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一)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6:44 点击:2200

  核心提示:11、狂 欢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一夜。峥早晨起床时,已是漫天皆白了。漫天皆白的天还没有大亮,高楼大厦,路两边的小树,还有在雾中行走的人,全都雾蒙蒙的。峥穿着羽绒棉袄,包裹着头和手,踩着咯吱咯吱响的积雪,在雾蒙蒙的雪天里向学校走去。骑惯了车子上学的韩峥把握不准了步行的时间,又加上积雪寒风,赶到学校时,预...
    11、狂 欢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一夜。峥早晨起床时,已是漫天皆白了。
    漫天皆白的天还没有大亮,高楼大厦,路两边的小树,还有在雾中行走的人,全都雾蒙蒙的。峥穿着羽绒棉袄,包裹着头和手,踩着咯吱咯吱响的积雪,在雾蒙蒙的雪天里向学校走去。
    骑惯了车子上学的韩峥把握不准了步行的时间,又加上积雪寒风,赶到学校时,预备铃已经拉响。
    峥匆匆进屋,在并不温暖的教室开始晨读。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陆游那充满着浓厚乡风乡情的美丽诗篇,在峥的口中变得是那样索然无味。他毫无用心地读着,甚至还有些洋腔怪调,连同学楠都听不下去了。你读的什么呀?楠小声问峥。
    我在想猇。峥说,我都想了一宿了。他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呢?他怎么不愿和咱一块儿呢?水蝮为什么要打他?他发现什么了?峥问了一连串的为什么。
    楠不理解,只是摇头。
    抓住了窦欢欢,破坏了他的内线,水蝮总该收敛一些吧!峥说。可他怎么还是那么猖狂呢?竟敢在大街上打人!
    楠说,谁知道为什么,公安局怎么不抓他?
    有老师走过来,楠读英语,峥继续诵陆游……
    下雪,课间操停上。
    停上课间操后的校园,操场成了中学生们打雪仗的战场。
    峥、龙、腾、虎,还有翔,都加入了战斗。
    开始,只有男生在雪地上乱追乱跑。追者双手抓满雪球,向逃逸者穷追猛砸。逃者也不失时机抓起雪球反攻,于是,双方对垒,雪团纷飞,人人身上、头上、脸上都沾满了雪。雪的杀伤力微乎其微,尽管人人都是满身雪花,仍是“咯咯咯”笑着,喊着,追着,砸着。有的干脆两个人在雪地上摔起了跤,颇有点日本人相仆的风采。
    后来,女生们也加入了战斗。女孩先是跟女孩打,同样是追逐砸击。接着便有贱兮兮的男孩向女生挑战。这时,女孩们又结成了统一联盟,一起讨伐那些挑战的男生。毕竟人多势众,挑战者在女生的群起而攻之下狼狈逃窜。“宜将剩勇追穷寇”,中学生是知道这句诗的,于是有好事的女生穷追不舍,直到把那男孩按倒,直到用雪塞满他的脖子,女孩们才在笑呵呵中离去。
    少年的火热融化了积雪,融化了寒冷,融化了积聚已久的郁结。
    打雪仗实在比课间操有趣得多!
    峥没有跟随大伙疯跑追逐。他心头的郁结仍然积聚着,而且有膨胀扩散的趋势。他能快乐得起来吗?
    避开成群学生的追逐,峥来到了花园里。花园里也积满了雪,地上是雪,凳子上是雪,花草树木上都是雪。踩着覆盖着万物的积雪,峥走向那片梅林。
    梅林在花园的南端,有几十株的样子。蜡梅,中原大地特有的梅种。那黄黄的透着光泽的梅花好像一只只毛绒绒的小鸭子,潜藏在被大雪压迫下的枝桠深处。
    踽踽漫步在梅林深处,碰触着满树的皑皑白雪,峥怎么也领略不到梅花那“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英姿。是大雪遮掩了梅的光彩。峥想。依旧那么踽踽地走着。突然,他嗅到了一股清香,梅花的清香。峥停下步子,伫立在一株蜡梅跟前,寻觅着虬曲枝桠间涌动着的蜡黄。一朵,两朵,一片,两片。那满树的蜡黄金灿灿的,浮动着,萌生着,与白雪抗争,和雪花争艳。有色就有美,大雪的侵凌怎能改变蜡梅的英姿?峥相信,日出大雪消融后,梅林将是一片冬的胜境。
    峥悄悄摘下了几朵梅花,雪压下的梅花,搦进手心。
    满院的嘈杂嬉闹又处于静止状态时,峥已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身上怎么没雪?楠诧异峥的清洁。
    峥把搦在手心的几朵梅花放在楠的桌上。
    嗬,好香啊!楠低头嗅了嗅那蜡梅。你去梅林了?怎么不给我折回来一枝呀?
    那满树的蜡梅真可怜。峥说了一句。
    圣诞夜在粉妆玉砌的世界里如期来临。酒吧、舞厅前的火树银花似乎有意同这场大雪作对,把白茫茫的世界装点得姹紫嫣红。圣诞树上的万盏光芒,圣诞老人那满脸的羡笑,诱得成群结队的青男红女并着排,拉着手,扳着肩,勾着背,缱绻缠绵,涌向白茫茫的大街,涌向斑斓颠倒的疯狂世界。
    峥和楠一行聚齐在太平洋舞厅时,里面已坐了不少的人。龙和虎眼尖,立马寻找到几个位置。一行人坐下,小姐便将服务簿递了过来。峥拿起翻了翻,递给楠说:楠、宝贝,你两个全权代表,点什么大家跟着吃什么。
    翔说:还吃呀?
    楠笑说:有人埋单,不吃白不吃。于是点了小菜、瓜子、咖啡。几个人吃喝着聊起来。男孩之间的稀奇事多,听得楠和陶宝贝咯咯地笑。
    吃喝一阵,说笑一场,接下来开始蹦迪。在灯光的变幻里,在音乐的冲击中,几个孩子疯狂起来。摆脱了压抑的中学生们真正找到快乐的感觉时,那种疯狂、那种宣泄就有些肆无忌惮了。同学们蹦着,喊着,叫着,笑着,好像一群饥渴的猿人在荒漠中偶然捕获了一头野兽。龙和虎蹦得最高,陶宝贝跳得最狂,大有捅破青天方罢休之势。
    由于猇在峥心中的影子仍未消失,峥无论如何也提不起精神。他本来不擅长跳舞,跟着蹦了一通,不是合不上节拍,就是摔倒在地。摔过两次之后,峥不跳了。他退出舞场,坐回桌前休息。
    翔也不会跳舞,加上生成的个性,摔了几下便满脸通红了,见峥退出,也跟着出了局。
    不好玩儿。翔说。
    坐这儿嗑瓜子吧!峥将瓜子推给翔。猛抬头,水蝮和刺猬走了进来。
    水蝮。峥说着霍然站起。
    翔也站了起来。
    此刻,水蝮和刺猬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你们俩呀,到这儿找乐来了!水蝮斜着眼,满脸的轻蔑。
    水蝮,你们干吗打猇?峥瞪着眼问。
    猇,谁是猇?水蝮一拳出击,砸在峥的左胸上。谁管闲事老子教训谁,怎么样?
    峥往后打了个趔趄,愣怔了百分之一秒,挥动拳头向水蝮冲去。刺猬趁势助阵,这边翔也使出了拳脚。
    变幻的灯光里,刺耳的音乐搅得人天旋地转,他们完全忘却了自己。龙又摔倒了。摔倒了的龙乐着爬起来。就在站稳脚步的一刹那,他看见了那几个扭打着的身影。水蝮,水蝮跟峥打架了,快!龙喊着冲出舞池。正在沉醉中的腾和虎,听到龙喊也冲了出去。瞬间,六七个人扭打在一起。水蝮和刺猬见势不妙,便要退缩,楠和陶宝贝又冲了上来,朝着水蝮又踢又捶。水蝮和刺猬原以为只有峥和翔二人,才不由分说要教训他们。一下子冲过来一群猛将,心理上自是怯了八分,面对着雨点般的拳脚袭击,两个人各自抱头蹲在了地上。
    几个保安跑了过来。
    他俩是小偷,是他们先动手的。峥铮铮钢骨。
    水蝮和刺猬没有反驳,乘隙抱着头狼狈逃窜。
    后边,几个孩子嗷嗷乱叫,压倒了滚烫着的迪斯克音乐。
    咱们唱歌吧!楠说。
    几个孩子整理好踢乱的桌凳,重新坐下来。
    唱歌,唱歌!龙和陶宝贝一齐响应。
    起初,他们唱S?H?E的《波斯猫》,唱周杰伦的《七里香》,唱《老鼠爱大米》,后来干脆唱起了《两只蝴蝶》。善与恶,美与丑,爱在中学生心中渐渐升腾。
    不知是过于亢奋,还是由于蹦得太久,心衰力竭,唱着唱着,楠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比舞池上空旋转着的彩灯还要强烈,时而还伴着呕吐恶心。她不能自控,猛地仄歪在桌面上。几个同学吓坏了,慌忙扶起楠,有的搀有的架,急急乱乱里要将楠往医院送。不料,走出太平洋没多远,楠便从眩晕里缓过劲来。她患的是眩晕症,因过度刺激引起的。
    缓过劲来的楠望着大伙说:对不起,惊扰大家了。
    你呀,把我们吓死了!陶宝贝扶着楠嚷。
    要不要去医院开点药?峥问。
    楠说不用了,这不没事了吗?然后跺了跺脚上的雪,又说,都怪那俩鳖孙孩儿,早知道我也多踢他们几脚。
    都这样了,还想着打人呀?翔说。
    龙几个在一边笑。
    今晚上内容真丰富。峥说。下周的作文有内容写了。
    你敢把这事写进作文呀?楠说。
    火树银花,雪光返照。冬的雪夜里,圣诞老人和几个孩子一起又欢乐起来。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