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二)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6:08 点击:2237

  核心提示:12、蹦 极元旦是国家的法定假日。法定假日里中学生们美美地休息了两天。韩冲也休息了。虽然工地上、售房部仍在忙碌,作为总经理,作为已挣下半壁江山的韩冲,总是想调节一下自己。他不想把自己绷得太紧。辛辛苦苦几十年图个啥?有份事业有自己的活干就心满意足了。盖那么多房干什么?挣那么多钱干什么?你一个山窝里出来...
    12、蹦 极
    元旦是国家的法定假日。法定假日里中学生们美美地休息了两天。
    韩冲也休息了。虽然工地上、售房部仍在忙碌,作为总经理,作为已挣下半壁江山的韩冲,总是想调节一下自己。他不想把自己绷得太紧。辛辛苦苦几十年图个啥?有份事业有自己的活干就心满意足了。盖那么多房干什么?挣那么多钱干什么?你一个山窝里出来的农民,拥有这么大个房地产公司,建了几处豪宅花园,已经说得上辉辉煌煌了,还能像某些炒房团那样撒弥天大谎掏百姓的腰包吗?韩冲追求的是朴实、诚实、老实。一辈子没有说过谎,一辈子没有坑骗过别人。他的房价在全市最低,因此销售也最好。正是遵循着这“三实”的原则,平安房地产后起勃发,很快在这座城市站稳了脚。站稳了脚的韩冲不想太累了,所以他要善待自己,学会像真正的城市人那样享受快乐,享受生活。
    元旦前一天,韩冲对峥说,元旦节带你去龙潭峪蹦极,怎么样?
    耶!峥先蹦了起来。
    韩冲本打算自驾车去的,由于他的车当晚出了些毛病,改乘大巴了。
    龙潭峪离这座城市不远,七八十公里,系伏牛山余脉,因峪内沟深林密,泉多水清而得名。游龙潭峪,当然春夏秋最佳。这数九隆冬,草木干枯,确也不十分令人向往,然而龙潭峪蹦极,却弥补了冬的单调与寂寥。
    龙潭峪设有少年极圈和青年极圈。所谓极圈,就是相对高度。少年极圈高度较低,还可以调控。这也正是龙潭峪蹦极的诱人之处。不然,那一望几十米高的悬崖,早把少年们吓昏过去了。况且,儿童是消费的最大市场,管理者的聪明睿智引得少年们屁颠屁颠往龙潭峪跑。他们是去龙潭峪送钱哪!
    韩冲本不喜欢山,不然他何以从大山走出来呢?之所以去龙潭峪,一是长时间和大山隔离,对大山的思念,二是想让儿子见识见识大山。有朝一日,他还想让峥回故乡看看。那儿,才真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地方!
    峥第一次来龙潭峪。
    来到龙潭峪的峥对山充满了无限的爱恋。韩冲说,这还不算山,什么时间回老家看看,那才叫山,大山。
    龙潭峪的确算不得山,顶多也只能说得上岭,或者叫峦。正是这说不上山的岭峦,却处处引人入胜,别有洞天。大山里沟沟壑壑的水流经几百里之后绕到龙潭峪,一旋又一旋,一折又一折,折旋出岭峦叠叠,沟川交错。河水冲刷着这里的山崖,滋润着这里的林木,加上大平原的优质土壤植被,使得龙潭峪清泉出出,水流湍湍,草繁木茂,壑深崖奇。那一丛丛并不高峻的山峦,犹如一株株拱地而出的蘑菇,像极了一个个空洞的海螺。因此,龙潭峪也叫叠叠山,即由一个个海螺或蘑菇叠起来的山,小山。
    韩冲让峥去蹦极。峥没有蹦过极。他知道蹦极有危险,但蹦极也刺激,于是跟着韩冲来到了极圈。
    峥想去青年极圈蹦。韩冲说:算了吧,第一次蹦极,先在这儿试着蹦几下再说。峥依了韩冲。
    站在高高的跳台上,望着崖下深邃的山谷,峥心里自是怯了三分。服务生问峥要多少米,峥说十米。十米是少年的最低限,也不过三层楼房那么高。想了想,又说,要不二十米吧!服务生为峥设置了二十米。装束完毕,准备蹦了,峥心里却通通跳起来。跳什么跳,还男子汉呢!他控制了自己,闭上眼睛,只觉眼前一黑,纵身蹦下了悬崖。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峥的身体便被身后的绳索吊了起来。他睁开眼观看,下边是悬浮的保险用的托网,上边是蓝蓝的天空,人就悬在山崖的下边。峥不怕了。这哪是蹦极呀,简直是荡秋千。蹦极就在于蹦嘛!想着,他调整好姿势,上下蹿动起来。在身后绳索的牵制下,他的身体忽而弹起,忽而跌下深谷,好像猴子攀援,蹿上蹿下,好玩儿极了。
    峥是个不服输的男孩,在少年极圈蹦罢,并未过瘾,下来便嚷着去青年极圈。
    算了吧,蹦一次行了。韩冲说。
    这哪算蹦极呀!峥说。才二十米,回家咋跟同学们说呢!
    韩冲依了峥。他知道,儿子和他一样倔,想做的事情不让他做决不罢休。
    青年极圈极富挑战性,设在最险的虎跳崖上,和对面的狮吼崖隔岸相望,中间加着一条深谷,下面是一泓碧水,湍湍向东流着。站在崖上向下望去,那几百米深的沟壑,那涌动着波澜的河水,确有种不寒而栗之感。险,极险,是人们对虎跳崖的一致概述。
    峥登上了虎跳崖。由于几天前的一场雪,天气依旧寒冷,河底风向上涌着,撩拨得人浑身只起鸡皮疙瘩。毕竟有过蹦极的历史,面对着这几百米的深谷,峥已无所畏惧了。他第一次就要了五十米。服务生问:能行吗?峥说试试看。结果很轻松蹦了下来。服务生为他喝彩,说这小伙子真勇敢。峥又要了六十米,仍旧没费多大力气。最后他坚决要一百米。服务生惊讶了,赶忙请示领导。领导的答复是,一定要让家属签保险协议。峥为难了,爸爸为他签协议吗?
    怀着遗憾,峥从崖上下来。
    一看见峥,韩冲便发起了脾气:你不要命了啊,蹦那么高,出事怎么办?
    有两个青年围上去,对着峥说:了不起,你真了不起,蹦那么高,简直是个蹦天猴。
    峥笑笑,没再说什么。
    韩冲给峥递上水,递上毛巾,说你这孩子,我再也不带你出来了,你妈要在场,非得扇你两个耳光。
    转了一晌,蹦了半天,韩冲早饿了,峥也饿了。蹦极的时候提着劲儿,这劲儿一落,肚子便咕咕叫起来。韩冲说,咱先去那边吃饭吧,吃了饭回家,再晚恐怕没车了。
    父子俩一起走进酒吧。
    酒吧里有大厅,也有包间。韩冲要了个包间。父子俩对面坐下,点上饭菜,韩冲开始教训儿子。
    万事不可不争,争也要有限度。你都蹦过七八十米了,再蹦,超越了极限,不是要出事吗?学习、工作、事业,都一个样,既要激流勇进,又要果断退缩,这样才能双全,才能永立不败之地……
    峥不全懂,只点头说好。
    峥吃饭很快,风卷残云似的。韩冲还没品出山野菜的味道,峥便撂下了筷子,说我吃饱了,去一下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路过一个包间,里面的说话声让峥好耳熟。他悄悄站在门口听。怎么是柏凌木?峥想着,正要推开门看,忽然又听到了水蝮的声音:柏老师,谢谢你!其实我早已不想干了,我也怕出事。担惊受怕弄那几个钱,喝酒抽烟都不够。我跟着你干,我愿意跟着你干……以后的声音峥听不清了。
    柏老师要干什么?他怎么跟水蝮聚在一块儿了?带着满脸疑惑,峥回到自己的包间。
    爸,柏老师也来了。
    在哪里?喊他过来一块儿吃吧!
    韩冲说着欲站起来找柏凌木,峥急忙拉住了韩冲。
    还有水蝮呢!就是过去抢我书包的那个男孩!
    啊,他们怎么在一块儿?
    不知道。
    算了,咱们先走!
    差不多已经吃饱的韩冲推着儿子离开了酒吧。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