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十三)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10:00 点击:2160

  核心提示:23、阴影难消踏踏米中学校内的桂花施放出最甜最美的馨香时,峥升入了三年级。班主任还是柏凌木,同学们也大多是老面孔,除了几个转来的新生。柏凌木重新排了座位。楠和峥被一张课桌分开。楠坐前排,峥坐后排。坐前排的楠依旧可以回过头看峥。楠看峥时,峥对着楠笑。他只能笑。他还敢对楠有丝毫奢望吗?虽说楠原谅了峥,又...
    23、阴影难消
    踏踏米中学校内的桂花施放出最甜最美的馨香时,峥升入了三年级。班主任还是柏凌木,同学们也大多是老面孔,除了几个转来的新生。柏凌木重新排了座位。楠和峥被一张课桌分开。楠坐前排,峥坐后排。坐前排的楠依旧可以回过头看峥。
    楠看峥时,峥对着楠笑。他只能笑。他还敢对楠有丝毫奢望吗?虽说楠原谅了峥,又跑到工地帮助了峥,可楠那一记耳光时常在峥的大脑中浮游。他不敢有妄想,他只能把楠当做好朋友。对好朋友说话,向好朋友请教问题,偶尔,也买零食给好朋友吃。
    峥仍想讨好楠。
    楠说,你别讨好我,我也不同情你,咱们就保持这种关系,同学加朋友,你明白吗?
    峥说不明白,我这人特笨。
    你是小笼包子呀?不可爱装可爱。
    峥说,我还敢装啊,你不恨我就谢天谢地了。
    恨你。楠说。 you are very poor !(你真差劲!)
    峥佯笑,贱兮兮抛给楠一个眉眼。
    体育课,峥和翔打篮球。奔腾了一阵,两个人坐地休息。翔问峥:还没问你,暑假你爸为啥罚你搬砖呢?
    峥说,不是老爸罚,而是我想挣几个零花钱。
    别骗我,龙都跟我说了。你们去娱乐城泡妞,被公安逮住了。翔诈峥。
    峥一愣,不知道龙跟翔说了些什么,便顺着翔的话说:什么呀?你别胡扯淡。
    那你们去娱乐城干吗?
    峥听出翔的话有诈,便绕着弯说开了。那天不是被老师批了吗?我们俩心里都烦,就去娱乐城唱歌了。
    翔终于抓住了峥的把柄,说:还是不够朋友吧!唱歌为啥不喊上我?
    你不是没在场吗?再说你也不喜欢唱歌。
    翔说:你是怕我去碍事吧?那里面,秘密多着呢!
    两个人一递一句聊了一阵,又抱起篮球拍打起来。
    放学,峥找到了龙。
    龙你把咱的事跟翔说了?
    我傻呀?能说那事!
    那翔咋知道咱去了娱乐城?
    龙说不是为你急吗,我求他们帮你搬砖,翔问我,我说去娱乐城被老爸发现了。
    峥说,我一听就知道翔在诈我,也编了个弯说去娱乐城唱歌了。
    龙说,说实在话,不是你被罚去了工地,咱肯定还得往龙卷风跑。
    峥说,记着,说到天边也不能把那事说出去。
    龙笑着说,如果我有钱,还真想再去刺激刺激。
    不想要命啊!峥说。我是彻底没了那念头,只是想起水蝮就觉得可恨。
    咱喝的酒里真的有毒吗?
    废话!没毒我去受那份罪呀!
    有人走过,峥和龙的对话戛然而止。
    得知峥去娱乐城的消息,柏凌木立刻把他叫到办公室。
    峥以为柏凌木要跟他谈学习,因为上学期考得太糟,因为升入初三任务太重,因为面临着来年的中考。一开学,各科老师便倾盆大雨般讲学习,同学们听得耳膜都生了茧。谁不知道明年中考啊!现在的学生聪明过顶,你一点大家就明白了,还用得着很讲吗?再说,学习都是靠自觉的,讲的太多,学生就厌了。峥便是抱着这种心态见柏凌木的。他上学期考砸了,柏凌木在班里点过他几次。峥不想考砸呀!只是因为那个水蝮把他的情绪搅乱了。他知道症结在哪里,而且已经改掉了。
    没有料到,柏凌木竟问峥去龙卷风一事。难道水蝮跟柏凌木说了?不会吧,他说这些干什么?那么,他怎么知道的?他想了解什么?喝酒的事,和女孩的事,千万千万不能说。那可攸关着他的前程啊!中学生跑到娱乐城泡妞,捅出去不开除才怪哩!峥不知道怎样对班主任说好。想了想,还是将对翔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柏凌木没有提到水蝮,也没有批评峥,只是说:去就去了,都干了什么你也没必要跟我说。我强调两点:一不能再去。小小年级就往那地方跑,以后还怎么进步?再说,那种地方什么事没有哇,稍不留神,铸成大错怎么办?二不能说出去。去那地方玩的能有几个好人?让别人知道怎么看你?搞不好还要受处分,明白吗?
    满口的关怀说得峥不好意思起来。峥说:柏老师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出去,也肯定不会再去了。不是龙跟翔几个说了,谁也不知道我们去过娱乐城。再说,那也是上水蝮的当才去的。
    说到水蝮,柏凌木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水蝮那种人,你们不要跟他打交道。一个无业游民,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过去我教育他,因为他曾经是我的学生。教育不是万能,他现在干什么我们不管,以后不要再提水蝮就是。
    这时,峥突然说:柏老师,您曾经说过“鼠就是鼠”,现在我才明白它的意思了。
    柏凌木又是一怔。
    越是不让提水蝮,水蝮的影子越是像魔鬼一样缠着峥。这个混蛋怎么那么坏呢?他竟敢往酒里投毒,什么意思?想谋害我和龙吗?想到谋害,峥有点害怕了。他并不怕死,他是怕有人暗中使坏。水蝮为什么要对我和龙下手呢?爸说那是兴奋剂毒品,兴奋剂毒品能毒死人吗?峥蓦然想到了销毒,前天晚上在电视新闻中看的。水蝮在向我和龙销毒,然后让我们有瘾,源源不断地给他送钱。是的,应该是这样。可是,水蝮从哪儿弄的毒品呢?峥的思绪一下子难以拔出,他又想到了教训水蝮。
    峥找到龙说:水蝮那小子太差劲了,差点害了咱们两个,咱不能白白让他捉弄,也得想法收拾他一次。
    找几个人扁打一顿得了。
    咱能干打架的事吗?
    那怎么收拾他?
    我在想,水蝮转变得那么蹊跷,突然间不偷不抢了,原来他又销上了毒。这销毒可比抢劫来钱更快呀!峥说。他肯定不光对咱们两个。看他在龙卷风那神气样,说不定有多少人上他的当呢!咱得挖出这个家伙,让他的生意做不下去。
    怎么挖?
    想想啊!峥说。你小子光跟着吃,跟着乐,连点主意也不愿出?
    我不是没主意吗?再说,咱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怎么挖?
    对,咱就从他“在哪里”着手。这叫捣鸟窝。峥说。
    龙还在癔症着,峥便决定了。
    好长时间,没有水蝮的一点儿音讯。准确地说,从峥被韩冲抓住那天起,水蝮便从这个城市蒸发了。龙曾给水蝮打过几次手机,回复都是无法联系。
    怎么找到水蝮呢?
    峥首先想到龙卷风。水蝮跟龙卷风最熟,那里还有那么多俊男靓女,他一定藏在那里。然而,峥和龙去龙卷风寻找时,不仅没有水蝮的踪影,连晶晶也不知去向了。问服务生:水蝮来过吗?回答是:水蝮,谁是水蝮?
    第一站,所有信息全断了。
    龙说,水蝮那小子滑得很,还坐等着咱找他呀!
    峥说,再去那家宾馆看看,书上不是说狡兔三窟吗?咱才找一窟了。
    峥和龙又风驰电掣般奔向那家宾馆。令峥遗憾的是,别说找水蝮,人家连宾馆都不让进。峥说我们来找个人,找水蝮。人家说我们这儿没有水蝮,要住房请登记,不住房拜拜!气得峥差点同人家干架。
    过了两天,峥又喊上龙。我又想到一个地方,水蝮会不会在神农餐馆呢?
    不会吧,他在神农餐馆干吗?
    我总觉得水蝮跟神农餐馆有什么联系。
    要不咱去看看?龙说。
    九月的风充满了神秘。道路两旁的桧柏、紫槐、倒插柳、桂树也都葱葱郁郁,等待秋的侵袭。桂花正在凋谢,路边上落满了薄薄一层,好像春天下的桃花雪。
    峥和龙疯了般地骑着车子。很快,神农餐馆进入了二人的视野。
    龙咱进去怎么说呢?峥减慢车速问。
    就问水蝮来过这儿没。
    不行,柏老师不让再提水蝮。
    为什么?
    不知道,柏老师可能也讨厌水蝮。
    那咱说吃饭的,老板肯定高兴。
    要真吃呢?我可没钱了。
    说话间,已经抵达神农餐馆。存好车,两个男孩大大咧咧走了进去。吃饭的人不少,大厅里坐了十几个。女老板正同两个顾客谈论着菜单。没人在意峥和龙的到来。两人在大厅瞄了几眼,又上二楼转了一圈,没见着水蝮,匆匆忙忙出来,做贼似地离开了。
    龙说:峥咱这样能找到水蝮吗?走马灯似的,到哪儿停也不停,即使水蝮在那儿也找不着哇!
    龙的这句话提醒了峥。是呀,这样的找法,能找到水蝮才怪哩!除非偶然撞上。像水蝮那样狡猾的家伙,能让你撞上吗?从龙卷风,从那家宾馆,别说撞上他,你连点信息也问不出来。人家根本不认识水蝮,你找什么?本来他还认识晶晶,可是晶晶也不知了去向。怪,怪,莫非水蝮做过事先安排?肯定的,不然何以那么“神秘”呢?看来,想顺顺利利找到水蝮,难哪!
    难也得找。凡是峥看准的事情,凡是峥想做的事情,就一定做。譬如去龙卷风,譬如对楠。虽说当时楠拒绝了他,还打了他,可他做了。一个男孩子什么都不敢做,还算个男孩吗?那么,怎样找到水蝮呢?峥的大脑在翻腾,在整合。从水蝮销毒的群体,肯定离不开娱乐场所,也包括宾馆、酒店。然而L城那么大,那么多宾馆、酒店和娱乐场所,你去哪儿找?即使侥幸碰到水蝮,假若他没有染毒、销毒,你该怎么办?经历过种种现实的韩峥把问题开始往复杂化考虑。不复杂不行啊!他要找到水蝮,他要抓水蝮销毒染毒的证据,他要挖出水蝮毒品的毒源。那么,水蝮的毒源在哪儿?水蝮住在什么地方?对于峥都是一个谜。破解这个谜的惟一办法就是找到线索,找到水蝮。然而,几天的奔波,线索全断了。其实他根本没有一点线索。他曾把希望寄托在晶晶身上,现在晶晶也蒸发了。想到晶晶,峥又想起了那黑暗的吻,想起那对软绵绵小兔样的东西。那是长大了的男孩的梦,那是中学生还不该逾越的天堑鸿沟。
    峥这么胡思乱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龙说,要不咱别找了吧?都过去的事情了,还报什么仇哇?其实,我并不恨水蝮。
    找!峥说。你别光想着占了那个女孩的便宜,还得想想咱搬砖的滋味。
    不是找不到吗?
    只要有恒心,只要水蝮仍在做那事,一定能找到他。峥是铁了心要报那饮毒之仇的。
    暑假韩冲对峥的惩罚,让峥彻底戒掉了毒瘾,然而在韩冲心里,如同不小心咽下了一根鱼刺,卡在喉中不是滋味。他知道对儿子的惩罚太重。连猇的爸见了韩冲都说,老板你怎么那么狠心呢,峥还是个十五六的孩子,你让他搬几千块砖,要是累出个什么病来呢?韩冲笑笑。他心里也确实不是滋味,不然,暑假一个月,他连金海滩工地去都没去,他是怕看见峥搬砖的镜头。峥是他从小宠大的呀!可喜的是,峥是个争气的孩子,不仅完成了任务,而且磨砺了性格。暑假以后,峥显然成熟了,稳重了。譬如花钱。罗氓一次往峥的卡上打了两千,峥却一直舍不得花。那是他自己的血汗哪!韩冲想给儿子些弥补,从暑假的阴影中捡取些快乐。
    十一长假很快到来,同罗氓商量过后,韩冲把峥叫到跟前说:暑假让你受了委屈,那是对你过错的惩罚。你按时完成了任务,而且改掉了毛病,也该得到奖赏。跟你妈商量了一下,十一长假带你出去玩玩。
    真的?峥高兴了,说:爸咱去岳阳吧,上学期我们学过《岳阳楼记》,我想去看看岳阳楼。
    罗氓问:岳阳是哪儿呢?
    韩冲说:岳阳就是岳阳,在湖南。
    韩家决定去岳阳。L城的旅行社没有去岳阳的团队,韩冲决定散行。散行也方便。京广路上一条线,坐上火车,睡一觉便到了。可是没有买到卧铺。十一长假,出行的人太多。毕竟韩冲是大老板,还是人托人买到了座位。
    那天是国庆节,也叫旅游节。下午,火车站仍是人山人海。广场上设立了临时排队点。韩冲一家来到广场,排在了等车的队伍中。才站了十几分钟,峥便有点急了,说:爸,妈,你们在这儿排队,我跑着玩一会儿。罗氓说,去吧,去吧,这还早着呢!韩冲说,六点半的车,别远去。峥撤出队列在广场转起来。
    车站上没什么地方好玩,除了黑压压的一片黑头,还有断断续续到开车次的广播。峥转了两圈儿,见一个汉子背着一只大书包在叫卖提猴,便走过去看。那提猴是竹子做的,用线吊着,五彩缤纷的,机关控制在手中的指头上,随着指头的弯曲抖动,提猴上下蹿动摇头摆尾,煞是好玩。峥知道那是小儿科,因苦于无聊,便笑着买了一个。围着看提猴的人不少。峥退出人群,一边抖擞他的提猴,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只罪恶的手。那手正朝一个时髦女郎的坤包伸去。峥最讨厌小偷小摸的手,还没看清那小偷的面目,便大声喊道:当心,小偷。那只手迅速缩了回去。峥朝那人看时,小偷竟是一个挺靓的女孩。
    那女孩没事人似地转身离开,一面还瞟了一眼峥。峥觉得那面孔好熟悉,于是紧紧跟在那女孩身后,走出火车站,穿越时代广场,进入一条胡同里。胡同里没有人,那女孩猛然站住了,转过身,恶狠狠地问:你跟着我干什么?再跟我可要打“110”了。
    峥一愣怔,突然喊出来:晶晶!
    谁是晶晶?请你离开我。那女孩说。
    晶晶,我是峥啊!峥又说了一句。他记起来了,是晶晶。尽管那是两个夜晚,尽管处在昏暗的灯光下,峥牢牢记下了那张面孔。
    那女孩不再搭话,转身又走。
    峥猛跑两步拦住了她,说:你就是晶晶,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我找你们好些天了,打110吧!我等着。
    不料,那女孩哭了。
    韩家没有去成岳阳。
    韩冲想跟峥发脾气,听完峥的叙说,也认为峥的行为正确,鼓励峥说:挖出水蝮很好,免得他再毒害别人,只是怕你又耽误学习。唉,怎么那时没有报警呢?
    罗氓说:你要报警,不是连峥也得被抓吗?
    韩冲说也是,还是冷处理好。
    峥说:要是能够挖出水蝮,我去公安局自首,将功赎罪呗!再说,我已经戒了。
    韩冲说:有骨气,像个男子汉了。
    晶晶原名叫白兰,L市L县L乡人士,初中毕业,十六岁进城当上了三陪。晶晶不想当三陪,晶晶相信爱。当她在无奈中陪过了老的中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酷的丑的之后,偶然间陪上了峥。峥的外表峥的年龄峥的谈吐一下子攫取了晶晶的心。晶晶真的想跟峥好,于是给了峥更多的温存。然而很快,那温存断了。峥被爸像小鸡似的捉了回去。水蝮怕暴露溜之大吉,晶晶也被龙卷风驱逐了出来。被驱逐的晶晶没有了饭碗,无奈又走上了掏包那条路。可怜晶晶手笨心拙,掏包也不能屡屡得手,几次还差点被别人侮辱。
    峥开始可怜晶晶。
    从晶晶那儿,峥了解了水蝮销毒的一些信息。
    水蝮的毒品叫E3号,是一种液体新型兴奋剂,兴奋点强,持续时间久,一旦上瘾,便有依赖性。水蝮常出入娱乐城、酒吧、宾馆,引诱一些青年人购买。水蝮的办法是先免费供人品尝,要么乘人不备下入酒中,等你兴奋起来寻得了快乐,他再高价向你出售。
    当峥问到水蝮的毒品来源时,晶晶摇头说不知道,听说是个能人做的,比摇头丸更好更刺激。
    自然,晶晶也不知道水蝮的住处。
    关于水蝮的惟一线索到此又断了。
    回到家,峥向罗氓讲述了白兰的遭遇。
    罗氓说:一个女孩家,跑出来闯荡,怪可怜的,你跟她说说,如果愿意,到售房部当个捯杂工吧,月工资五百,比在街上胡混强。
    峥立马跟白兰说了。
    白兰进入平安房地产售房部。由于白兰勤快,干净,又懂事,深受罗氓的喜爱。半年之后,罗氓认白兰做了干闺女。自此,白兰和峥姐弟相称,那在娱乐城的两个夜晚成了男孩女孩心中永久的秘密。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