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7:47 点击:2253

  核心提示:10、催泪弹元旦前夕,学校要求各班围绕校外安全开一次班会。周六下午,天有点阴,还有风,教室里不得不开足电棒。四支40W的大吊棒同时把清冷的光辉洒向教室。柏凌木站在讲台上,庄重而严肃地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大字:校外安全。然后回转身,面对齐刷刷盯着黑板的眼睛,开口讲道:校外安全内容很多。首先是交通安全。我们...
    10、催泪弹
    元旦前夕,学校要求各班围绕校外安全开一次班会。
    周六下午,天有点阴,还有风,教室里不得不开足电棒。四支40W的大吊棒同时把清冷的光辉洒向教室。柏凌木站在讲台上,庄重而严肃地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大字:校外安全。然后回转身,面对齐刷刷盯着黑板的眼睛,开口讲道:
    校外安全内容很多。首先是交通安全。我们班的学生,骑车的比较多,有的同学住得较远,一路经过几个红绿灯,这就给同学们敲响了警钟,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不能追车超车,更不准大撒把狂骑。交通规则是我们的眼睛,蒙上了眼睛,就会出事故。这方面,血的教训不少,每一个同学,无论骑车还是步行,都必须睁大双眼,循规蹈矩。
    其次是财产安全。我们班路上被抢的同学有好几个,丢车的也不在少数吧?为什么被抢,为什么会丢?大家可能会说那是因为有贼。我要问大家的是,如果人人严加防范,时刻警惕着,书包还能被抢吗?车子还能再丢吗?贼抢的都是那些大意的人。我在这条路上走了几十年,怎么没有被抢过?前些日子,韩峥、尤龙几个同学抓住了一个偷车贼,这些天英才路上平静了许多。所以,大家注意了,警惕了,贼就没有市场了。马上要元旦,接着是春节,正是贼们狗急跳墙的时候。这个时候学校让讲安全意义不言自明了。
    再次是饮食安全。英才路上小吃不少,卖羊肉串的,卖炸薯片的,卖臭豆腐干的……那些东西都卫生吗?想吃东西去饭店、去商场买,非要在路边吃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吗?我们不提倡吃零食,要养成在家吃饱喝足的好习惯。养成了好习惯,我们的身体健康才能有保障。
    最后还要说说行为安全。离开学校,家长是你们的监护人,一切行为由家长负责,这就更需要自觉自律。听说有些同学星期天到处乱跑,还有人去攀岩、蹦极。我不是说这些活动项目不好,可确实不太安全,万一有个闪失,后果不堪设想。还有抽烟、喝酒,男生中不在少数吧?烟可是毒品,吸烟等于吸毒哇!……
    柏凌木正说着,只听后边嘣一声巨响,教室内顿时升腾起一股烟雾。柏凌木吓坏了,几个同学也吓坏了。好一阵子,大家才慢慢抬起头来。结巴腾流着热泪站起来说:老师,我,我不是故,故意的,它从桌斗里掉,掉在地,地上,她用脚踩,踩它。他指着隔桌一个女生说。那女生也站起来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小心踩上了。
    柏凌木如坠雾中,瞪着结巴腾:怎么回事,说!
    是催,催,催,催泪弹。结巴腾结结巴巴着。
    翔站了起来:老师,他玩的是催泪弹,在魔幻堡买的。
    胡闹,简直是胡闹!讲着安全,你还拿催泪弹来学校,那要是一颗核弹你也敢玩?柏凌木愤怒了。
    峥扑哧笑了起来,说:柏老师,好多同学都玩催泪弹,它就是一股烟,没什么好怕的。
    那也不许玩!柏凌木说。安全是学好知识和成才的保障,校外校内,都得绷紧这根弦。从今天起,谁再带什么弹,请到我办公室去玩!
    柏凌木本想讲罢安全之后,重新表扬一下峥和龙等,让大家讨论讨论,腾的一颗催泪弹把他的肺都快催炸了。他狠狠批了同学们一通,算是这次班会的结尾。
    峥笑得差点岔气。没想到柏老师那么胆小,连小孩子都不怕,他吓得脸都变了色。好玩,我也得买一颗。
    峥果真去了魔幻堡。
    魔幻堡是家玩具店,专营男孩玩具。汽车、飞机、坦克、大炮、火箭、飞船,样样不缺,更有恐怖金刚、魔兽、无头怪之类的恐怖玩具,诱得那些爱玩的男孩纷至沓来。
    峥和龙一块儿来到魔幻堡。龙想买一只魔兽,可惜没带钱。峥拿过一只递给龙说:你还买什么呀,玩罢还我得了。然后付钱,另买了一颗催泪弹。
    龙说老师不让往学校带,你买催泪弹干吗?
    峥说不让带在家玩呗,老师没说不让在家玩。
    峥和龙带上催泪弹和魔兽各自回府。
    也是头天晚上作业太多,也是峥太粗心大意,上学前竟忘记把催泪弹掏出来,直到走进教室掏课本读书,才暗吃一惊。既带之,则安之,只要不拿出来玩,只要不被老师发现。峥想着,往书包深处塞了塞。
    这节是化学课,柏凌木在课堂上讲分子式,同学们都非常专心地听着,峥也认认真真地听着。那是班主任的课呀!
    坐在峥左边的是个男生,见柏凌木津津有味地讲着,神采飞扬地板书着,就想搞点小动作。他掏出一截白粉笔,悄悄在他前边的那个男孩背上画了一只乌龟。
    楠看见了,偷偷地笑。
    峥用胳膊碰了一下楠,意思让她别笑,当心柏老师看见。哪知楠不解其意,反击似的用身子猛地撞了下峥。峥没有防备,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他一把抓住桌子的一角,一扳,桌子歪了,书包哗啦啦从桌斗里倾出。峥慌忙伸手去抓,正抓在那催泪弹上,用力一捏,嘣的一声,弹在书包里爆炸了。他怀里放射出一团火花。
    柏凌木阴沉着脸走过来:什么东西?
    烟花弹。峥答。
    原来,峥把烟花弹错当催泪弹买了。
    这节课到此结束,峥跟着去了柏凌木办公室。
    柏凌木家访韩峥还是第一次。
    一方面,韩峥在班里算个中等生,不好不坏,没必要家访;另方面,柏凌木也不爱家访,工作那么忙,夫人还经营着神农餐馆,天天两头跑,哪有时间哪!这次峥犯了大忌,把一节课搅了,再忙,他也得登门造访一次,况且不是还有买房的事吗?
    柏凌木在盘古花园看好了一套房子,一百七八十平米,韩冲为他精心挑选的,至今还没有办理手续。韩冲说过要给他优惠。优惠多少,他心中没底,当然也不便多问,只有通过家访,通过和家长沟通。沟通之道,胜过千言万语呀!
    峥最怕老师家访。过去怕,现在仍怕。说好听是家访,不好听是告状。老师找家长把学生的缺点提出来,让家长协助教育。哪个家长能协助?老师一走,又是吵又是批。上小学时罗氓就狠狠批过他几次。怕也不行,老师提出来,你还得跟着老师一块儿回家,况且这次是真犯了错呀!
    跟着柏凌木上楼,峥的心里仍通通跳着。柏老师会怎么说呢?烟花弹是买了,可我不是成心要往学校带的,也不是有意要破坏纪律。都怪楠,还有左边的那个男孩。他要不往人家身上画乌龟,楠会笑吗?他会碰楠吗?楠会撞他吗?这一撞撞出了问题。该死的楠!该死的男孩!峥在心里骂着。
    太出乎意料了,面对着韩冲和罗氓,柏凌木竟然没提这件事。他说:韩峥最近进步很大,安全防范意识增强了,前些天还抓住了偷车贼,如果学习再努力一点,有个明确目标,将来肯定能成才。
    套话,一大堆套话。峥心里想。可毕竟老师给了他面子,没有同着父母的面批他,也没有向家长告状。仅这一点,他就该感谢柏凌木,就该认真改正错误,就该努力学习有个明确目标。
    对老师的家访,韩冲和罗氓甚为感激,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末了,韩冲提到了柏凌木的那套房。
    您也知道,盘古花园地理位置好,投资也大,加上下半年房价一路走高,卖得很火。不过你那套房我只收成本,按最初报价再打八折。
    柏凌木很满意,这一趟可省掉了五六万哪!
    峥一踏进教室,楠便应上了:怎么样,批得残酷吧?
    峥瞪着楠:何止残酷,简直是遍体鳞伤。
    楠说:好玩儿,再买一颗催泪弹。
    还买呀?钱都被老爸冻结了。峥有意逗楠。
    怎么,你老爸知道了?楠问。柏老师告的状吧!
    峥点头,说,楠你这次害得我真惨,怎么安慰我吧?
    请你吃臭豆腐,怎么样?楠爱吃臭豆腐。
    喊上龙?
    可以。
    吃臭豆腐时,楠说:峥你别忘了,圣诞夜还有活动呢!
    忘不了,已经造上预算了。峥说,你选地址吧!
    去“太平洋”,怎么样?
    想下海呀,你也太宰人了!
    这就叫杀鸡用牛刀。说好了,带上你那几个弟兄,我喊上陶宝贝。楠吩咐。
    楠同峥谈论圣诞夜时,龙只顾低着头吃臭豆腐,听到楠说那几个弟兄,忙问:什么活动啊,有我没有?
    少了谁也不能少了龙啊!楠说。圣诞夜去“太平洋”蹦迪,怎么样?
    棒极了!龙一高兴,将一块臭豆腐掉在了地上。
    臭豆腐摊在英才路西端向北的小巷里,店面不大,摆着几条小凳子,挂牌叫“绍兴臭干子”。
    臭干子外表金黄,里面白嫩,闻着臭烘烘的,吃起来却挺香,踏踏米中学的男孩女孩成了这里的常客。尤其像楠这样的女孩,更把吃臭豆腐当做一种高雅的行为。无论坐着站着,一手托着碟子,一手捏着叉子,叉起豆腐干慢慢地咬,细细地嚼,好像戴着放大镜在鉴赏一件古董似的。若是三口两口吃完,肯定有人说你下三儿。楠往这里一坐,连龙这样毛糙的男孩也不得不谨小慎微了。
    吃过臭豆腐,三个人一块儿返身回校,还未走出巷子,却听见一阵“哎呀哎呀”声。走到巷口往西一看,原来是几个人在打架。两个青年打一个男孩。那男孩抱着头蹲在地上。另一青年用脚踢那个男孩,嘴里还叫着:让你跟,让你跟!
    水蝮和刺猬。龙看清了两个青年的脸。
    他们在打猇!峥也看清了。说着便往那边跑,一边跑一边喊:住手,干吗打人家?
    龙和楠也跟着跑了过去。
    水蝮见几个人跑过来,无心恋战,重重朝猇的身上踢了一脚,转身离去。
    行者匆匆,无人问津。
    峥和龙跑上去拉起猇。
    他们干吗打你?峥问。
    猇不吱声,仍抱着头,脸上、鼻子里往下淌着血,滴在黑黑的破棉袄上。
    快,拉他去医院!随后跑上去的楠说。
    龙赶忙拦住一辆轿的,峥和楠把猇拖上车。
    猇的头上打了几个包,脸和鼻子也被打伤。医生给猇处理包扎完毕,又开了点药,几个人一起走出医院。
    水蝮的心真狠!楠说。
    他们俩真不是东西。龙说。
    峥没说话,他在想:水蝮为什么还是这么猖獗呢?
    猇一直绷着脸,问什么都不说。走出医院没多远,独自向前跑去。
    峥和龙在后边追。站住,猇你往哪儿跑?
    不让你们跟我!
    猇回头喊了一句,调头跑去……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