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六)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3:53 点击:2430

  核心提示:16、反应堆和化学式很少提前起床的峥居然起了个大早,仓促地洗漱吧,连早饭也没吃,匆匆忙忙骑着车走了。三月的清晨凉意还浓,峥仍是闪电般地骑着。他要迅速赶到学校,赶到楠没进校之前,把那封信塞进楠的桌斗里。他本打算直接把信交给楠的,怕楠不接受当场扔掉或是撕毁,那样他多没面子呀!峥飞驰到踏踏米中学,大门刚打...
    16、反应堆和化学式
    很少提前起床的峥居然起了个大早,仓促地洗漱吧,连早饭也没吃,匆匆忙忙骑着车走了。
    三月的清晨凉意还浓,峥仍是闪电般地骑着。他要迅速赶到学校,赶到楠没进校之前,把那封信塞进楠的桌斗里。他本打算直接把信交给楠的,怕楠不接受当场扔掉或是撕毁,那样他多没面子呀!
    峥飞驰到踏踏米中学,大门刚打开,稀稀拉拉的早到者正在进校。他把美利达推进车子棚,存妥,落锁,然后匆匆忙忙走进教室。教室里空落落的,峥这天第一个进教室。他把书包放在桌上,朝教室外瞄了一眼,见没有人,迅速掏出折叠好的那封信塞进了楠的桌斗。
    坐在座位上,峥的心却忐忑起来。楠进来突然发现了呢?发现后挥扬着嚷嚷起来呢?他能坐在那里看热闹遭尴尬?不能,绝对不能。峥是谁呀,能受那份窝囊气?想着,他掏出一本书,拿着到楼下读书去了。
    预备铃拉响,满院的学生潮水般往教室涌。峥心情惴惴地走进教室。
    同学们已经着手晨读,“A B C D”和“之呼者也”交相混和,并发出阵阵杂乱无韵的吼喊,犹如火山爆发,海啸喷涌。那杂乱无韵的吼喊是一天学习的开始,是走向未来成功道路上的沥青水泥石块。学生们必须背着沥青水泥石块去铺自己的路,即使压驼了背,累咳出血。
    峥坐回自己的座位。
    楠在一旁坐着,朝他微微一笑,继续读她喜欢的A B C D。
    峥弯腰背起铺路的基石。他读的是语文,南朝吴均的《与朱元思书》。然而,文中那天下独绝的奇山异水、南国江山一点儿也激发不起他的兴趣,他的心在楠的身上。楠看到信了吗?楠在想什么?她为什么对我笑?一连串的为什么从峥的心底涌出。他想等楠说话,便故意把课文读得乱七八糟。
    泉水激石,泠泠泠泠响。好鸟相鸣,嘤嘤嘤嘤哭。蝉则千转无穷,猨就百叫不绝。
    (原文: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猨则百叫无绝。)
    终于,楠说话了:你不会好好读吗?
    峥低声问:看到信了吗?
    楠说:你知道我梦见什么了吗?
    不知道。
    我呀,梦见自己变成《神话》中的玉漱公主了。
    那我呢?
    你就是那个盗墓贼呀!
    峥撅起嘴。
    楠笑。
    峥决心在学习上超过楠。他本来就不笨,除英语稍差一些外,各科还都说得上可以,生物较好些。峥想让楠辅导他英语。
    条件!楠说。
    条件,什么条件?峥不懂。
    辅导能没条件吗?比如报酬呀什么的。楠补充。
    你当老师,条件你提。峥说。
    楠慢慢说出四个字:不—许—耍—赖。
    我,我赖吗?峥吃惊。
    你以为你是好人呢?楠说。小小年纪,就想吃葡萄,不怕酸掉你的大牙吗?
    峥明白了。楠是就他的那封信说的。可是,可是为什么让我请你看电影呢?峥不明白。
    看电影怎么了?同学之间不能在一起看电影吗?再说,那是你对我的酬谢呀!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还得好好学习。楠说:不学你的英语还是考不好,别整天异想天开。
    楠一直围绕峥的那封信,说得峥面红耳赤,再也不敢想入非非。看来,梦是假的,梦永远不能成真。楠还是峥的同桌、朋友,甚至还可以说成是“哥儿们”,楠不是峥梦中的牝或蘋。至此,峥恍然醒悟过来。
    恍然醒悟的峥潜心学习,不仅改掉了平常课堂课下话多随便,甚至还有点流皮的习惯,连星期天也很少外出了。是呀,都初二下学期了,再有一年考高中,学习若是一塌糊涂,他韩峥还怎么在朋友面前混呢!再说,水蝮改好了,路上安全了,他也不需要怕谁防谁抓谁了。他只需要学习,顺利进入高中,顺利考上大学。上大学可是韩家世世代代的期盼哪!
    峥准备把各科系统复习一遍,除了英语由楠帮助辅导外,其它各科一律自学。自学成才嘛!老师这么讲,电视上也这么说。当然,不会的问题他可以问,他有老师,他掏高价进的踏踏米中学,不问白不问。韩冲也是这么说的,不会找老师问嘛!咱交那么多钱嘛!钱能通神,老师们对峥的印象还都不坏,找谁问谁都会认真解答,况且老师都喜欢爱问的学生。峥打定了主意。
    上午复习语数外,下午复习理化生。不知怎么搞的,复习化学时峥突然遇到了一系列问题。他也喜欢化学,他还想制造化学武器哩!生物、化学,本就相通嘛!可他的化学不好,顶多也就是中上等,还是占了班主任的便宜。班主任是教育领域最小的官,可他有震慑力,同学们都怕他。所以班主任担哪班的什么课,哪班的什么课就占优势。这也是权力。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问题呢?朦朦胧胧中,他似乎都会,又似乎都说不清,好像电视上经常报道的提取铀原料的反应堆一样,大部分人都知道,大部分人都说不清楚。反应堆是什么?反应堆是一大堆的分子式化学式。反应堆能提出铀原料,铀原料能生产核武器,核武器有强大杀伤力,强国用核武器吓人,弱国怕核武器。这就是反应堆,这就是化学式。化学,模糊人的专利。峥也被模糊了。
    被化学式模糊了的峥想到去找柏凌木,去他的新家找。刚搬过家,他肯定在。峥便向韩冲请假,说去找一下柏老师。
    韩冲正想去柏凌木家一趟,说说他的房产手续,听峥说找柏凌木,便说:刚好,我也要找柏老师,走吧,咱一块儿去他家看看。同峥一块儿去了盘古花园。
    柏凌木星期天没去神农餐馆,刚搬过家,很多东西还没置齐,有些物件还需重新摆放,比如那一大堆化学仪器。柏凌木自购了不少化学仪器。他爱在家里做实验。他有自己的实验室。
    柏凌木的实验室不大,一间房子,摆了几张条桌、柜子,各种器皿摆放得错落有致,紊而不乱。除外,还有一只铁笼子,笼子里养了两只小白鼠。柏凌木喜欢鼠,松鼠、家鼠、白鼠,他都喜欢。有时,他也把小白鼠放出来,放在一架自制的滑轮上,小白鼠蹬着轮子跑,甚是可爱。
    韩冲按响柏凌木的家门时,柏凌木正在逗小白鼠。那小白鼠在笼子里上蹿下跳的,兴奋极了。听见是韩冲父子,柏凌木忙将笼子往一边放了放,这才开门:你们爷儿俩呀,进来,进来!
    峥跟着韩冲进屋坐下。
    柏凌木忙着给韩冲父子倒磁化水。他家里摆着一台磁化机。
    韩冲说:柏老师你别忙,韩峥找你问题,我跟着过来说说房子手续。
    柏凌木同韩冲谈房子问题。峥坐在一边听。他听不懂。什么居住权呀,所有权呀,土地证呀,使用年限呀,峥一听头就大。买房就买房呗,干吗还那么麻烦呢?峥把买房当做去商场买东西,交钱拿货,多简单的事!
    听不懂房产问题的峥一眼便看见了放在墙隅的小白鼠笼子。峥也喜欢小白鼠。于是站起来走过去,蹲在笼子边观赏笼子里的小白鼠。那两只小白鼠也不怕人,仍旧在笼子里蹿着蹦着扭着,好像在跳迪士高。一只小白鼠蹦了一阵还摇摆起来,晃晃荡荡的,宛若喝醉了酒,好似吃了毒品摇头丸的舞女郎。好玩儿,好玩儿。峥笑起来,伸出手触摸小白鼠。那只小白鼠居然站立起来,两只前爪拉住了峥的手指头。
    峥的心里痒痒的。他多想拥有一只这么漂亮活泼有趣的小白鼠哇!
    柏凌木同韩冲谈完了事,喊韩峥过去给他讲题。他讲得很细,峥听得很认真。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
    韩冲在一边坐陪。他为柏凌木的认真执着而感动,也为儿子碰上这样负责的老师而欣慰。
    讲完了题,柏凌木说:这学期韩峥知道学习了,是好现象,不过一定要坚持下去。
    韩冲望着韩峥说:记住老师的话,别玩起来没完没了的。
    峥说忘不了,我都进入十六岁了,还把我当小孩子呀!
    峥也想买一只小白鼠。
    韩冲说:进入十六岁了,还玩老鼠哇!
    峥说:我哪是玩呀,我是观察,懂吗?柏老师还养小白鼠哪!再说,养小白鼠也是为学好生物嘛!
    韩冲依了峥,买回来两只小白鼠,自然还买了关鼠的笼子。
    晚上,峥便逗起了小白鼠。可是,那两只小白鼠好像待嫁的新娘,要么羞赧赧地趴着一动不动,要么贼眉鼠眼地绕着笼子兜圈子,一点儿也不像柏凌木养的小白鼠。
    峥想,可能小白鼠认生吧,养几天肯定会好起来。然而他足足养了一周,小白鼠仍是那么死气沉沉的,一点儿也不可爱,不好玩儿。那么,柏老师的小白鼠为啥那么活泼那么爱蹦那么乖巧呢?肯定是自己不会养。想着,峥又找到了柏凌木。
    柏凌木在他的办公室,见峥喊报告进屋便问:又遇到什么问题了?
    峥说:嗯,有关小白鼠的问题。我也买了两只小白鼠,可怎么也不像你那两只小白鼠爱蹦活泼好玩儿。我想请教一下,怎样才能把小白鼠训化得像你们家的小白鼠那样。
    柏凌木说:小白鼠就是小白鼠,你那是错觉,初看我的小白鼠,好像很活泼,很可爱,其实跟你的小白鼠完全一样。
    峥不信。
    不信你再去看看嘛!
    峥果然又去柏凌木家看了,而且还拉上了龙。令他失望的是,那两只小白鼠的确跟他的小白鼠一样,贼眉鼠眼而且还懒慵慵地在笼子里绕着,好像刚刚干完一件什么坏事怕撞上熟人难堪似的。
    怎么回事?柏老师把小白鼠换了?峥想着气愤地说:回去我就把小白鼠送人,耽误十来天学习,也没把它训化!
    柏凌木又说了一句:记着,鼠就是鼠。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