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十六)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07:29 点击:2155

  核心提示:26、出 没韩峥再次见到白兰,已到了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那天下午小考,一考完同学们便像崩了圈的羊群呼啦啦涌到了大街上。短暂的轻松,谁不想趁机撒一把欢呢?峥跟龙和翔骑车窜到了河滨公园。河滨公园并不好玩儿,河底的一泓水臭烘烘的,熏得两岸的花草树木也好像受了委屈似的耷拉着脑袋,加上已是仲冬天气,河边萧条得...
    26、出 没
    韩峥再次见到白兰,已到了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那天下午小考,一考完同学们便像崩了圈的羊群呼啦啦涌到了大街上。短暂的轻松,谁不想趁机撒一把欢呢?峥跟龙和翔骑车窜到了河滨公园。
    河滨公园并不好玩儿,河底的一泓水臭烘烘的,熏得两岸的花草树木也好像受了委屈似的耷拉着脑袋,加上已是仲冬天气,河边萧条得如同上古社会未开发的荒野。然而,青少年却爱往河滨公园跑。一则这里离市区较远,景静人稀,便于释放情绪,二来河南沿还有个乐呵呵网吧。正是网吧离市区远,才没有限制少年儿童出入。网吧内的电脑虽旧,但内容超前,聊天,打游戏,通宵玩也没人干涉。
    峥、龙、翔也是来乐呵呵打游戏的。累了几个月,玩儿一阵子,放松放松,是高中生多么大的满足哇!
    三辆赛车飞到乐呵呵网吧,存好车子,三个男孩径直钻了进去,一下子,峥的两眼瞪直了。
    兰,你怎么在这儿?
    峥看见了在网吧服务的白兰。
    白兰瞟了峥一眼,垂着头继续工作。
    峥上前拦住白兰,说:你说话呀,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妈找你好长时间了!
    白兰站着,泪扑簌簌滚落下来。
    那天上午,峥控制了自己的理智。他不是不想白兰,可他不会做那事,也不能做。不然,将来怎么面对楠呢?长大了的男孩控制了自己,任白兰在床上泪流满面。忽然,白兰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猛然从床上跃起来,抹了一把泪,抓起书包冲出了家门。那一刻,峥没有拉白兰,连问她一句也没有。
    峥想白兰是赌着气走的,也没往心里放,直到中午罗氓回家问到了白兰。峥不可能把那事捅出去,只说不知道,没见兰回来。不料,白兰一去不返,连那个月的工钱也不要了。罗氓等了几天,没等上音讯,心想肯定跟峥闹别扭了,便审问峥。峥死活说不知道。没辙,罗氓只得作罢。
    网吧老板见峥拦住白兰,便上去干涉。峥说:这是我姐,生气跑出来了。怎么,不让认呀?
    老板不便强硬,说有话站一边说去,别影响工作。
    白兰和峥站到了外边。
    白兰说:回去跟妈说,过一段我回家看她。
    峥说:你干吗不回去呢?在公司干得好好的,真是!
    白兰低着头,擦了一把眼泪说:我怕影响你,我出来,你可以安心学习了。
    还胡思乱想啊?峥换了口气说:回去吧,回去帮妈干些活。
    白兰抬起头,望着峥的脸,好久好久,才说了一句:叫我一声姐。
    峥甜甜地叫了声:姐——
    圣诞节前一天,峥给楠买了棵圣诞树,玻璃钢做的,绿绿的松枝上插满了红红的蜡烛。峥说,祝你的未来像圣诞树那样蓬蓬勃勃,一派火红。
    楠说,有来无往非礼也,晚上我请你听歌!
    喊龙不喊?
    楠说自便。
    两个人去了歌舞厅。
    平安夜属龙属虎,所有歌舞厅、娱乐厅,厅厅爆满,俊男靓女,一派啁哳。峥和楠找了处适当位置坐下。峥说,你请客,我埋单,随便点吧!
    楠说:你欺我没钱是吧?我请客,干吗让你埋单?你点!
    峥点了咖啡、汉堡、牛肉干、爆米花,还为楠要了口香糖。
    万事俱备,峥和楠品味着听起了歌。
    歌舞厅很乱,吵吵嚷嚷的。一个男生在唱歌。唱何炅的《栀子花开》。还有一个女生陪舞,屁股扭得陀螺一般,并不美。陀螺围着那男生绕了几圈,停了下来,歌声也停了。接着是几下稀稀拉拉的掌声,那是同来的伙伴为其助兴的。
    楠你也唱一曲吧!峥说。
    要唱咱一块儿唱。
    唱什么?
    随你。
    《老鼠爱大米》?
    楠起身去吧台点歌。
    峥和楠唱歌。楠的音韵婉转,峥的声音浑厚;楠的动作优美,峥的表演板拙。一高一低,一美一丑,搭配得却也天衣无缝。唱毕,不少人给他们鼓起了掌。楠一激动,又续了一曲周杰伦的《东风破》。
    回到座位,楠和峥继续消遣聊天。舞台上又有人唱了起来。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走进歌舞厅,直抵吧台,跟吧台小姐说了几句什么,转身匆匆离开。
    水蝮!
    峥霍地站起来。
    眩目的灯光下,峥看清了水蝮那张瘦长的脸。
    在哪儿?
    在那儿,快!
    楠跟着峥跑到歌舞厅门口,水蝮已乘轿的飞驰而去。
    犹如一桶易燃易爆的化学材料碰触到火源似的,峥的心海顿时燃烧起来。这个飞车抢包的盗贼,这个让我们染上毒瘾的混蛋,找你找不到,不找你又钻出来了。水蝮来歌舞厅干什么?还在推销毒品吗?为什么那么仓仓惶惶?难道他和歌舞厅有什么联系?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半天了,峥还在想着这件事。峥不是怕水蝮,水蝮再拉他他也不会上当受骗了。那么别人呢?如果水蝮仍在销毒怎么办?现在的峥可是堂堂的高中生了,是个很有正义感的男孩。他可不愿看着水蝮再祸害别人。他还要找水蝮,挖水蝮。然而去哪儿才能找到水蝮呢?一年前,他在娱乐城被爸爸抓住,水蝮就一去无有音讯。他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这个狡猾的混蛋!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你!
    峥将发现水蝮再找水蝮一事又跟龙说了。
    龙说,这么大的城市,咱去哪儿找哇!再说学习这么紧,有时间吗?
    挤时间,我就是想抓住他,把他扭送到公安局。
    那你安排时间吧,我跟着去。
    峥跟龙谈了寻找水蝮的初步打算。可是,两个人整整找了一周,仍是没有见到水蝮。去娱乐城、舞厅、酒吧,人家根本不睬你,要么说不知道不认识谁谁谁是水蝮呀?
    这天上午,期末考试结束,峥待在家里整理书籍,偶然发现了韩冲扔在他房间里的一张晨报。峥平常很少看晨报,一方面学习紧没时间,另方面现在的晨报也的确没看头。长年的医疗广告、旅游广告、房地产广告,要不就是会议、宣传、表彰、剪彩之类,与学习有什么关系?还没有一点情趣。峥正准备抓起报纸扔进纸篓,一行醒目的文字映入了眼帘:我市社会治安不容乐观,青少年染毒人数一路攀升。由于峥对水蝮 的出没高度关心,不由自主拿起报纸看了起来。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全市竟有数百名青少年染毒。那么多染毒者与水蝮有没有关系呢?报上没有说。峥认为这些事情肯定与水蝮有关。不然,怎么突然冒出那么多染毒者呢?这个混蛋!峥寻找水蝮的决心更加坚定了。那么,去哪里找水蝮?峥又迷惑了。不找吧,与心不忍;找吧,的确无能为力。拿着报纸翻着、看着、想着,蓦然,他想到了公安。如果公安人员插手能不能找到水蝮呢?肯定能。可是,凭什么向公安反映呢?思索良久,峥决定去自首。
    龙和翔正在操场上打篮球,峥匆匆忙忙跑过去喊龙。龙说啥事等我打完这场球不行吗?
    峥说不行,拉上龙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静下心来说:跟你商量件大事,我想去公安局自首。
    你,出什么事了?龙诧异。
    我能出什么事?向公安局自首咱染毒的经过。峥说。
    唉,都过去一年多了。再说,你不怕拘留吗?
    怕什么?咱们不是戒掉了吗?峥说。关键是必须通过自首才能把水蝮的情况向公安局汇报。公安局插手了,还能抓不到水蝮吗?
    龙吞吞吐吐着:那,那你去吧,不过,别把我卖出来。
    你也去!峥加重了语气。
    啊,让我也去呀!龙瞪大了眼睛。
    对。咱们只要向公安局实话实说,肯定没事。不是有个成语叫“立功赎罪”吗?咱揭露水蝮也是立功啊!
    可我还是不想去。
    去,现在就去!峥推着龙离开球场。
    从派出所出来,峥和龙满脸的精气神。他们不仅没有被追究,还被公安人员表扬了一番。公安让他们协助查找水蝮的线索,说是打击毒品犯罪,人人有责嘛!同时也对他们进行了限制:一是保守秘密,以免被坏人利用;二是不能盲目,发现情况及时汇报。
    接受了任务的峥和龙一有空就骑着车子满大街跑,有时还有意闯闯歌舞厅、酒吧,然而,跑遍了L城的大街小巷,跑暖了寒冬的旮旮旯旯,也没发现水蝮的任何线索。好则,已接近寒假,也考试结束,他们有了较多的外出机会。这个神秘可恶的水蝮藏匿在什么地方呢?疯找过几天之后,峥忽然想到了柏凌木。
    峥对龙说:咱找柏老师问问吧,或许他知道水蝮的下落。
    二人来到柏凌木在盘古花园的那个家。
    踏踏米中学初、高中分离,因此,柏凌木这学期没有教峥。不教峥的柏凌木一如既往地教初中化学,一如既往地看守着他的实验室。此刻,他正在搞一项新型的实验。听到敲门声,慌忙关闭实验室,出来开门。一看是峥和龙,心情平缓下来。
    你们俩呀,今天没事了?
    放假了,过来看看您。峥说。
    柏凌木让峥和龙坐下,给他们倒了开水,拿了花生和糖果,坐下说:高中的课程比初中紧,怎么样,吃得消吗?
    差不多,只是作业多了些,没时间玩儿了。峥说。
    学习呢,进步了没有?
    龙说:我还是老样子,峥的学习不错,快赶上楠了。
    峥说:哪儿呢,楠的基础好。
    你们俩都行,将来考大学肯定没问题。柏凌木说。这才高一嘛!男生到高中进步快,只要知道学习。
    坐了一阵,闲聊几句,峥提到了水蝮。
    柏凌木说:提他干什么?水蝮那种人,不值得一提。一个社会渣滓,他能好到哪儿去?
    峥说:水蝮那混蛋太不仁义,诱骗我们上当不说,还让我和龙染上了毒。
    柏凌木心中吃了一惊,思忖道:水蝮这小子,整天张张扬扬的,怎么又招惹上这两个男孩了?要是露出马脚呢?想了想,故作惊讶问:你刚才说什么?水蝮让你们吸毒了?唉,他怎么能干那种事呢?
    所以我们才恨他!峥说。柏老师,我想问一下,您知道不知道水蝮在哪儿。
    不知道。柏凌木肯定地说。我整天忙于学校,连餐馆都顾不上管,哪还管水蝮在哪儿呢?
    龙说:有一次我看见水蝮去了神农餐馆,所以过来问问。
    柏凌木突然紧张起来,忙控制住情绪说:可能,他那种人,踅到哪儿吃到哪儿,不过我没听谁说过。等了等,又问:你们找水蝮干什么?
    峥说:不干什么,就是想问问他,为啥要骗我们染毒。
    柏凌木缓过劲儿说:事情过去了,找到他又有什么意义?以后别理他就是了,再过两年该高考了,得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峥说:主要是咽不下那口气,花了一千多元不说,我爸还惩罚我一个月,想起来心里就窝火。
    龙接上话:水蝮这混蛋,坏事做绝,撞上我们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
    柏凌木笑笑。
    聊了一阵,峥看问不出什么名堂,又怕把不准说露了嘴,给龙递了个眼色,两人起身告辞。
    柏凌木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峥和龙刚走,便匆匆忙忙锁门离家,打轿的直奔神农餐馆。
    时值数九寒冬,临近年关,餐馆内显得有些冷清。柏凌木四下望望,见没人注意,径直走进了操作间暗室。暗室在操作间一端,平时里面储藏些面油蔬菜什么的,没有装灯,只有熟人才能摸清暗室内的每一处机关。柏凌木走进暗室,摸索着找到地下室盖板,打开钻进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水蝮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见柏凌木进来,坐直身体说:今晚上我不想出去了,这两天有点累。
    那知柏凌木对水蝮发起了脾气:混蛋,你怎么招惹上了韩峥那小子?
    怎么了,又怎么了?水蝮有点茫然。
    我问你,是不是招惹上韩峥和尤龙了?
    唉,那都一年多前的事了。水蝮说。那会儿不是刚出道吗,又没认识几个人,拉他们玩过两次。
    你不知道韩峥是个好事的家伙?为抢包和丢车的事,到处找你抓你,还要招惹他们,真是没记性!
    早晚我得收拾他们!水蝮忿然。
    还有,韩峥和尤龙又来找我打听你了。尤龙还说见你来过神农餐馆。什么时候?
    水蝮抱着头想了半天,说:不知道,我从没在这儿碰见过任何人。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被谁发现了。柏凌木质疑。
    不可能。这么隐蔽的地方,我白天从不出去,谁会发现呢?水蝮说。
    我总觉得好像会有什么事发生。
    那怎么办?
    转移,你得转移。转移到山里去,咱们去过的那个地方。柏凌木很坚决。
    什么时间走?水蝮望着柏凌木。
    今天晚上,安排妥当我通知你。
    柏凌木爬出地下室,悄悄融入乱纷纷的社会中,好像一滴小雨点落入汪洋大海一样,无声无息地……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