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五)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4:22 点击:2227

  核心提示:15、怪 事春分那天,柏凌木搬新居。一听说班主任搬家,一些男生跃跃欲试要去帮忙。柏凌木挑了几个男生,峥、翔、龙都去了。搬家很顺利,几辆人力车一趟搬完了。学生们只负责搬抬摆放,下不了多大力,只是图个吉利凑个热闹。毕竟辛辛苦苦将近一天,晚上,柏凌木请学生们吃了饭,自然去了神农餐馆。这晚的饭有点特殊。吃饭...
    15、怪 事
    春分那天,柏凌木搬新居。一听说班主任搬家,一些男生跃跃欲试要去帮忙。柏凌木挑了几个男生,峥、翔、龙都去了。
    搬家很顺利,几辆人力车一趟搬完了。学生们只负责搬抬摆放,下不了多大力,只是图个吉利凑个热闹。毕竟辛辛苦苦将近一天,晚上,柏凌木请学生们吃了饭,自然去了神农餐馆。
    这晚的饭有点特殊。吃饭前,柏凌木将学生们叫到一起说:大家跟着忙了一天,晚上请大家吃野菜餐,清一色农家菜,不过,吃饭前大家要先干点活。
    男孩子不怕干活,尤其在班主任面前。一听说干活,个个摩拳擦掌。柏凌木将孩子们领到院内的一块地边说:这儿有几张铁锹,大家轮换着把这块地剜完再吃饭。几个男孩上去抢起了铁锹。柏凌木还给学生们做了示范。开始剜地。谁知只剜了十几分钟,几个学生便受不了了,两个人的手上还磨出了泡。峥和龙第二轮剜地,跟前几个人一样,没坚持到底个个已是大汗淋漓。柏凌木笑笑说:放下吧,洗手去吃饭。
    同学们垂头丧气走进餐厅。
    饭菜已摆上。馍是窝窝头,有薯干面的,有高粱面的。稀饭是玉米粥。菜呢,一个凉拌蒲公英,油浸面条棵,另两个是香椿炒鸡蛋和蒸拌灰灰菜,中间是一盆杂烩汤。
    吃腻了鸡鱼海鲜的城市中学生对这些菜颇感新鲜,争先恐后大嚼起来。没吃到一半,两个学生便撂下了筷子。吃呀,怎么不吃了?柏凌木故意问。撂下筷子的两个男孩说已经吃饱了。柏凌木说:那好,你们坐一边歇吧。接着又上了几道菜,自然是鸡鸭鱼肉之类,而且还上了白面烙馍和韭菜锅贴。坐在一边的两个男孩赶忙又拿起筷子大吃起来。柏凌木望着学生们笑。
    吃罢饭,柏凌木问:谁知道为什么这样安排饭菜呢?
    大伙儿摇头。
    翔说:老师是想让我们了解一下农村生活,对吧?
    柏凌木说:说对了一半。我这顿饭叫先苦后甜。苦,指前边的饭菜,也包括你们手上的泡。甜,自然是后者,还包括你们现在的生活。你们都是城市的孩子,可以说是生长在蜜罐中。可你们了解农村生活的艰苦吗?了解甜蜜生活的来历吗?请大家吃这顿饭,就是想让你们知道一点生活的艰辛,知道一些苦为甜先的道理。生活如此,学习也如此。明白了这一点,对你们的未来会有益的。
    几个男孩含含糊糊地点着头。
    柏凌木搬家后的第三天,班上出现了一件怪事。
    下午预备铃刚响,柏凌木领着一个青年走进了教室。峥一愣,那不是抢劫贼水蝮吗?他来我们班干什么?峥望了一下楠。楠正诧异地瞪大着眼睛。翔、龙、腾、虎,还有陶宝贝几个也在下边嘀咕起来。
    柏凌木拍了下手,示意大家静一静。嚷嚷声果然停了。柏凌木指着水蝮说:有些同学可能认识这一位,我就不多介绍了。下面请水蝮向同学们道歉。
    没有人鼓掌。
    水蝮走上讲台,直截了当地说开了:对不起同学们,我今天是专门回来向大家道歉和谢罪的。因为过去我抢过咱们班几个同学的书包,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情,也扰乱了社会治安。那时候自己还没有工作,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就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经过柏老师的教育,我深刻认识到了过去的罪孽,因此大着胆子回到母校,来咱们班级。我也不记得都抢过谁的书包,可能有三四个吧,我把抢过的钱也带来还给大家。另外,韩峥丢的跑狼,虽然不是我偷的,她们把车子转给了我,我也一并赔上。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又说:这是三千块,我交给柏老师。你们谁丢多少找柏老师去领。还清这个债,请大家不要恨我了,我还想和同学们交朋友,谢谢。
    水蝮讲话停止,教室里一片寂静。
    柏凌木接上水蝮的话说:水蝮同学说得很诚恳,我也不再解释了,凡是过去丢过钱的同学下去找我登记领钱。
    教室里仍然没有动静。直到水蝮离开教室,龙在后边才大喊了一声:我靠!
    峥心里好激动好高兴,从柏凌木办公室出来,便想约他的几个弟兄出去玩。他领回了一千元。那滚烫的一千元把他的脸都烧红了,像春天花园里盛开着的牡丹花。
    龙和翔也领到了钱,他俩是在初一被水蝮抢的。他们自然也兴奋异常。
    请客,请客,这次我请客。翔说。
    我得用这笔钱办一件大事。一向经济拮据的龙说。
    峥对龙不屑一顾,说:根本没指望你那一瓢水,星期天我请大家去泡澡,怎么样?
    我呢?楠问峥。
    请你看电影,去不去?峥小声问。
    凭啥不去?看《神话》,谁赖是小狗。楠将峥。可是,我仍然为你们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峥不解。
    水蝮那么好?抢走的东西再还给你们,没听说过。楠质疑。
    柏老师不是教育他了吗?那天我去龙潭峪蹦极,看见柏老师和水蝮在一起,谈的好像就是这件事。
    可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像演戏一样。楠继续说。
    奇怪啥?人都是可以改变的嘛!柏老师经常这么说。峥坚持。
    狗改不了吃屎,大家还是得当心点。
    管他呢,反正钱已经还给咱了。
    记着,什么时间看电影吧!楠重复了一遍。
    明媚春光里,一群中学生鸟儿似地蹦着唱着。
    升腾着氤氲雾霭的浴池比教室内还闷,尽管一扇窗户开着,那污浊的空气中仍散发着臭味。浴池里并排两个热水池,大池子水温,小池子水烫。几个男孩子怕热,野鸭子似地扑通跳进了大池子。
    泡澡的人不多,除了峥、龙、翔、腾、虎,还有两人。一个老头,背佝偻着,松垮垮的肌肉包裹着那副嶙峋的骨架;一个中年,胖鼓鼓的肚子好像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只热气球。大池子边沿蹲着四个搓背的汉子,一个个像刚刚下到河湾里还没有放入水里的鱼鹰,焦急地盯着水面上的动静。搓一个背两元,他们盯的是人民币呀!
    峥在大池子里泡了一阵,站起来想坐在池沿上搓脚,一低头,忽然发现下面那个小东西两旁多出了几根黑茸茸的毛毛。他吓了一跳,赶紧缩进了水里。抬头看那几个伙伴,朦朦胧胧中,肌肤光洁的躯体浸泡在水中,宛若一条条刚出生的小白龙。
    峥又把目光转向那汉子和那老人。那汉子由于肚子大,把下边那片黑遮掩了大半,只留下横横的一绺,好像时尚男子特意留下的一字胡。老人却不同了。由于瘦得出奇,本就没有弹性的肌肤往骨架里陷着,把骨骼撑得格外凸出,黑糊糊下垂着的阴毛,猛然看去,很像外国人的大胡子。峥心里一阵惊讶,那地方怎么那么丑陋哇!他过去洗澡一直在家里,自个洗,冲洗。虽说韩冲偶然也给他搓背,可峥从未注意过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男孩神圣的伊甸园,伊甸园里有茂密的森林、丘陵和高地。
    看了一阵,峥忽觉心里不安起来,仿佛偷看了别人的什么秘密。是秘密,不然,他为何怕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呢?该搓背了,峥不好意思站起来,依旧浸在水中撩着搓着,撩得水哗啦哗啦响。
    龙和虎已经钻出水面。那赤裸裸的躯体往浴池沿上一摆,搓背人便开始忙活起来。毕竟人小肉嫩,搓背人刚搓了两下龙便叫了起来:哎呀,疼,轻点不行吗!搓背人果真轻轻搓了。搓了一阵,龙又喊:怎么没有灰呀?搓背人说你不让用劲能搓下来灰吗?龙不吱声,由他用劲搓,果然灰就滑落到了他的腿上。可龙心中好像憋着一口气,等他翻过身时,孬点子便产生了。这时,搓背人正搓着龙的屁股。龙憋足一口气,炸雷般地放了个响屁,崩得搓背人忙躲在一边捂嘴巴,一只手却啪一下打在龙的屁股上,气汹汹地说:你这球孩儿!龙在心里咯咯地笑,翔和虎也笑起来。
    轮到峥搓背时,龙、翔、腾、虎已经搓罢洗头去了。
    泡完澡的男孩在床上蹦达,有人已穿上了短裤,有的仍光着屁股,那小东西左右晃荡着,喝醉酒似的。
    咱们打扑克吧!已经穿好短裤的峥说。
    打就打,反正出去也没啥事。翔响应。
    几个男孩围在一起,龙还学着大人的样子要了一壶花茶,几个人美滋滋地品着,开始干挤老鳖,挤住谁谁得学狗爬。
    污浊的环境并没有影响孩子们的兴趣,男孩们干着,说着,乐着,沸腾得胜过浴池里的水。
    峥第一次和楠看电影,同桌坐了一年多的他心里却突突跳起来。他不明白该不该和楠看电影,却又盼着要同楠看。他本想只是请客的。在他资助猇上学和抓偷车贼两件事上,楠都给他帮了大忙,尤其抓窦欢欢,楠几乎牺牲了她的吉安特,主意也是楠出的。只是后来,功劳落在了峥的头上,好像峥成了维护社会治安的大英雄。捐助猇上学以后,校长在大会上表彰了峥。峥成了踏踏米中学有影响的人物。连那些一向啃书本的书呆子们也向着峥靠拢了。然而,峥只是喜欢他的几个朋友,只想同龙、翔、腾、虎几个玩,还有楠,还有陶宝贝。请楠看电影,他是还愿也是报恩。他还可以叫上陶宝贝,楠完全同意的。不知怎么,峥没叫,楠也没让叫。独独的,两个人就去了。
    看见楠过来,早买好票的峥向她招了一下手,晃着手中的票。
    楠朝他笑笑,蝴蝶似地飞了过去。
    验票,进屋,峥又在零售部买了瓜子、巧克力、绿茶和口香糖。楠爱嚼口香糖。
    本来,本来峥想,看电影时要和楠说好多好多话,聊聊班里的情况,聊聊期中考试,还可以畅想畅想未来。然而,一走进影院,坐在座位上,嗑着瓜子或嚼着口香糖巧克力时,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说了。
    两个人都在默默地看着。荧幕上的打打杀杀,黑暗光明里的爱恨情仇搅得两个少年眼花缭乱。《神话》真是神话,峥看不懂,楠也看不懂,可两个人仍在看着,谁也不说离开。直到电影结束,峥和楠同观众一起涌出来,峥才问了一句:
    楠你觉得怎么样啊?
    楠摇摇头说:
    峥你送我回家吧,天太晚了。
    峥送楠回家。
    吉安特和美利达并行。
    路上,楠和峥依旧什么也没说。
    峥好想给楠写一封信。写什么呢?峥不知道。楠和峥是同桌,每天坐在一起听课,做作业,说话,捣乱,有时楠还碰峥。峥以为楠肯定有好多话要同他说。可楠没说。峥也没说。
    楠在想什么?
    峥忽然又想到了过去的梦,准确地说,是四个月前的梦。自从峥跟着爸去看过医生,那样的梦就很少做了。可那样的梦很美,也很累人。没有了梦,峥的心理负担轻了,然而他仍想着楠。
    楠想过峥吗?
    峥不知道。懵懵懂懂里,楠笑靥靥地面对着峥,和他谈作业,和他说笑,有时也争执。可是,可是为什么这晚上她一句话不说呢?只是为了看电影?峥糊涂了。
    他仍然想给楠写信。
    韩冲和罗氓早睡了,峥还在桌前坐着。节能灯很亮,照得春夜寒峭峭的。峥拿出纸和笔,开始给楠写信。然而,悬在空中的笔尖墨水已经凝结,他仍没有写出一句话。眼看着电子闹钟要跳过零点,峥有点急了,随便在纸上画了起来。
    楠:
    我想给你写信,可又不知道要写什么,也许什么都不该写。
    你让我请客看电影,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呢?是电影不好看,还是生我的气了?一路上我的心里很乱。楠,明天跟我说话吗?
    夜十二点了,我还不想睡,肯定也睡不着。
    祝你做个好梦!
    峥
    胡乱写了几句,峥真个什么也写不出了,便收了笔,看看,想笑,还是折起来装进了书包。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