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十二)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0:33 点击:2172

  核心提示:22、惩 罚经过深思熟虑的韩冲决定对峥进行惩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从不知道什么是苦的孩子,借以促其戒掉毒瘾。不料同妻子商量时,一下被罗氓否决了。你是疯了吧?大热天让他去工地搬砖,不怕累出个什么病呀?就是要让他吃点苦嘛!韩冲说。任务压给他,搬完搬不完到时候再说,有事了,他就不致于烦躁了。咱俩先说好,谁也...
    22、惩 罚
    经过深思熟虑的韩冲决定对峥进行惩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从不知道什么是苦的孩子,借以促其戒掉毒瘾。不料同妻子商量时,一下被罗氓否决了。
    你是疯了吧?大热天让他去工地搬砖,不怕累出个什么病呀?
    就是要让他吃点苦嘛!韩冲说。任务压给他,搬完搬不完到时候再说,有事了,他就不致于烦躁了。咱俩先说好,谁也不许护他,不然,他还真难戒掉毒瘾。
    罗氓无奈,依了韩冲。
    韩冲叫来峥说:虽说事情过去了十几天,但并没有结束。你不是偶尔还感到焦躁吗?为了帮助你彻底戒掉毒瘾,我决定对你实施惩罚,措施就是将金海滩工地西边那三十丁砖搬到施工区,要求一个月完成,而且不准使用任何搬运工具,也不准让工人帮忙。记着,这可是一项艰苦的劳动,也是一次磨练意志的机会,搬完那些砖,时间耗过去了,焦躁也就没有了。
    听说搬砖,峥来了劲,拍着胸脯子说:爸你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韩冲又说:那可是三十丁砖,六千块,搬到施工区,最短距离一百米,你要有思想准备。
    没问题,不就是搬砖嘛!
    还有个条件。韩冲说。一个月内按要求搬完,我按搬运工最高标准支付你工资,作为你下学期的全部费用,完不成任务,一切免谈。
    说到这儿,峥似乎预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已经把大话说出去了,只好应诺。
    七月,流火的季节。
    流火的季节里,峥跟着韩冲来到了工地。韩冲先找工地负责人做了安排,然后领峥检点了砖场,说好一个月后他亲自来验收,丢下峥走了。工地负责人给峥领了手套和围裙,交代峥慢慢搬,别着急,也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峥愣怔了片刻,看看周围,工人们都在忙忙碌碌着,便不声不响地走向砖场。
    初生牛犊不怕虎。十五岁的男孩面对着那片红彤彤的机制砖头,脸上掠过一丝不屑。他开始搬砖,一下子码了八块。八块砖,峥轻轻搬了起来。
    从存砖处到施工区,最短距离一百米,中间隔着座大沙堆,还有一片瓦砾场。尽管如此,峥还是轻松地穿越了障碍,将砖搬到了施工区。放下,一看表,来回只用了三分多钟。峥笑了,区区三十丁砖,十天便能完成任务,哪用得了一个月呀!
    是的,按峥的计算,三分钟搬一趟,每小时可搬二十趟,一趟搬八块,一小时一百六十块,每天平均搬六小时,差不多近千了。六千块砖,一个星期就能搬完,除去休息时间,顶多也不过十天。
    峥很有信心。
    然而,峥只搬了五趟,五趟便感觉到了力气的不支。尤其搬着砖往施工区走时,两臂酸沉麻木,几次他都想中途扔掉。峥开始裁减数量,七块,六块,一直裁到五块。可那十几公斤重的硬梆梆的东西仍在他的怀里晃动着沉甸甸的脑袋,好像要向他提什么抗议。更恼人的是头上的烈日。毒辣辣的太阳晒得他的头皮直发胀,脸上的汗水扑哒哒滴落在砖块上,洇染得红彤彤的砖块犹如戏台上的小丑。他的眼里也流进了汗水,蜇得眼睛酸胀涩疼,可他无法去擦,因为怀中有沉甸甸的砖头。他只有慢慢地走着,咬着牙忍着,直到把砖放下,才能拿袖子拭一下眼角。他本是戴着手套的,可戴手套搬砖不方便,又加上天太热,搬了两趟就不戴了。峥的手上沾满了红艳艳的砖沫,被流下的汗水一浸,粘糊糊的,好像刚屠宰解剖过什么生灵。他想休息,坐在荫凉里或是电扇下。然而,工地上既无树木,又没有遮挡阳光的屏障,有的只是光秃秃的混凝土构架和那隆隆作响的机器的搅拌。峥脸上的笑消失了,没到中午,便提前下了班,回到家,一看见罗氓泪就涌了出来。
    罗氓说怎么累成这样啊,你不会悠着点搬吗?
    峥没有回答,重重坐在沙发上。
    罗氓拿毛巾给峥擦汗,说不想干算了,下午我跟你爸说,这才干了半天就累成这样,要是干到底,怕是连小命也得搭上。
    峥仍是没有搭腔,渐渐伸出他的手来。罗氓又是一吓,那细白柔嫩的双手被砖头磨得通红,中指根下的掌面上明显磨出了水汪汪的血泡。罗氓慌了,忙去里边拿出碘伏给峥涂抹,嘴里还埋怨着:你这孩子,就是犟筋,咋能磨成这样啊!不搬了,不搬了,下午咱不去搬了。
    谁知,峥有力地说了个“不”字。
    第一天,峥搬完了二百块砖。
    搬了二百块砖,峥已累得精疲力尽了。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家,洗了脸,喝了水,草草吃了点儿饭,便上床睡觉。那一夜,他睡得真香,不仅没有做梦,连身子也没翻。他的浑身有点疼,尤其那两只胳膊,被那二百块砖坠得酸酸的,沉沉的。好则,歇过一夜之后,浑身的酸疼尽皆消失。到底是年轻人哪!体力消耗快,恢复得也快。只是那磨出血泡的手,虽然罗氓给他涂了碘伏,仍没有消失的迹象。索性,峥又戴上了手套。
    他每次搬五块砖,搬五块砖走一百多米,还要越过那丘陵似的沙堆和瓦砾场。峥学会了沉着,搬着砖慢慢地走,累了停下来歇一会儿,上午搬二十趟,下午搬二十趟,一天四十趟,刚好搬完一丁砖。这样地,他一连坚持了五天。
    第六天上午,在金海滩工地负责搬运的猇的爸爸发现了峥,惊得眼球都凸出来了。他问峥:你在这儿搬砖干什么?
    峥说:假期没事,我爸让我到工地锻炼。
    猇的爸说:那怎么行?总经理的公子来工地上搬砖,这不是让师傅们拿竹竿敲我的脊梁骨吗?搬运是最重的力气活,怎么能让你干?不行,不行,你还是回家看书去吧!
    峥说:这是我爸给我的任务,让我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
    猇的爸说:要不这样,我找几个人,用车子一天就拉完了。
    不行,不行。峥说。那可不行。我爸有言在先,不准使用搬运工具,不准让工人帮助。
    那,那……猇的爸没词了,说你慢慢搬吧,悠着点劲,干这活急不得。
    末了,峥又问到了猇,问到了猇的学习。
    猇的爸说:猇现在非常用功,也懂事了。他怕假期在工地上影响学习,一放假就回老家学习去了。
    峥笑笑说:猇也长大了。
    峥给自己定了任务,每天超额搬完一丁砖,哪怕再累。不超额不行啊!韩冲给他三十天时间,决不能满打满算搬三十天,万一有个什么事的,完不成任务怎么办?他得提前搬完,哪怕提前一天也好。于是,峥慢慢给自己加压。到第十天,他竟搬了二百六十块。
    天依然很热,太阳毒辣辣地照着。峥的脸和胳膊晒得黑黝黝的,汗水一出,油光发亮。罗氓给峥买了一顶大草帽。可那草帽太大,戴在头上,不是被风吹掉,就是耷拉下来遮住了眼睛。峥不戴草帽了。那么多工人都头顶烈日,自己就不能晒晒太阳?
    那天闷热,却没有太阳,天阴了。峥打算多搬几趟,可到了中午,突然下起雨来。雨下得很大,地上一会儿便流成了河。峥怕误工,冒着雨搬。那哗啦啦的雨帘蜇得他睁不开眼睛,没搬两趟,不仅成了泥猴,还差点连人带砖摔倒。他不得不暂时停工。不料,那雨一连下了三天。雨刚停歇,峥迅速赶到了工地。由于雨水的浸蚀,湿漉漉的地面一踩上去就变成了泥泞。峥的凉鞋带拽断了,索性赤着脚搬。那沙堆还好,软酥酥的,可瓦砾场就不行了,被雨水冲刷得明光光的瓦片砖块硌得峥呲牙咧嘴,尽管小心翼翼,脚上还是被瓦片划破了一道口子。无奈,只好再次歇工。
    等到天晴日出,地硬路礘,峥已经耽误了将近五天。五天,可是一千多块砖哪!他本打算提前完成任务的,这一耽误,别说提前,连按时也没有了一丝保证。时间一晃过去半个多月,盘点存货,还有将近十八丁砖。怎么办?峥有点犯愁了。
    龙在工地上找到了峥。
    动辄心情烦躁的龙在家里老老实实待了几天,几天便待不下去了。他不想做作业,仍想着跟峥找地方去玩。峥关闭了所有通讯工具,自然也不和龙主动联系。无奈,十几天后,龙骑车去了峥的家里。
    罗氓对龙说,峥在工地接受他爸的惩罚,你去看看吧!
    龙果真去了工地。当他看到晒得黑黢黢的峥搬着砖步履于沙堆之上时,着着实实吃了一惊。龙说峥你怎么干起这种活了,受罚也不能让你搬砖呢!
    峥指了指存砖处那一片砖丁,说我已经搬了半个多月,看,那一大片都搬完了。
    龙说,这么多砖,要搬到什么时候哇,你就不着急吗?
    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着急了。
    真的?龙瞪着眼问:你一点儿烦躁也没有了?
    真的。峥说。要说烦躁就是怕到时候搬不完砖。
    我帮你搬。龙说着,搬起一撂砖跟着峥走。
    峥欲阻止龙,想了想,罢了,让他搬吧!龙这混蛋,也应该受惩罚。
    可是,龙只搬了两趟,便坐在地上不想干了。
    峥说搬,陪着我搬。拉起龙,向砖场走去。
    那天起,龙坚持跟峥一起搬砖。又过了两天,翔、腾、虎也赶到工地搬砖来了。他们是从龙那儿得到消息的。峥不让他们搬,可谁也不听。翔说峥你不够朋友,俗话说朋友之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遇到这么大的麻烦,连个招呼也不打,以后还弟兄不弟兄了?腾和虎也埋怨峥。
    几个男孩帮峥搬了一天,一天搬掉了四丁砖。晚上,峥破例又请了客。峥说,我本来不打算再请客了,弟兄们这么辛苦帮我,还得再撮一顿。他们去了一家再简单不过的餐馆,吃了小菜和热干面。因天热,还喝了冰豆茶。虽是简简单单,几个男孩吃得很兴奋。翔和虎还敲着盘子唱起了歌。
    存砖处只剩下最后一丁砖时,离韩冲规定的验收日期还有三天。那天,峥不想去得太早,于是背着床多懒了一会儿。将近一个月的艰苦劳动,他学会了休息,学会了充分利用时间。他知道了什么是生命的价值,也懂得了父母所付出的艰辛。那是六千块砖换取的智慧。他虽然被太阳晒得黝黑黝黑,却健康得像一头雄壮的狮子。峥想多睡一会儿。他太需要睡眠了。白天在工地搬砖,晚上回家做作业,做暑假中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哪还有时间贪玩、有时间想别的事情啊!他想痛痛快快睡上一天,可任务还没完成,还有最后一丁砖,还有中学生们不愿做又不得不做的暑假作业。砖没问题,一天就搬完了。作业呢?峥开始盘算暑假最后的几天时间。起床,不能睡懒觉了。想到作业想到任务的峥霍一下从床上跃起。他要马上赶到工地,完成最后那艰巨的任务。
    太阳逐渐爬上头顶,照得人身上热烘烘的。匆匆赶到工地的峥放好车,径直走向存砖场。猛抬眼,一个姑娘搬着几块砖向他走来。
    楠,怎么是你呀!峥惊讶。
    怎么,我就不兴来帮你呀?楠笑说。昨天才听龙说,今天一早赶来,不帮你搬几块砖,怎么体会惩罚的滋味呢?
    峥笑了,说我这不叫惩罚,叫锻炼。
    楠说对,叫锻炼,我也锻炼一下行吧?
    不行。我不想再劳驾别人了。我老爸一开始便对我约法三章,别人搬砖是不算数的。再说,只剩这些了。
    你又欺负我是吧?楠说。龙、翔他们可以搬,我怎么不行?
    不是,你看这搬砖太脏,你的衣服都……
    楠朝峥莞尔一笑,搬着砖走过去。
    韩冲如期对峥的工程进行了验收。
    峥说:我是两天前搬完的,我的同学帮我搬了五丁,我不让,他们非要搬。
    韩冲说:我只说不让工人帮你,没说不让同学帮。大家愿帮你,说明你还有点人缘。遇到困难如果没一个朋友帮助,这人就完了。
    峥说:咳,早说呀,早说早搬完了。
    韩冲说:好,你终于干完了一件大事,我也按说过的给你兑现,工资让你妈给你存到卡上。记着,下学期你花的可是你挣的工钱。
    峥明白似的说:我会珍惜自己的血汗。
    那天,韩冲领峥去吃了西餐,逛了公园,还游了泳。直玩到华灯初放才回到家里。
    家里,罗氓又备好了一席晚宴,那是为峥庆功的。
    那晚,峥又失眠了。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