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三)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5:44 点击:2034

  核心提示:13、神秘的猇柏老师怎么跟水蝮在一起吃饭?元旦过后开学两天了,峥还在思索着这个问题。他知道水蝮是踏踏米中学的学生,也知道柏凌木曾教过水蝮。难道是巧合,两个人遇到一起了?水蝮不消说,柏老师是个非常忙的人哪!他跑到龙潭峪干什么?旅游?大冬天的。蹦极?他可是反对蹦极的。峥不知道,也不理解。或许,或许柏老师...
    13、神秘的猇
    柏老师怎么跟水蝮在一起吃饭?元旦过后开学两天了,峥还在思索着这个问题。他知道水蝮是踏踏米中学的学生,也知道柏凌木曾教过水蝮。难道是巧合,两个人遇到一起了?水蝮不消说,柏老师是个非常忙的人哪!他跑到龙潭峪干什么?旅游?大冬天的。蹦极?他可是反对蹦极的。峥不知道,也不理解。或许,或许柏老师有什么事吧!只是那个水蝮,跟他们的班主任在一起,讨厌!
    想过两天峥就不想了。他把心放在学习上,放在蹦极的乐趣上。他跟龙、翔、腾、虎还有楠谈了自己蹦极的感受,谈了蹦到极限的自豪,也谈了老爸对他的训斥。
    楠说,吹呀,再吹就把自己吹上天了。
    峥急了,吹什么呀,这可全是真的。
    龙、翔、腾、虎听得目瞪口呆。他们都没有蹦过极。
    龙说,峥,再请客咱别蹦迪了,去蹦极吧!听你这一说,我浑身都痒了。
    还让我请客呀?甭想。
    哎,哎,开始抠门了。楠挖峥。
    别激我,就是不上当。峥开始耍滑头。
    大伙都笑了,笑着说:没劲儿!
    柏凌木将峥叫到化学办公室,问:听说你去龙潭峪蹦极了,真的吗?
    峥说:真的,我还看见您了呢!
    柏凌木心下一惊,忙说:噢,在什么地方?
    峥想说在酒吧,怕柏凌木有什么秘密,便说:在车站,我们那辆车开动时,我看见您去坐车。
    柏凌木的神经松弛了,说:有点事趁休息去了趟龙潭峪,蹦得不错吧?听同学们说你蹦几十米高呢!
    峥微笑着说,我第一次蹦极,我爸带我去的。
    那就好。柏凌木说。蹦极是项危险的运动,没有大人跟着可不行。忽然,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接着说:我这个人胆子太小,别说蹦极,连跳高都不行。早知道你去蹦,说啥也得过去看看,给你壮壮胆哪!
    一转,又说:你猜我在龙潭峪碰上谁了?
    峥摇头,说猜不着。
    柏凌木说:我碰上水蝮了。
    啊!峥吃了一惊,心想:柏老师提水蝮干吗?
    那孩子从毕业就没干过好事。好不容易碰上他,同他一起吃了顿饭,狠狠训了他一顿。估计他不会再在英才路上抢包了。柏凌木说。这人哪,学好不容易,想学坏太快了。
    望着柏凌木,峥不清楚该说什么,心想:还是当老师,到哪儿都不忘教育人。停了停,从口中蹦出一句:柏老师,您什么时候搬家呀?我们几个去给您帮忙吧!
    好哇!柏凌木笑笑。
    消除了对柏凌木和水蝮相处的疑虑,峥心里如同抽掉了一块儿坯。他们可以安安全全上学了,再不需要提防别人抢包了。而这,正是他要抓水蝮的目的。说心里话,他真的担心水蝮,尤其是圣诞节晚上矛盾的升级。水蝮要是报复他们呢?挤住其中的一个像打猇那样痛打一顿,谁又有什么办法?所以他得提防着水蝮。现在好了,柏老师教育了水蝮,他们自然不需要提防担心了。
    峥这么想时,心底荡漾起阵阵轻松,连走路、骑车都不晓得先抬那只脚了。
    峥骑着美利达上学,和诸多学生一起。
    这天中午,他做完作业提前走出了学校。他要去新华书店买一本《现代汉语规范字典》,绿皮的,大本。语文老师说他的作文错别字连篇,再不规范规范,峥就成他们班的错别字大王了。他不想享有这个声誉,决定在错别字上下一番功夫。过去看书,囫囵吞枣,只看情节,哪管它字呀词呀!看来不管不行了。他决定规范自己。
    峥很快买到一本《现代汉语规范字典》,走出书店,骑上美利达,一路飘飘飖飖向家里奔去。骑了一段路转过两个弯,正要加速超过两个骑车的女孩,眼下一闪,看见了猇。猇垂着头走在路边,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峥赶忙刹车下车。自从那天水蝮打猇被他和龙几个救起之后,他一直没有再见过猇。他不清楚猇在干什么。峥想喊住猇,又怕猇不理他逃跑,便推着车子跟在猇的后边,慢慢地。走了好长好长一段路,猇拐进了一条胡同。峥依旧跟着。快走到胡同尽头时,猇扭头向后望了一眼,看见了峥,显然有点很慌乱的样子,返身冲着峥跑来,也不搭话。正要从峥的一侧跑去,峥一横车子,挡住了猇。
    干什么,你干吗跟着我?猇跟峥急。
    猇你听我说,你这是干吗呢?我们几个谁惹你欺负你了?过去咱们那么好,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峥依旧用车子挡着猇。你不说清楚,今天就不让你走。
    哇——猇突然蹲在地上哭了。
    峥慌了,忙把车子抹正,欲拉起猇,孰料猇猛然站起,飕一下从他的一侧窜了出去。
    峥怔忡着站在那里,好久,才回头看了一眼胡同的尽头。尽头,是一处用塑料搭起的棚子。
    整整一下午,猇的影子都没有从峥的大脑里消失。他跑到哪里去了呢?他每天在干什么?为什么去哪条胡同里?这个猇,太神秘了。峥找不到答案,但他记下了那条胡同。莫非他家住在那里?对,猇一定与那条胡同有关。
    下午放学,峥找来了龙。
    晚上跟我去执行一项任务,我今天碰上猇了。
    碰上猇有啥新鲜的,大惊小怪。
    你去不去呀?
    我没说不去,只是……
    只是什么,嘴又馋了不是?峥揭龙。
    懂我者,莫峥也。龙憨笑着。
    峥和龙悄悄盯着那个胡同口,足足盯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在华灯绽放人迹寥落的七八点钟,等上了不知从何处云游归来的猇。
    猇垂着头走进了胡同,一副倦怠劳累的样子。
    峥和龙轻轻跟了上去。
    猇走到胡同尽头,掀起一挂脏兮兮的门帘,钻进了那间塑料棚子,拉亮电灯。
    峥和龙愕然。
    这,难道是猇的家?
    是的,这儿正是猇的家。
    峥和龙随即也掀起了门帘。猇吓了一跳,一看是峥和龙,讷讷地站在一旁不作声了。
    峥将袋子里的两个牛肉火烧递过去,猇抱着狼吞虎咽吃起来。
    龙说,慢慢吃,别噎着。眼里的泪却往外涌。
    猇也落泪了,落着泪仍不停地啃着火烧。
    为什么要躲我们?看着猇将两只火烧消灭殆尽,峥开始问话了。
    不料,猇“噢噢”放起声来。
    我两天没有吃饭了。爸说我长大了,让我自己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又不会去偷去抢。于是我学着那些捡破烂的翻垃圾筒,翻到什么吃什么。怕你们几个看见,我跑到离学校很远的地方。那天,回来的路上碰上了水蝮。水蝮以为我跟踪他们,追上去不由分说就打我……
    猇你为啥不跟我们说呢?我们给你报仇哇!峥说。
    猇不吱声。
    峥又问:为什么住在这破烂的地方?妈妈不管你吗?妈妈呢?
    猇悲痛愈加了。
    猇的老家在叠叠山北坡,是处标准的穷乡僻壤。旅游游不到那儿,开发开不到那儿,公路通不到那儿。真个是靠山吃不着山,临水喝不上水。去年夏天,猇的妈妈患了子宫癌,不久溘然离开了人间。爸爸带着猇艰难地生活。猇上的是四年级,学习蛮不错,可只上了半年,爸便让他辍学了。爸说:猇啊,在家咱也没法生活,跟爸一块儿进城去吧。猇跟着爸来到了城里。爸找了家工地去打工,儿子整天在街上闲逛。开始,猇跟着爸住在工地上,没多久有民工丢了东西,那民工硬说是猇拿的,气得爸狠狠打了猇一顿,跟猇一起搬了出来。一个在工地打工的农民,能在哪里寻住处呢?思来想去,狠着心撕了几米薄膜,在这里搭起了一个窝棚,父子俩住进了窝棚里。
    起初,爸爸每天晚上都回来,还给猇捎回来一些吃的。也许是工地上太忙的缘故,渐渐地,爸爸不常回来了。有一天,爸爸对猇说:猇哇,已经十一岁了,该学着自己找点事做了,最起码不能饿肚子吧!别每天张着嘴等我喂你。我挣那俩钱,还得给你买衣服哩!猇没吱声,他不明白爸爸让他做什么。从那天起,爸不再给猇带吃的。猇终于明白,爸是让他自己养活自己呀!
    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怎么养活自己呢?猇开始学翻垃圾筒。自此,他的自尊他的欢笑他的仗义他的勇敢彻底被无奈和屈辱所湮没。 他成了一名标准的都市乞丐。这样的乞丐配得上和峥和龙玩儿吗?猇开始躲避疏远他们。
    你为啥不跟我们说呢?峥揩了一下眼,重复着问了句。我们都能帮助你呀!
    这么黑的天,住在这里,你不害怕吗?龙跟着问。
    不怕。我怕饿。猇说,眼泪又出来了。
    峥怎么也没想到都市里还有这样的悲惨社会。他的朋友——神秘的猇——就生活在这个社会里。这是二十一世纪正在崛起的伟大中国吗?这是他们天天爱着的社会主义吗?峥惶惑了。他多想多想给猇点什么呀!
    第二天中午放学,峥买了小笼包子、油饼和茶叶蛋,跟龙一起给猇送去了。峥对猇说:从今天起,你别去翻垃圾筒了,我和龙每天给你送饭。记着,只要我们在,就不会让你饿着。
    第三天给猇送食物时,峥还给猇拿来了一件破羽绒袄。说是破,其实峥只穿了一季。
    第四天,龙也将自己的一条围巾送给了猇。
    猇不说话,默默地吃。他的心里装有多少痛苦啊!峥和龙能将他的痛苦抹平吗?两个男孩看着猇,谁也找不出合适的话。
    暗淡的窝棚里,三个男孩互相望着。忽然,门帘掀起,猇的爸爸走了进来。看见屋里多了两个孩子和地上摆着的饭菜,似乎明白了什么,拽起猇就要打,被峥和龙死死地拉住了。
    叔叔,叔叔你干吗打他?峥问。
    这些饭哪来的?猇的爸问。
    峥和龙送的。猇颤颤兢兢说。
    凭这我也得打你!猇的爸又要动手。让你锻炼锻炼,可好,你倒享上清福了,有人送吃送喝,这是你挣的吗?从小就依赖别人,长大呢,长大怎么办?
    叔叔,他还是个孩子,你让他怎么锻炼呢?峥鼓着勇气说。
    你们是干什么的?猇的爸反问峥和龙。
    我们是踏踏米中学的学生,猇的朋友。龙说。
    朋友,猇有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别是没干好事吧!猇的爸满脸坏意。
    真是踏踏米中学的学生嘛!峥说。我叫韩峥,他叫尤龙,不信你去学校问问。
    龙也说,秋天我们就认识了,猇还帮过我们呢!
    别的我不管,这儿不准你们再来!猇他爸横扫了峥和龙一眼,转身出去了。
    峥没想到猇会摊上这么一个爸爸,不关心儿子不说,还蛮不讲理,动手就打人。不是他和龙死死拉住他,猇肯定又得挨一顿打。他到底要干什么?想饿死儿子吗?说得好听,让猇去锻炼,锻炼就是去翻垃圾筒就是饿肚子吗?哼,黑心的爸爸!
    气归气,峥的心仍旧在猇的身上。不让去也得去,决不能再让猇翻垃圾筒,决不能让猇活活给饿死。多么活泼可爱的一个男孩呀!这样想着,峥又约龙买了食物,骑车来到胡同里。走到胡同尽头一看,两个男孩又吃一惊:窝棚已经拆去,地上扔着几块碎砖头。
    他们搬家了?龙不解地问。
    这也叫家?峥说。他们会搬到哪里去呢?
    装有食物的塑料袋子在龙的手里旋转。两个男孩就那么怔怔营营站着,望着。忽然,龙叫起来:峥,那儿有一张纸条。
    不远处,一块儿砖下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峥弯腰捡起来,展开一看,是猇写给他们的留言。
    峥、龙,谢谢你们关心我。其实我也不想连累你们。我爸让我锻炼是对的。我们要搬到别处去了,请你们不要再找我!
    你们的好朋友:猇
    望着那几行幼稚的文字,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