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八)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9:40 点击:2334

  核心提示:8、欲擒故纵初冬的天气并不冷,在学校囚禁一周的楠做完所有家庭作业,准备出去转转。好多东西该买了,下周必须用的。她决定去“沃尔玛”。“沃尔玛”是家商场,大商场,中外合资的,不仅商品齐全,价格也公道。不像生活广场,除了萝卜白菜偶尔比别处便宜些外,大部分商品都贵得离谱。在北京二百多的羽绒服,他们标价四百。...
    8、欲擒故纵
    初冬的天气并不冷,在学校囚禁一周的楠做完所有家庭作业,准备出去转转。好多东西该买了,下周必须用的。她决定去“沃尔玛”。
    “沃尔玛”是家商场,大商场,中外合资的,不仅商品齐全,价格也公道。不像生活广场,除了萝卜白菜偶尔比别处便宜些外,大部分商品都贵得离谱。在北京二百多的羽绒服,他们标价四百。按他们内部的话说,这叫宰人不商量。楠不常去生活广场,她喜欢沃尔玛。
    走进沃尔玛商场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楠悠然地转着,徜徉在满目琳琅的画卷里。她不盲目去买任何一件商品。她要选择,她要比较。有比较才有鉴别,才能买到物有所值的产品。每每逛商场,楠总是这样,一边走一边看一边比。女孩子嘛,重点是逛,是欣赏。逛累了,欣赏够了,再选择自己看好的东西付款离开。
    楠看上了一种护垫,英国产的,还散发着幽幽清香,好像八月桂花的幽香。可一看标价,她吐了吐舌头。那护垫比一般护垫贵出三倍。一只“蝴蝶儿”卖这么贵,不值。她想着,转身离开。仿佛神使鬼差似的,过了一会儿,她又转了回去,拿起那护垫看了又看,这才选取一包,含笑装进袋子。
    女孩子把护垫叫“蝴蝶儿”,叫蝴蝶儿好听。
    蝴蝶儿飞进了楠的心里。
    逛够商场选齐所需物品时,天已经黑了。楠付款回家,正要在商场门前钻进一辆轿的,一个熟悉的影子蓦然闯入她的眼帘。窦欢欢,同班同学窦欢欢。窦欢欢和一个男孩从对面的网吧出来,欲穿过横亘在眼前的大街。楠急忙钻进车内,透过车玻璃看那男孩,高高的个子,齐肩的削发,衬得那本就暗淡的面孔略透出白光。楠不认识那个男孩,却又感觉似曾相识过,抑或在哪里听说过。肯定不是在校的学生,从他那拥抱女孩的成熟便可以看出。可是他会是谁呢?窦欢欢怎么跟他在一块儿?楠猛然想到了中学生心中潜滋暗长的爱。窦欢欢同那男孩在谈恋爱吗?她才初二的学生啊!尽管窦欢欢比一般女生大两岁,也不至于这么早就拍拖吧!窦欢欢的学习不好,是初二(4)班惟一的留级生,谁都知道。可从未听说过她有男朋友哇!轿的驶进楠住的小区时,她还在想着。
    星期一仍旧是个晴天。晴天里峥的心却阴沉着。虽说跑狼已丢了几天,虽说家庭风云已过,虽说楠又同他和解如初,可他依旧高兴不起来。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又开始步行,而是越来越频繁的梦遗搅得他心里烦烦的。他想自己是不是病了,别的男孩是不是也这样呢?峥不清楚,又没法去问。这种事,问谁呢?翔不行,龙也不行。他只能闷在心里,闷在心里慢慢去琢磨,去品味,去消化。谁叫他是个男孩呢?
    夜晚的折磨常常让峥睡眠不足,上课动辄打瞌睡。打瞌睡时楠用胳膊肘碰他,碰过之后他仍然瞌睡。楠生气了,说你干吗那么多瞌睡呀?峥强装笑笑,无语。
    放学了,同学们簇拥着向教室外挤。楠拉了一下峥说:峥你留一下,我有点事跟你说。
    峥乖乖留下来。
    楠说:峥你发现窦欢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
    没有,我发现她干吗!
    我总觉得窦欢欢有点怪怪的。
    怪什么?
    楠向教室外看了一眼,见没人,便把窦欢欢和一个男孩在一起的事和盘托出了。
    峥说:那男孩肯定是水蝮。那天我跟龙在太极乐园攀岩,就见到了窦欢欢和水蝮。不过,他们两个没在一块儿,水蝮骑着车在远处望风。我和龙去追,他逃了。
    楠说:所以我猜,窦欢欢很可能是水蝮的内线,不然,他们俩怎么搅和在一起?
    不会吧?峥瞪大了眼睛。
    会的。楠说。咱们再观察一下,然后去派出所报案。
    好,我跟你去。
    峥来劲了。
    楠和峥来到派出所,警察很有礼貌地接见了他们。
    楠说:叔叔,我们是来报案的,我们学校周围经常发生飞车抢包事件,这学期我们班就有两个同学被抢。
    峥补充道:我的书包是开学初被抢的,后来,陶宝贝的包也被抢了,是一个叫水蝮的青年抢的。
    你们认识那个水蝮吗?警察一边做着记录一边问。
    认识,我和几个同学还抓过他呢!可惜没抓到。峥腼腆起来。
    警察笑笑说:有勇气,敢抓抢劫贼!不过以后可要注意哟,抓贼是有危险的。
    楠说:不是没法儿了吗,我们跟老师反映,老师也不管。
    接下来,警察详细询问了峥和陶宝贝被抢的时间、地点、钱数,还问了水蝮的模样、身材等。峥连跑狼被偷也一股脑说了。
    警察安慰峥和楠:两位同学放心,我们争取尽快抓住那个水蝮,不过,请你们暂时保密,也不要再惊动水蝮,遇到情况及时向我们报告。我代表公安谢谢两位同学!
    走出派出所时,楠和峥脸上荡漾着微笑。
    峥和楠报警后的十几天里,英才路上风平浪静,没有听说谁的书包再次遭抢,也没听说谁丢了车子。难道水蝮被抓住了?难道有人给水蝮透信了?这事只有我和楠知道哇!看来水蝮越来越狡猾了。峥想。不行,不能白白去派出所一趟,一定得想法诱水蝮出来。可是,怎么让水蝮再次作案呢?峥和楠商量。
    楠说,你在班里佯装要带钱买MP3,让班里同学都知道这事,看有没有人给水蝮报信。如果水蝮抢你,既可以抓住水蝮,又能使班里的内线浮出水面。
    峥说好,不过,我还得让龙跟着,要是那小子出手过快,真抢走了书包,我还怎么学习呀!
    楠笑笑说:笨,不会把书掏出来呀!
    峥打心底佩服楠。
    一连忙活了几天,峥决定实施诱引抓贼计划。那天清晨,峥匆匆起床,匆匆洗漱吃早点,然后背上沉甸甸的书包步行去上学。接近英才路时,他的神情紧张起来。他希望水蝮出现,希望水蝮抢他的书包。为了预防万一,他让龙和虎提前藏在了一条胡同里。峥大摇大摆地走着,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快走到校门口了,仍没有丝毫要出事的迹象。他不甘心,返回到英才路口再次向学校走。这样地连续走了三遭,水蝮依旧没有出现。离预备时间不早了,几个男孩一起懊丧地走进校园。
    见书包完好无缺,楠对峥笑笑,低声说:沉住气才能有收获。
    峥瞪了一下楠,摸了摸勒疼的肩膀,指指书包说:你看看里面是什么?
    楠翻开峥的书包看了一眼,差点笑出声来。书包里,装着两块完整的砖头。峥背着两块砖转了一个早上。
    峥背着砖头上学的事没有让第三人知道。峥已经学乖了,他不想烟雨未来风满楼地把所有消息都传递给大家,包括龙、翔、虎。
    几天过去,一切安然。窦欢欢也表现得紊丝不乱。除了学习太差,她听课认真的态度令同学们折服。然而,细心的楠还是看出了窦欢欢的蛛丝马迹。她听课总是走神,本来应该会答的问题往往答错。于是,楠又想出一个欲擒故纵的妙计。
    楠对峥说,我要买一辆吉安特,你随便借出去骑,随便往各家店前放,谁借我都给。
    峥说,不妥吧,万一真被人偷了呢?
    偷了你赔。楠说。想想办法嘛,不会暗中找人盯着?
    我明白了。峥大彻大悟似的。
    楠把吉安特骑到学校的当天,峥便借了来骑着车兜风。吉安特果真好骑,比跑狼还爽。龙、腾、虎也围着峥凑热闹。峥故意摆出不耐烦的样子。龙说,峥你逞什么强,拿人家的屁股充自己的脸,好玩儿呀?峥笑笑,你也想充吗?找楠去借。
    龙果然也向楠借来了车,骑着车比峥更显精神。
    好奇的同学都想骑骑吉安特,只要楠不用,借者不拒,一下子楠在班里威信大增。尤其是男孩,谁不想在楠面前讨个好呢?
    借车者一多,峥骑吉安特的几率自然就少了,然而峥仍十分愉悦。他知道,他们的目的快要达到了。可是找谁暗中盯梢呢?龙、腾、虎都不行,翔也不行,因为这是他和楠的秘密,同学再好也不能告诉他,万一谁透露给窦欢欢呢?峥又想到了猇。对,找猇盯梢。可是,猇在什么地方呢?好多天没有见过猇了。峥骑着车在英才路上来回穿梭,在英才路附近的大街小巷穿梭,终于有一天,峥撞上了猇。
    那天,峥骑着吉安特去买一盘蔡依林的碟子,从店里出来时冷不防和跑过来的猇撞了个满怀。
    你呀,跑这儿来干什么?
    猇一仰脸,嘿嘿笑笑说:我来店里玩。
    这些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总是找不到你。
    我就在这附近玩,有几次还跟着你们,你就是不理我。猇说。
    你什么时候跟我了?峥不以为然。他知道猇的话并不可靠。
    不信拉倒。猇别过脸去。
    信,信,怎么能不相信猇呢!峥转过话头说。我找你好几天了,知道吗?
    找我干什么?猇仰着脸问。
    峥把猇拉倒一边,看四周没人,低声说:想托你为我办件事。
    什么事?
    峥悄悄给猇做了安排,并让猇记准这辆吉安特。最后说:绝对保密,完成任务我请你吃鸡腿。
    猇笑着说:我不吃鸡腿,你教我学骑车好吗?
    峥满口答应下来。
    猇接受峥的任务后,常守在踏踏米中学门口,或坐或站或蹲或趴,看到谁骑着吉安特出来,便悄悄跟上去,躲在存放吉安特的附近。也是猇常在英才路上游荡的缘故,谁也没把这个满脸污痕的小男孩放在心上,只有峥。峥和猇心照不宣地关注着吉安特的每一点动静。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吉安特几乎成了他们班的公车,仍没有引起丝毫的动静。吉安特亮锃锃着在大街上穿行,亮锃锃着伫立在商家门前。
    楠心疼她的吉安特,毕竟那是她心爱的车呀!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可是她给峥出的主意,是破釜沉舟式的没办法的办法。楠呀楠,你怎么干起这种蠢事了?她不晓得干吗要帮峥,干吗要用自己心爱的吉安特做赌注。万一,峥万一大意把车子丢了呢?几乎,楠每天都叮嘱峥。
    峥你千万小心,不能有半点闪失,这可是最后一招了。
    峥永远那一句话:楠你放心,抓不住偷车贼我就不是峥。
    楠和峥的话,猇不知道,龙不知道,翔、腾、虎谁也不知道。
    猇依旧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任务,为着那只鸡腿,为着让峥教他学骑车。可怜的孩子呀!
    又是一周过去,班里一切工作四平八稳,楠显得平和,峥也显得城府,除了疯着骑吉安特之外。窦欢欢仍是不显山不露水地听课做作业。她本是个默默无闻的女孩,学习不好,没几个同学瞧得起她,只有学,老老实实地学。正是窦欢欢在班里的过分老实,才转移了同学们对她的关注。
    这天课外活动,一下课窦欢欢便离开了学校。峥欲骑上吉安特跟踪,龙一把夺过车子钥匙,说让我出去买支笔吧,我的笔坏了。峥不便同龙争,随他去了。
    龙屁颠屁颠骑着吉安特奔出校门,来到英才路西端的文具商店,把车子往门前一锁,一头扎进了店里。
    峥找到吉安特的时候,龙还在文具店里挑选着。见前后左右没人,峥便拭探着往吉安特跟前走,哪知还没靠近车子,猇猛地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拉上峥便跑,把峥拽得踉踉跄跄的。直到拉进一条胡同口,猇才喘着气说:峥你站这儿往那儿看。峥不解其意,按猇的指引往那边一看,吉安特清清楚楚地进入他的视线内。从胡同到文具店有五十多米,偏着头把文具店看得一清二楚。猇就是躲在这里盯着吉安特的。猇说:刚才有个女的在吉安特附近走了几趟,我一直盯着。瞧,瞧,她又过来了。
    顺着猇手指的方向看去,从文具店西边拐弯处走出一个女孩,十六七岁,长得清秀端庄。那女孩旁若无人般走过来,走到文具店门口,朝里边瞄了一眼,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踅身又返回。那轻飘飘的样子简直像只蝴蝶。
    峥不认识那只蝴蝶。
    那女孩走到文具店门口时,又朝里面望了望,见店里一片忙乱,便趋近吉安特,伸出手摸车座,摸车后架。
    就在那女孩触摸车身的一刹那,猇嗖地一下窜将出去,像一道黑色的闪电。那女孩吃了一吓,赶忙缩手,依旧旁若无人地走开。猇从她身旁跑过,很快消失了。
    龙从文具店里出来,低着头看手中的笔,心里美滋滋的。
    峥正诧异于猇的举动,猛一惊,猇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嘿嘿,我把她吓跑了。猇得意地说。
    你认识她吗?峥转首。
    不认识。
    她知道你在追她吗?
    不知道,我跑着玩的。
    好。峥说。好好干吧猇,我们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夜幕又降临的时候,楠骑着吉安特停在了“漂亮宝贝”饰品店门前。这是一家专卖女孩饰品的商店,虽然不大,却挂满了形形色色美仑美奂的时尚饰品,书包哇、头箍哇、发卡啦、胸花啦,当然还有小玩具,布娃娃、袋袋熊、金丝猴、企鹅、品种多多。一到放学,这里便成了少女们的聚散地。女孩们在店里眼花缭乱地挑选着,欣赏着,熙熙攘攘,叽叽喳喳。因为店小,因为减少营业成本,“漂亮宝贝”同样没设看车人。
    楠把吉安特停在两辆自行车的右边,落锁,背上书包走进了店里。
    天完全黑了下来,商店内的灿烂和店外的昏暗形成极大的反差,纵然街上路灯已亮,那几十米远的一束光芒毕竟抵不住小范围内多盏节能灯的聚照,吉安特在昏暗中侘傺地立着,好似失却了主人的宠爱。
    一个女孩从对面走来,踏着彩砖铺就的水泥路面,却听不见她走路的点滴声响,幽灵一般。那女孩轻轻盈盈绕过吉安特,径直向前走,没走多远又折身返回。这样地踅来踅去走过几遭,见店内没人出来,便匆匆走到吉安特跟前,掏出一把万能钥匙,只听“咔嚓”一声,车锁打开了。就在那女孩欲跨上车子逃逸的刹那,一个黑影嗖地窜出,边跑边喊:抓小偷,有人偷车啦!
    偷车女孩大惊失色,忙丢下吉安特逃跑。此时,早有几个男孩从四面八方扑来,七扭八拧,把那女孩牢牢抓住。
    听到叫喊的楠和另几个女孩同时从店内跑出,直奔被扭着的那女孩跟前,拉起披散着的头发一看,楠和几个男孩同时喊出来:窦欢欢!
    偷车人是他们的同学窦欢欢。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