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十四)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09:21 点击:2278

  核心提示:24、刻印大山水蝮真的蒸发了。一年来,峥没有见过水蝮,龙、翔、楠也没有见到过水蝮。没见过水蝮的峥逐渐把心放到学习上,很快,成绩又上去了。毕业考试,他居然进入了班级前十名,总成绩只比楠低5分。峥很高兴,韩冲也高兴,说:儿子,中考结束了,难得一个清闲的假期,回老家玩玩吧,带上你那几个朋友。耶!峥抱着韩冲...
    24、刻印大山
    水蝮真的蒸发了。
    一年来,峥没有见过水蝮,龙、翔、楠也没有见到过水蝮。没见过水蝮的峥逐渐把心放到学习上,很快,成绩又上去了。毕业考试,他居然进入了班级前十名,总成绩只比楠低5分。峥很高兴,韩冲也高兴,说:儿子,中考结束了,难得一个清闲的假期,回老家玩玩吧,带上你那几个朋友。
    耶!峥抱着韩冲的脖子打了个秋儿说,让楠也去!
    峥先跟楠说了。楠说:去雅山呀!我真的好向往大山耶!不过,得让我想想。
    想什么呀?峥急了。
    楠说:不是有句话叫“防小人不防君子”吗?
    啊,我是小人呀!不去拉倒,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找龙和翔去。
    龙和翔也去呀?楠问。
    那当然,要不是腾和虎出局,让他俩也去。
    OK!我答应你了。楠说。
    七月的太阳放射出最灿烂最灼人的光辉时,韩冲带着几个孩子走进了雅山。沿着山间逶迤的道路,遥望着那雄伟奇异的峰峦,欣赏着漫山葱翠的林木竹草,聆听着小溪的淙淙流淌,探寻着林间山坳里那错落的屋舍,韩冲的心潮如波浪汹涌。这里是他十几年前离弃的故乡。如今依旧的古老,依旧的深沉,依旧的荒芜,和大山外那诸多斑斓相比,仿佛隔离了一个尘世。
    隔离也是美,那奇峰,那山峦,那溪流,那飞瀑,那修竹,那梓楠,毫无人工斧凿之痕,让人恍若回归到了自然纯朴的远古。
    韩冲的老家在雅山西南山脚下,村名叫旮旯儿李,一共二十来户人家。旮旯儿李东边是山,北边是山,西边也是山,峦峦起伏,峰峰相连,把小村包裹得严严实实。在这绵延几百里的大山中,旮旯儿李宛若茫茫大海上漂浮的一片羽毛,又如在瓦砾堆中爬行的一只蜗牛,依旧那么的悲怆与落漠,连一见生人就狂吠的看门狗似乎也变得喑哑无力了。这,就是他十几年来心心念念的大山?
    拖着疲劳的双腿,怀着满腹的自责与不安,韩冲带着几个孩子找到了旧宅,找到了委托看管旧宅的主人——一个黑黢黢的山里汉子。
    冲哥,怎么是你们呀!那汉子激动得冲着韩冲嚷。
    留柱!韩冲上前拉住那汉子老树皮般的手,说:老了,瘦了。
    咋不老呢,四十出头的人了。留柱说。孩子呢,他妈呢,都好吧?
    韩冲把峥拉过来说:这是你留柱叔,叫叔叔。
    峥甜甜地叫了一声“叔叔”。
    韩冲在旮旯儿李住了两天,拜见过村上的几个头人,走访罢几家邻里乡亲,为峥几个安排妥吃住生活,留足他们所需的盘缠,提前返回了城里。
    没有了大人约束的孩子好像突然从园囿里放生的猴子立刻欢蹦乱跳起来。他们开始商议游览计划,他们打算踏遍那盘亘交错的群山。为了让孩子们游好玩好,留柱还让儿子进去当了向导。
    进是和峥差不多大的男孩,长得憨头憨脑,还黑不溜秋的,可他的胆量大,一个人敢跑到山洞里掏狼崽。进也爱玩,很快和峥一行融在了一起。
    雅山系伏牛山主峰之一,海拔两千多米,虽说远离尘世还没有开发,那诸多不同凡响的景点,如鸡鸣谷、歪头峰、勒马崖、崆峒岭,听起来就叫人浮想联翩。加上山势险峻,峰崖交错,林木茂密,飞泉点缀,早把峥一行诱得神魂颠倒,乐而忘返了。
    进领着峥一行游了鸡鸣谷,逛了通天峡,爬了崆峒岭,赏了千丈瀑,教楠、龙、翔、峥认识了桑麻椴构,捉了斑蝥螃蟹,还捡了地曲联和马勃。几天下来,几个孩子收获颇丰,眼福大饱。短暂的休息调整,最后要攀歪头峰。
    歪头峰是雅山的主峰。
    相传西汉末年,王莽追杀刘秀来到雅山,由于峰峻路险,晚上驻扎在雅山脚下的鸡鸣谷。本打算等到鸡鸣再追刘秀,哪知这晚上鸡一直没鸣,直到太阳出来,王莽才登上雅山主峰瞭望,准备派兵马继续追赶。正在这时,探子骑马飞奔峰下,报说刘秀连夜南逃,现已进入南阳地界了。王莽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回头欲训斥那探子,不料探子却化作了山崖。王莽一愣,倾刻也化作那巍峨的巨峰。
    巨峰叫歪头峰,山崖叫勒马崖。细细看时,歪头峰还真像一个回首扭脖的莽汉。
    歪头峰雄伟险峻,南坡峭壁万仞,北坡雄浑巍峨,加上满山的林木遮掩,远远望去,犹如碧波上漂浮的一艘巨轮,那山峰便是张起的帆。也是歪头峰峰峻路险,至今没有人登上极顶。
    峥一行要登歪头峰。
    登歪头峰,必须经过勒马崖。
    勒马崖在歪头峰西北侧,紧贴着一条山谷。从勒马崖左侧的夹道穿过,涉过溪流,攀上云崖,才能踏上登山的缓坡。再曲曲盘旋,或爬,或攀,登上老龙背,跃上二道梁,才能直逼歪头峰。
    不料,刚过勒马崖,楠和翔便开始退却了。尤其是楠。
    勒马崖对面的云崖,崖高三丈许,峭壁陡立,鬼斧神工。崖上长满了青藤紫蔓,向下垂着,好似小姑娘梳扎的辫子。由于植物的生存,留下了间间隔隔的石棱石唇,给攀登者遗留下登峰的奢望。进不消说,山里生山里长,攀爬荡越,无所不能。峥和龙体验过攀岩,也没把云崖放在眼里。翔和楠可不行了。翔是个文弱书生,钻研尚可,玩乐也行,你让他爬高上低,凌空攀登这几丈高的云崖,先就把他吓住了。楠是个女孩,还有恐高症,一到云崖下便说:这么高啊!我是不上了。
    进说:别怕,上去后我拉你。率先开始攀登。毕竟有藤蔓借力,龙也噌噌爬将起来。峥说:楠,翔,你们上吧,我最后上。翔开始攀爬。楠还有点犹豫。进和龙弯下腰拉楠,她才鼓着勇气攀登。楠爬得很慢,不敢抓扶的地方,峥在下边用肩做支撑。几个孩子猴子捞月似的拉着扶着,渐渐地登上了崖顶的缓坡。楠满脸通红,连累带怕,汗水早已溻湿了衣衫。翔说,真险,我还是第一次真正的攀岩。
    峥说,有这么多藤蔓、脚窝,根本不可怕。
    几个人继续往上爬,走走停停,两三个小时的光景,终于爬上了老龙背。
    老龙背上边有个大平台,登上平台,楠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我需要休息!
    进问:爬不爬歪头峰?
    怎么不爬呢?到这儿不爬歪头峰,太遗憾了。峥说。
    我也没爬上过歪头峰,你看看那路。
    峥、龙、翔顺着进的手指看去,巉岩交叠里,峭壁、岩穴、洞府,还有着一道两三丈高的唇崖。
    楠说,你们爬吧,我是不再爬了。
    翔说,我也不爬了,看着就吓人。
    峥问龙:你呢?
    龙说爬。
    你们爬我也爬。进跟上说。
    三个男孩动身攀登歪头峰。从老龙背下去,转过几道弯,来到二道梁下的屏风口。屏风其实是个豁口,五六米宽,不深,口内长满了荆棘林木。对面,便是二道梁,也叫唇崖。那向外凸出的石崖凹陷着,犹如古猿人外翻的嘴唇。崖下峭壁林立,爬满峭壁的藤蔓下闪着幽幽的蓝光。望着咫尺相隔的胜景,几下男孩唉声叹起气来。
    进说:还从崖底爬吧!
    龙说:唇崖那么陡,咋爬上去呀?
    进说:要是上边有个人拉就好了。
    看了一会儿,峥说:我想跳上二道梁。
    跳?这么宽的沟,你怎么跳哇?龙惊疑。
    看见没有?峥朝一边指了指说,借助大桑树。
    不远处,有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桑树。
    进说:那桑树叫帝女桑,村上养蚕的人经常在树下烧香,我妈也来过。
    楠和翔从后边跟了上来,听说帝女桑,楠问:为什么叫帝女桑啊?
    我也不清楚,都是大人说的。进说。过去有个皇帝的女儿想成仙,在这棵树上养蚕作巢。皇帝见了,诱她下来。那女孩死也不下。皇帝生气了,派人用柴草把树围起来点燃。谁知火刚燃着,那女孩就飘飞着升上了天。
    听罢,楠说:好可怜的女孩!
    那桑树枝枝繁茂,杈杈横生,远看宛若一把巨伞。峥走到树下,向上一蹿,扳下一根桑枝,用力一拉一松,桑枝弹得满树哗啦啦响。
    龙还是不解,又问:峥你怎么往二道梁跳哇?
    峥说:这桑枝有很大的弹性,我想借助桑枝,弹跳到崖上。
    你疯了,那多危险哪!楠阻止峥。
    我在龙潭峪蹦过极,应该没问题。
    不行,不行。翔也说。连保险绳也没有,万一出事呢!
    峥往下看了看,说:这沟不深,我试试,不行再下来。
    楠还是不放心,走过去想拉峥。峥笑着说没事,伸手扳住一根又粗又长的桑条,几个人用力帮着峥扳了下来,接近地面,捋去小枝和桑叶,峥便拉着顶上的桑枝站在桑条上,上下左右荡着。当他觉得冲击力达到极限时,用力向后一蹬,看准方向,双手随即松开,那桑条“刷”一下朝前上方弹起,峥“嗖”一下腾入了空中,接着在空中弹跳几下,落到对岸的石崖上。
    这边,几个人吓得目瞪口呆。待峥稳稳落地,楠才跳着喊叫起来:哇塞,峥你好厉害耶!
    峥站在二道梁上向大家挥手:龙,进,爬不爬?
    爬!
    龙和进一起滑进谷底攀爬起来。
    同攀爬云崖一样,龙和进拽着藤蔓,抠着石崖,寻找着脚蹬,一步一步向上攀。毕竟有残石断壁支撑,毕竟是两个小伙子,不消多久,龙、进爬到了唇崖下边。峥弯腰拉上龙和进,三个人在二道梁上欢腾起来。
    翔和楠在对岸为他们鼓掌。
    上吧!龙说。
    上!
    三个男孩继续攀登歪头峰。
    歪头峰巉峻挺拔,巍然高耸,既无通往极顶的道路,又无藤萝可牵。几个男孩寻寻觅觅,小心翼翼,沿着盘亘交错的山石,抠着天然风化的石缝,一级一级往上爬。有些岩石高险,几个孩子叠起罗汉,然后再猴子捞月似的一个个往上拉。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用尽了书本上学到的所有智慧,终于,峥、龙、进攀上了高极险峻的歪头峰。
    哇塞!登上极顶的三个男孩惊呆了。那在下边看去,犹如和尚脑袋般光滑的峰顶,居然是球场大小的一方水池。池子里蓄满了水。那水碧透清澈,在天风的吹拂下,荡着涟漪,发出轻微的“啪啪”声,好像一个音乐爱好者唱歌时打着的节拍。峥捧起水喝了几口,清冽甘爽,比农夫山泉纯净水还美。
    奇怪,山顶上怎么有这么大个水池呢?龙问。
    不知道,村上也没有人说过。进答。
    峥说:肯定是天然形成的,长年累月,积满了雨水。喝吧,这可是无污染的纯净水。
    几个男孩喝足了水,洗了脸,围着水池转了几圈,眺望一番山下美景,觉得身上飕飕发冷时,才启程下山。
    西斜的太阳照得男孩的脸上红通通的,那是登上歪头峰顶的喜悦,那是征服大自然后的胜利之光。
    游览完雅山的山山水水,峥提议到附近的学校看看。
    进说:学校离旮旯儿李七八里路,只有几间破房子,别去看了吧!
    龙问:你们村为啥没有学校哇?
    进说:村上一共十几个孩子,咋办学校哇?再说,这旮旮旯旯儿的,人家老师也不愿来。
    峥说:去看看吧,我从小不在家,连老家的学校都不知道什么样子,长大肯定会遗憾的。
    进领着大伙去了学校。
    那也叫一所学校!荒凉的山坡上,冷冷落落几间破房子。土墙,支撑着一片灰蒙蒙的瓦。没有院子,没有操场,没有办公室,老师上课办公都在教室里。低年级占三间,高年级占三间。全校一共五十多个学生,进刚刚从那所小学毕业。
    那天是假期,老师没在学校,学校里也没有学生。几间破落的茅屋,如同一个远离尘嚣的孤寡老人,孤零零地守望着这座大山。
    你们就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课?扒着窗户看教室的楠问进。
    进“嗯”了一声,还指了指他曾经坐过的座位。
    俺学校的车子棚也比这儿漂亮。龙说。
    不可比。翔说。这哪儿跟哪儿呢!
    峥没有说话。他心里沉甸甸的。这是他朝思暮盼的故乡的学校吗?那土墙,那灰瓦,那依旧老式的木窗棂,那露着白底的黑板,那桌面上窟窟窿窿的课桌。这哪是学校哇,简直是一所储存破烂的旧仓库!这就是家乡的学校,进刚刚从那里毕业的学校。峥迷惘了。这么一座资源丰富、风景奇美的大山,给予人的只有这些。而他生活的那座城市,和他生活的那座城市一样的所有城市,他们的资源是什么?可是他们得到了。那高耸的楼房,那绚丽的广场,那喧嚣的生活,资源来自哪里?大山?原野?峥忽然感受到了大山的亲切。他家的家具,他用的书桌,他坐的方凳,说不准哪块木板就是故乡的资源哪!他们没有资源,他们享受着大山的资源。包括水。他们天天饮用的自来水不正是从雅山流下来的淮河水之一吗?峥心里感到一种无法解说的不平。是不平衡。能平衡吗?拥有丰富资源的大山的孩子就读在这样的学校里,没有一点资源的他们,楠、峥、龙、翔却生活在天堂般的城市里。他完全明白了,原来幸福是建筑在掠夺之上的。对,是掠夺,对资源的掠夺。原来,原来,家乡的贫困,知识的匮乏,都是被城市人掠夺去的呀!
    那所学校,永远刻印在峥的心上。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