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十七)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3:22 点击:2071

  核心提示:17、阴 谋峥将小白鼠连同笼子送给了龙。龙欣喜若狂,认真细心地饲养起来。这天下午,学校组织校外活动,龙带上了他的小白鼠。活动结束,龙说:峥我请你喝椰汁吧,总让你请客,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峥说喝就喝,两只小白鼠还换不住你一杯椰汁?龙傻笑说:去椰林寨吧,离这儿近。峥说好。椰林寨在天地广场对面。去椰林寨,...
    17、阴 谋
    峥将小白鼠连同笼子送给了龙。
    龙欣喜若狂,认真细心地饲养起来。
    这天下午,学校组织校外活动,龙带上了他的小白鼠。活动结束,龙说:峥我请你喝椰汁吧,总让你请客,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峥说喝就喝,两只小白鼠还换不住你一杯椰汁?
    龙傻笑说:去椰林寨吧,离这儿近。
    峥说好。
    椰林寨在天地广场对面。去椰林寨,必须经过天地广场。天地广场很大,很美。纳天地之正气,聚万物之精华。桥廊亭榭,松竹梅兰(广玉兰),把广场点缀装扮得意气风发,生机盎然。下午是广场的全开放时间,于是便有不少流动商贩蜂拥而至,签名设计的、卖旧书旧报的、卖雪糕糖葫芦的、耍猴的、算卦的,一股脑涌向广场。广场上人多,人多才能生财。
    峥和龙径直穿越广场,没走多久,便碰上一大群拥挤的人。男孩子爱看稀奇,两人不约而同地凑上前观看,原来是两个卖艺的。卖艺人正在表演一项绝技——耳朵上吊摩托。此刻,一个中年汉子站在场子中央,上身赤膊袒胸,下身穿一条宽松的功夫裤,满脸的肌肉鼓囊囊的,两腮中好像含了两枚鸡蛋。一个少年往那汉子右耳朵上绑一根钢丝,钢丝下端交叉缠绕着一辆日本铃木。那汉子见绳索绑好,双腿马步站定,深吸一口气,浑身的肌肉便鼓胀起来。随着功夫的酝酿,他把头偏向左侧,喊声“起”,随着身子的直立,那摩托渐渐吊离了地面。顿时,看客们掌声四起。峥和龙也鼓掌。还有人“噢噢”地喊叫。接下来,那少年拿着一只小盆子转着圈收钱,于是人们一轰而散。峥不忍心离开,掏出两枚钢币扔进那少年的盆中。
    耳朵上怎么吊起一辆摩托呢?离开那卖艺人一段距离了,龙还沉浸在那汉子的特技上。
    这就叫功夫。峥说。我们要有功夫,水蝮还敢抢咱们?
    龙说,水蝮真的改了?这学期没听说有人被抢。
    小同学,来来,过来看看。
    峥和龙说着走着,却被蹲在一边的一个老人喊住了。那老人是驼背,佝偻着腰,长长的瘦削的脸上干巴巴的,看不出一点儿血色。他跟前铺着报纸样大小的一块白布,上面用黑漆印着一个阴阳鱼,下面是一组代表着天地乾坤的卦相符号。白布下角,摆着几枚明光光的新一角硬币。
    峥和龙走过去。
    龙问:干什么?
    峥说,算卦的,咱们走吧!
    谁知那老人却拉住了峥。小同学你坐下,我给你看看,来来。
    峥不坐,说我不看,你那是迷信。
    老人继续说,迷信不迷信,你今天肯定会遇到好事。
    峥不信,说,什么好事?龙请我去喝椰汁。说罢推着龙转身离去。
    峥忽然觉得这个老人很面熟,认真想,却又想不起来,问龙:你见过这个算卦的吗?
    龙说没。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哦!想起来了,那天在龙泉池,这老头也在那儿泡澡,瘦骨嶙峋的。就是他。他还会算卦呀,呵呵!
    峥和龙说笑着向椰林寨走去。
    椰林寨并非海南岛的寨子,而是一家装饰得颇有海南风情的休闲驿站,主营椰汁,兼营甜品、快餐、咖啡、奶茶之类。店面虽说不大,由于品种多,花样新,诱得那帮青男红女成群涌来。现在的年轻人,吃的是档次,喝的是品位,穿的是牌子,用的是时尚。休闲驿站老板正是抓住年轻人的这一心理,从海南招聘来两个黎族姑娘,从《红色娘子军》中抠下来一个美丽的名字,从水果市场批来一大堆卖不掉的椰子,敲锣打鼓开起张来。
    椰林寨的生意不错,十几张餐台经常爆满。峥和龙来到椰林寨时,已经没有空闲的餐台了。峥和龙不喜欢同别人扎堆,便站在吧台前面等,忽然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二人的眼帘。水蝮,那不是水蝮吗?水蝮正坐在一张餐台前慢悠悠地吐着烟圈。
    水蝮也看见了峥和龙,忙站起走过去:哎唷,两位学弟呀,怎么想起到椰林寨来了?来来,坐那边。好久不见,今天我请客。说着推峥和龙到餐台前就坐,推得龙手中的铁丝笼子直晃荡。
    峥有点措手不及,连跟龙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被按在了座位上。站起来走吧,没有理由,且没有面子;坐着吧,跟水蝮这种人坐在一起,自己成什么人了?看看龙,龙也惶恐不安地坐在那里。
    水蝮已招呼黎族小姐过来报单,笑着问峥和龙:两位喝点什么?
    龙看着峥,谁也不说话。
    水蝮又说:要不都喝椰汁吧!再要几个小菜。于是点了几个小菜,然后对峥说:那次回学校,没来及同你们聊,今天咱们好好聊聊。
    峥仍然不知道该不该坐着,故作生气地说:聊什么聊,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水蝮咂着嘴巴:你看,你看,说哪儿去了,都是同学嘛,对不对?
    谁跟你同学?龙顶了一句,低头逗笼子里的小白鼠。
    水蝮没再反驳,只是随便说了句:我都去学校负荆请罪了,还生气呀?
    峥不理水蝮,站起来说:我去一下洗手间。便走了。
    龙是个乖觉儿,一看峥去了洗手间,跟着站起来说:我也去尿一泡。将小白鼠笼子往餐台上一放,去了。
    峥和龙在洗手间相会。
    怎么办,吃水蝮这顿请不吃?
    我也不知道,看见水蝮挺恶心的。
    峥说:过去的水蝮的确令人厌恶,现在的水蝮呢?真的变成好人了?
    龙说:从这学期的安全看,从水蝮去学校赔罪还钱看,他是在改变自己,可我就觉得他不是好人。
    峥说:如果他没有恶意,喝他一杯椰汁也无所谓,再说,也给你省了不是?
    龙憨厚地笑笑:你别说,那算卦老头还真看准了,这不是遇到好事了吗?
    这也叫好事呀?峥说。走吧,喝着再说。
    两个人一起又回到餐台,坐下,峥说: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水蝮说:没什么,我逗小白鼠玩儿了一会。
    峥和龙看小白鼠,两人一下子惊呆了。两只小白鼠欢蹦乱跳,吱吱叫着,好像在唱歌,又好似在舞蹈,在蹦迪,时而还立起身子,仿佛在向围观者招手。龙听峥说过柏凌木的小白鼠会跳舞,他的小白鼠不也学会跳舞了吗?龙拍着手,惊奇地望着。
    峥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了一阵,突然觉得有什么蹊跷。这不跟柏凌木的两只小白鼠完全一样吗?他亲自买的小白鼠,亲自训养了十来天,因为它们不会跳舞、贼眉鼠眼、一点儿也不招人喜爱才送给龙的,怎么撒泡尿的工夫什么都会了?怪,怪!峥突然将小白鼠跟水蝮联系了起来。水蝮变了,小白鼠也变了?这是真的吗?小白鼠的确活活泼泼,蹦跳不已;水蝮的确文质彬彬地坐着,望着龙和峥。
    这养小白鼠呀,得有技巧。水蝮见峥和龙惊讶,忙接上话说。你得会养,你得摸透它们的脾气,就像知道人的喜怒哀乐一样。它高兴时,你逗它,它就会唱歌跳舞;它不高兴,你还要逗它,它只会发脾气。对不对?你们是怎么养小白鼠的?
    哇,养小白鼠还有这么多学问哪!龙吃惊。
    小姐将椰汁、小菜端上来,摆好,离开。水蝮说:来来,吃,喝,随便一点。
    几个人开始享用。
    喝着椰汁时,水蝮慨然说:
    说心里话,我也觉得同你们坐在一起不好意思,毕竟有过去的那些污点嘛!那时候,我没事干,闲着着急,又没钱花,才想起了那歪点子。觉得只要不杀人放火,抢个书包,贩几辆车子,也犯不了大罪,没想到会给同学们带来痛苦。后来,柏老师发现了,找我狠批了一通,又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有事情干了,这不不再做那事了吗?请二位学弟多多原谅,况且那时大家根本不认识吗?
    水蝮的一番话,说得峥心里动起来。是呀,谁没有个错呀!自己不也是毛病成堆吗?有错只要改。老师不是常这样讲吗?况且人家已经去学校道过歉了,而且又向同学们退还了钱,还凭什么理由记恨人家?吃喝了一阵,峥突然说:过去的事情不再提了,你已经改了,我们上学也安全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
    龙说:是的,是的,都是同学嘛,做那种事情多难堪哪!
    水蝮说:二位能原谅我,我很高兴,希望以后能成为朋友。今天不算请,抽空专门请两位。
    龙说:好,我们也请你。
    峥说:忘问了,你现在已经上班了?
    水蝮说:算吧,柏老师介绍我去了一家公司,跑着联系个业务什么的。
    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龙问。
    水蝮笑笑,说:钱多少无所谓,总算有事情干吧!改天,改天我请二位喝酒。
    我们不会喝酒。龙说。
    不会学嘛!水蝮打了个哈欠。要不跳舞也行。
    临起身时,水蝮让小姐拿来两盒德芙巧克力,说是送给两位朋友的,算个见面礼。
    峥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不行,不行,怎么能收你的礼物呢?
    水蝮坚持要送,说不收就不够意思啦,朋友嘛,什么你的我的啦!收下,一定要收下!
    峥和龙无奈,只好收下,然后各自回府。
    小白鼠在铁笼子里困顿起来,好像疯够了玩累了的孩子,一回到家便想上床睡觉一样。
    夜,春夜。闪烁着的街灯,飞速行驶的车辆。朦胧的夜幕中,还有沉醉着的人。
    韩家向来以儿子为中心,峥不回来,饭做好等着,除非韩冲有事,急急吃罢先走。罗氓是从不自己先吃的,她得等儿子回来。儿子,是韩家的希望啊!罗氓在厨房忙活,韩冲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看着《焦点访谈》结束,时针指向夜八点,摆上桌的饭菜都凉了,峥还没有回来。罗氓出来说,要不你先吃吧,别等他了,说不定又有啥事给绊了。韩冲说再等会儿吧,反正晚上也没事。
    夫妻俩正说着,峥开门进屋,手里提着一盒巧克力。
    罗氓一看来气了,说你会不会打个电话呀,逛商场逛到现在,饭菜早凉了,你不吃别人也不吃啦?
    峥把巧克力盒放在餐桌上,说:谁逛商场了?水蝮请我和龙去喝椰汁了。
    水蝮,哪个水蝮?韩冲问。
    就是过去经常抢包的那个水蝮嘛!
    啊,他请你们,你们也去呀?他是什么人?小偷,贼!你这孩子,是不是变坏了?罗氓站在一旁炮轰。
    什么呀!人家已经改了嘛!峥不服。
    韩冲说:先别激动,峥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峥把水蝮到学校请罪、归还学生钱财以及偶然相遇非要请喝椰汁、送巧克力一并谈了。还说,爸你忘了吗?去年元旦咱俩去龙潭峪蹦极,中午吃饭时不是碰上水蝮和柏老师在一起吗?就是柏老师把水蝮教育转化过来的,他还给水蝮介绍了工作。
    韩冲没说话,一边听一边拿起那盒巧克力翻看,好像那盒巧克力内藏着什么阴谋,正面反面里面外面,直到韩峥说完,他还在认真观察着。
    他什么时候把巧克力送给你们的?韩冲问。
    喝罢椰汁要走的时候。
    从哪儿拿来的巧克力?
    椰林寨的吧台里,小姐送过去的。
    哦!韩冲舒了口气,说:或许这巧克力没什么问题,不过先别吃。像水蝮那样的贼,突然变好了,突然送你们巧克力,不可不防啊!万一里面下的有毒呢?
    峥吓了一跳说:我们不要,他硬送的。我给龙打个电话,叫他也别吃。
    峥立即给龙拨了电话。
    这餐晚饭,吃得很沉重。韩冲一直在思考着什么。峥也不说话,低着头只管吃。罗氓说:看你们爷儿俩,都成哑巴了是吧?
    韩冲这才说:峥你记着,鼠就是鼠,狼就是狼,鼠要偷盗,狼要吃人。你不是没听说过人质事件。韩冲考虑的是人质敲诈。
    峥笑了,笑着说:爸,没那么严重吧!
    韩冲找人对那盒巧克力进行了化验,结果正常,符合食品卫生标准。
    峥乐呵呵地说:我说嘛,大惊小怪的!
    韩冲警告说:不管怎么说,你们以后不能跟水蝮那种人来往!我就不相信,狼也会变好?
    爸,你这就不对了。峥说。老师经常说,错误总是难免的,人是可以改变的,不然,还要学校干什么?水蝮负罪还债,弃恶从善,还把人家当坏人,也太不公平了吧!
    罗氓走过来说:你们这些孩子呀,幼稚!等吃了亏就长记性了。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峥,你说水蝮把抢的钱还了,那钱呢?
    峥吞吞吐吐起来:钱我不是,都,都花了吗?也没花完,还有几百元在卡上存着。
    你呀,别花钱流水似的。罗氓又开始唠叨起来。也没见你买啥,老见你要钱,那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峥不愿意了,嘟囔道:哪儿老要钱了,你问我爸嘛!
    韩冲又和起了稀泥:算了,算了,一点小钱,以后注意就是。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