影子。
    翔跟峥一样焦急不安。毕竟几个人一块来的书店,毕竟车子放在了同一地方。跑狼丢了,剑王还在,峥会怎么想?真是的,很少同峥在一起玩儿,出来这一次,还出了差错。翔突然想到了找老板要车。老板不认账,说书店外又没设看车处自己不当心还想赖人?几个男孩没辙了,懒懒慵慵走进夜幕里。
    峥说,这学期算我倒霉,开学被水蝮抢了包,现在又丢了车,真是祸不单行啊!他将韩冲的一句话抛了出来。别送我了,你们回去吧!峥对翔和龙说。
    那怎么行?要不你骑剑王回去。翔说。
    不用了。过去我一直步行。
    今天不一样,你爸妈要是问你呢?龙插话。
    回家再说。
    走吧,我和龙送你回去。翔坚持。
    峥无语。
    光怪陆离中,翔、龙、峥默默向平安房地产公司捱去。
    翔和龙在楼下同峥分手。
    翔说,峥,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不用,不用。峥连连说,心里烦烦的。
    翔驮上龙走了,心里沉甸甸的。
    峥转身上楼,二楼。两折十多级台阶,他足足走了五分钟,上去,又下来;下来,再上去。怎么向爸妈交代呢?那可是六七百元的车呀!六七百元,在他家虽不算什么,可也是爸妈的血汗哪!妈妈不吵他吗?峥不怕爸,却怕妈妈那张唠叨的嘴。他不敢开门,心里颤跳着,咚咚咚的。爸回来了吗?妈在干什么?峥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门内有说话声,是爸爸。峥不怕了,准备开门。
    就在峥插入钥匙的那一瞬,门自动开了,韩冲站在门口。怎么现在才回来?你妈早把饭做好了,快吃去吧!说着出门去了。
    我们组值日,扫地了。峥说着,侧身进屋,没敢看韩冲。
    峥又撒谎了。这个一向诚实的男孩这学期突然学会了撒谎。每每撒过谎,脸上便发烧。那是未成年男孩做过错事后内心的恐惧与不安。他放下书包,进卫生间洗手。
    赶紧吃饭!罗氓在厨房喊。
    知道啦!峥答应着走出,匆匆吃饭,心情仍是惴惴难安。
    罗氓收拾完家务,已经八点。她每天晚上都忙到八点。
    忙完家务的罗氓又走进了峥的房间。
    峥正在写字桌前做当天的代数家庭,遇到一道求证题,冥思苦想着求证的方法,看见罗氓进来,瞟了她一下问:妈你有事吗?
    没事,看看你。罗氓说着,在峥的一旁坐下。
    我有什么好看的!峥装傻。
    看看儿子又长高没有哇!罗氓说。这些天都没见你好好写作业,现在的学习怎么样啊?
    就那样。峥不知道如何回答。
    就哪样?
    一般呗!我的英语差。
    要不咱也请个家教辅导辅导?
    妈你饶了我吧!每天作业一大堆,再给我请家教,我都没法儿活了。
    不是怕你跟不上吗!罗氓继续说。就你自己,再上不出个名堂,咋叫我和你爸往人前站呢?
    说什么呀!峥激动起来。这才初二,你们可胡思乱想开了。
    人家都说初中是关键,我不是为你急吗?
    急什么,真是!峥丢下笔站起来,望着罗氓说:妈你忙去吧,我还得做作业呢!
    罗氓起身离开。峥继续写作业,直到十一点。他总是十一点左右睡觉,一躺下就呼噜噜进入梦乡。这晚他怎么也睡不着。万幸,万幸,妈妈没有问到车子。那么明天呢?后天呢?早晚爸妈会知道的,干脆给他们说清得啦。可是,万一妈妈脾气大作呢?还是等等吧,说不定跑狼真的没丢。明天,明天再到学校附近找找。这一段也真怪,怎么经常出这种事呢?抢包的是水蝮,偷车人又是谁呢?
    峥在辗转反侧中躺着,想着。这一夜,他几乎未眠。
    怎么还不下课,怎么还不下课!不知为什么,这节课楠的神色特别紧张,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双眉颦蹙,只把身子端端正正坐着。峥看她,她不理峥,连笔记都懒得记了。
    峥心里也不舒服,他仍惦记着跑狼。跑狼肯定找不到了,回家跟爸妈说不说呢?同学们知道后会怎么议论他?还有楠。楠要是问起来呢?峥如坐针毡般不停扭动着,心里好像塞进了一块儿长满毛的馒头,毛乎乎乱蓬蓬的。一节课,他没听清老师都讲了些什么。
    下课铃拉响。楠霍地站起来,急急对峥说:把车子钥匙给我,我回家有点急事。
    峥一愣,忙问:什么事呀,下面不是还有课吗?
    你给不给呀?楠更急了。
    峥这才低低地说:对不起,跑狼昨晚丢了。
    哼!楠气嘟嘟地冲下了楼。
    峥哭丧着脸步行回家,刚进大院,碰上了买菜回来的罗氓。
    峥你咋没骑车呀?
    哦,今天没骑。峥心里开始忐忑起来。
    地下室没车,你把车子弄哪儿了?罗氓追问。
    一个同学要骑,我,借给他了。峥的脸上又开始发烫。
    哦,罗氓明白似的。帮我掂住菜。她把一大袋子青菜递给峥。
    峥跟着罗氓上楼,开门,韩冲已在家看电视了。
    买这么多菜呀?韩冲说。今天我可是第一个到家。
    第一个到家好,有功。罗氓堵韩冲。你呀,就知道看电视,槽里取食,墙上蹭痒,打开火不行吗?罗氓开始唠叨。
    有你这么个好后勤部长,我哪插得上手哇!韩冲打趣。
    峥没有插话,丢下菜袋子钻进自己的房间。
    锅碗瓢盆交响曲。吃饭时,峥仍不说话,也不抬眼看韩冲和罗氓。他一心想尽快吃罢饭离开。
    也是韩冲心中有数,看着峥放下筷子准备离桌时,突然发话了。
    峥,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也没顾上问你,你那个发明搞得怎么样啊?
    峥的脑袋轰一下涨大了。什么发,发明啊?
    就是你用警棒搞实验那个。
    那个呀,没,没有搞成。峥有点吞吞吐吐了。
    孰料韩冲啪一下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吼了起来:你小子真胆大,学会骗人了,是吧?我找你们老师问过了,根本没有那回事,还骗走我的警棒。说,干什么用了?
    峥侧着身子,颤颤兢兢地:没,没干什么。我想抓抢我书包的那个贼,你不给,才想出那一招。
    孬点子不少,小小年纪就学会骗人,长大怎么办?韩冲气未消。还有,车子呢?
    峥不说话了。
    说呀!韩冲又吼。
    昨天晚上丢了。
    啊,你把车子丢了?这才买了几天?你这孩子,真是没记性!罗氓也发起了攻击。
    罗氓发起攻击时,韩冲又软了下来:丢了也罢,实话实说呀!掖掖藏藏的,哪像个男子汉?
    你说得轻巧,六七百块一辆车子,丢了就罢了?都是你惯他,不知道东西中用,以后啥也不给他买了。
    已经丢了,吵一顿还能再找回来?关键不能说瞎话。韩冲抽出一支烟燃上,吸了两口,又说:一辆赛车,爸不在乎,在乎的是你的将来,在乎的是你的品质。无论学习还是经商,诚信是成功的必然条件,靠坑蒙拐骗,永远也成不了大器。这也是我十几年经营的原则。不然,咱能在城市站稳脚跟?平安房地产能发展这么快?把你送到踏踏米中学,就是想给你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就是要你品德知识都能成才。
    峥垂着头,不敢看爸妈。
    罗氓接着说:你爸是被别人骗怕了哇!在工地干了四年没拿到工钱,最后老板卷着钱跑了。要不是你爸因祸得福,咱怎么能够搬进城市,你怎么能够进踏踏米中学?记着,一定得好好学习,好好做人。
    峥依旧垂着头。地板上,滴上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楠的气一直未消,尽管峥向她一再解释,她仍对峥不理不睬。
    峥说,跑狼真的丢了,我还挨了老爸一顿尅呢!不然,怎么能不让美女骑呀!
    楠终于笑了,笑着说:贫嘴,关键时刻没有车子了。
    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是你的关键时刻呀!
    楠的脸一下子红了,朝峥的背上捶了一下:再说!
    峥果然不说了。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峥才知道,女孩的关键时刻指的是“例假”,普通话说“月经”。月经期女孩要用护垫,那天楠就是急着回家拿护垫的。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