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十八)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05:24 点击:2467

  核心提示:28、欢 聚猇简直高兴疯了。赫连瑞雪一行刚走,便将峥和翔拉进了他们的寝室。猇的寝室是两大间平房,里面住着二三十个男孩,高低床排在一起,很像困难时期民工们打的地铺。猇睡在下铺,靠边。峥和翔坐在猇的铺上。欣喜疯狂了一阵,猇说:峥,让龙也来吧,我特想他。峥说:好,给他打个电话就行。翔抢过峥的手机给龙拨电话...
    28、欢 聚
    猇简直高兴疯了。赫连瑞雪一行刚走,便将峥和翔拉进了他们的寝室。
    猇的寝室是两大间平房,里面住着二三十个男孩,高低床排在一起,很像困难时期民工们打的地铺。猇睡在下铺,靠边。峥和翔坐在猇的铺上。
    欣喜疯狂了一阵,猇说:峥,让龙也来吧,我特想他。
    峥说:好,给他打个电话就行。
    翔抢过峥的手机给龙拨电话。
    龙在电话里说:你们还想着我呀!告诉翔和猇,明天上午我一定过去!
    猇又说:下午没事,咱们去蝎子岭捉蝎子吧!那儿蝎子特多。
    你敢逮蝎子呀!翔惊讶。它不蜇人吗?
    不让它蜇。猇说着翻开床头凉席,找出几根粗铁丝和一把镊子。呶,用这个。然后拎起一只饮水瓶,带上峥和翔出发了。
    蝎子岭在龙潭中学东南,不高,岭上却怪石荦荦,荆棘满山。俗话说是山必有宝,蝎子岭的宝就是蝎子。那交错的石头缝里,石块下边,荆棘丛中,多有乖乖蛰伏着的蝎子。一到晚上,它们便悄无声息地爬出来觅食取乐,也交尾做爱。拿着手电筒,对着山地草丛一照,蝎子满地乱窜。
    咱白天去能捉到蝎子吗?峥问。
    猇说能,我经常白天去捉。
    为啥不晚上去?翔问。
    晚上怕蛇。猇说。蝎子岭上还有一种土公蛇,有毒,经常晚上出没,好多人晚上捉蝎子被毒蛇咬伤。
    听说有毒蛇,翔说:那咱别去了吧!翔怕蛇。
    猇说,没事,蛇白天不出来。
    峥问翔,你怎么那么怕蛇呀?
    翔说我也不知道,反正看见蛇心里就犯怵,去动物园我从不进蟒蛇馆。
    三个男孩说着,追逐着,很快到了蝎子岭。
    猇把饮水瓶递给翔说:你拎着瓶子,我跟峥捉。
    翔接过瓶子,跟随在峥和猇身后。
    猇把镊子咬在口中,两手各夹着一根粗铁丝,开始翻动跟前的石头。
    峥帮着翻石头。
    蝎子岭上的石头大都是活动的,好像外星人有意抛下来的面包,圆润光滑,用力一掀,石头便翻个身。果然,翻到第三块石头时,下边便藏着一只大蝎子。那蝎子见有敌情,立即翘起尾巴,仓惶逃脱。猇迅速拿起铁丝围截,很快,蝎子被按在了地上。猇从口中取下镊子,夹起蝎子装入瓶中。
    翔拎着瓶子看蝎子舞蹈。峥和猇继续翻动石头,一块又一块,直到夕阳快要落山,两个人都累得精疲力竭,汗流浃背,才宣告罢手。检点成果,一共捉了十三只蝎子。
    峥说,不错,不错,战果辉煌。
    猇说,哪有战果呀,过去我半天能捉一瓶。
    你们捉那么多蝎子干吗,卖吗?翔问。
    谁卖呀,都烧着吃了。猇答。我们用铁丝穿住蝎子,在火上一烤,跟城里卖的羊肉串一样。今天捉得太少,要不晚上给你们烧蝎子吃。
    峥说,你是饿昏了头吧,吃蝎子不怕中毒哇?
    中什么毒哇,老师们还炒着吃呢!猇说。
    不错,酒店里也有这道菜,好像还要沾什么酒吃。翔接话。
    咳,沾什么酒哇,活蝎子我都吃过。猇说。后肚一拧,嘎嘣吃下了,还活血哪!
    哇!峥瞪大眼睛说:我可不敢吃活物。
    翔想让猇示范着吃一只,峥说算了吧,别蜇着了。
    三个男孩悠悠荡荡下山来。
    蝎子岭背坡有道山谷,连着龙潭中学下边那条河。谷很深,水却很浅,蓝幽幽的,沙石、水草清晰可见。还有小鱼,梭子似的在水里穿行。
    山里的傍晚停了风,闷热闷热的。
    猇说:这么热,咱去洗澡吧,谷里水好。
    峥说:好,我身上都成泥猴了。
    三个男孩转进山谷。
    夜幕开始笼罩大地,远处的山峦渐渐模糊。月亮出来了,弯弯地挂在蓝天下边,给山峦、溪水、沙滩、树木披上了一层银光,朦朦胧胧的,像成长的女孩初隆起的胸脯。是的,是的,这刚刚开发初为人识的龙潭峪不正如一个久藏深闺的少女吗?
    峥、翔、猇走进了少女的怀抱。
    峥:这水真清,有鱼没有哇?
    猇:有,我给你踩一条。
    翔:人家都捉,你怎么踩呢?
    猇:你不清楚,这儿有一种鱼叫沙胖儿,指头粗细,一拃多长,藏在沙里,像根木棍,所以得踩。
    说着,猇跳进水中踩了起来。
    男孩们洗澡极不老实,峥一下水,野鸭子似地拍击起水来,拍得水花四溅。翔仰躺在水面上,脚跟蹬着河底逆游。猇没有踩到沙胖儿,也扑通一声跌入水中,狗刨似地畅游起来。
    几个男孩洗着乐着,或漂或游,或击或攉。毕竟是夜晚,清凉凉的河水一会儿把几个臭小子身上冲得干干净净。洗了一阵,欢闹了一场,峥提议上岸回学校休息。这时,一阵说笑声从上游传来。
    有人来洗澡。猇低声说着,扑跌进水里。肯定是我们学校的女生,她们白天怕人看见,常常晚上结伴过来。
    峥和翔也迅速趴入水中。
    几颗脑袋浮在静静的水面上,仰首向上游张望,果然六七个女孩悠然说笑着走向河边,四下寻视一番,女孩们开始脱衣服。倾刻,昏黄的月光下,露出几袭乳白的光,那是少女们白天不敢公开的躯体。乍看去,犹如几朵含苞欲放的睡莲,蕴着娇羞,带着柔美,透着雾霭,涌动着,奔放着,让三个男孩顿然瞠目。瞬间,几朵睡莲寒光一闪,扑通通藏匿于清波之下,朗朗的笑顺着山谷飘向远方。那是给男士发出的禁洗信号。
    哇塞,七仙女下凡了!翔看得眼都直了。
    咱们走吧,别让她们漂过来。猇说。
    走,赶快走。峥响应。
    峥、翔、猇忽啦一声蹿出水面,猫着腰蹚到岸上。上游的一群女孩惊慌失措,一个个潜在水里不敢露面。
    活跃的山谷顿然静了下来。男孩们匆匆穿上衣服,做贼似地沿着山谷逃离开去,一边走一边还勾回头朝水中看。峥回头时差点撞掉了翔拎着的蝎子瓶。
    月在头顶。朦胧的夜色中,七仙女又开始说笑起来……
    峥第一次看到女孩的裸体。尽管是在夜晚,尽管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那朦胧的白还是犹如一道定影液印在了峥的大脑里。他不知道那白色托起的脸部的模样,不知道那几袭白姓张还是姓李,可他知道那白是一种美,是对男孩的一种诱惑。
    白兰的身躯也那么白吗?
    峥猛然想到了白兰。对,应该说晶晶。他触摸过晶晶,而且触摸的是她那最神圣最隐秘的地方。然而峥没有看见。那是在夜晚,暗淡的灯光。他只记得很光滑,很柔软,像新做的奶油蛋糕,像刚出笼的馒头。可是,可是,他没能尝到那蛋糕那馒头的滋味,甚至连什么样子什么颜色都不清楚。他就像盲人摸象似的,所有的只是感触。
    峥不明白为什么要想到晶晶,仅仅是看到了几袭白吗?其实那就是几袭白,朦胧的白,除外他什么也没看见。可峥好奇,猛然间想到了晶晶,还有楠,还有陶宝贝。
    他不能不想。一个完全发育成熟的男孩,一个正欲探索未知领域的男孩!难道只能想 x + y 想分子式想DNA想李白杜甫想A B C D吗?
    翔也在想。
    猇却在笑,傻乎乎地。
    班主任怎么没来查铺呢?
    快放假了,还查个鬼呀!
    老师肯定又跟他女朋友上山了。
    哎,我看见过咱老师和他女朋友亲嘴。
    寝室里,几个男孩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着。暗淡的灯光下,有人偷偷地抽着烟,有人在床上练仰卧起坐,也有人静躺着摆弄复读机。吊在屋梁上的两支电扇咣当咣当晃着,驱逐着孩子们身边的蚊子。放假前的晚上,寝室里显得浮躁和混乱。
    峥本想躺下好好睡一觉,翻了半天石头,走了那么远山路,浑身困疼困疼的。可他怎么也睡不着。睡不着不光为那几袭白,猇又跟他提到了水蝮。猇说:我在龙潭峪多次碰上水蝮。水蝮来龙潭峪干什么?游玩,还是销毒?他怎么潜藏得那么隐蔽呢?这个水蝮真的太狡猾。不想水蝮的时候,峥还能平静下来。一想到水蝮,他心中就像注入了一支催化剂,霍然爆破,浮想联翩。他不怕水蝮,因为他和水蝮一样高了。可他恨水蝮。猇一提到水蝮,峥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连山谷河湾里那几抹白色,连晶晶连楠都不在他的思索之内了。他得想水蝮,想什么时候才能抓到水蝮。那么,能抓到水蝮吗?峥迷惘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室内,有同学打起鼾来,翔和猇也好像进入了梦乡。
    峥仍然睡不着,不停地在床上翻着身子,翻得高低床咯吱咯吱响。
    明天上午龙能来吗?喻老师知道会不会批他?楠怎么这几天突然话少了?喻老师真好,像个大姐姐。峥想到喻文文想到楠的时候,就又想起了那几抹白。起初,峥是觉得好奇,现在,他想弄明白那白的含义了。
    峥正沉浸在白的含义里,一个男孩突然惊叫着从床上跳起来。不少男孩都被惊醒了。有人开亮了电灯。那男孩在地上叫着蹦着,立即有人走过去讯问,却发现那男孩的腿上红肿一片。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说快去快去卫生室看看吧!
    深更半夜的,卫生室有人吗?那男孩执拗地嚎叫着蹦跳着,好像有人在用刀子剜他的肉。
    翔和猇也醒了。
    猇说你吵吵什么呢?
    翔揉着惺忪的睡眼,怔忡了一会儿,突然惊叫起来:唉呀,蝎子!忙起身察看,原来睡觉时胳膊碰倒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瓶子,瓶子盖没拧,十几只蝎子全跑了出来。那男孩便是被蝎子蜇了。
    顿时,寝室里像炸了锅,孩子们跳着,叫着,躲着,找着,连那几个安然躺着不动的懒虫也睡不下去了,床上床下翻找起来。很快,有人发现了蝎子,于是将其捉拿归案。也有人用脚踩蝎子的。那蝎子虽是翘着尾巴霸气十足,怎奈何得了小男子汉们有力的大脚?还没来得及先发制人,就一命呜呼在了砖铺地上。
    被蝎子蜇过的那个男孩仍在哭嚎着,疼得脸都扭曲了。
    猇走过去说,你坐下,我看看。那男孩咧着嘴坐在床上。猇扳起那男孩被蜇的腿,拉过一把凳子支撑起来,然后拍打红肿的地方,很快发现了被蜇的针眼。猇又喊过去一个男孩,两个人用力挤按那被蜇处。一会儿,针眼里便渗出几粒明光光的汁液,还夹着白色。挤了一阵,猇将那毒液擦去,从兜里掏出一盒清凉油,抠开盖子,挖出一大块敷在伤口处。也是毒液被挤出了一些,也是清凉油起了作用,几分钟后,那男孩的疼痛减轻了,嚎叫声渐渐停了下来。
    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吵闹使峥彻底没有了睡意。待大家又风平浪静般躺在床上,呼呼噜噜进入梦乡后,他趿上鞋走出了寝室。
    月牙藏进了云里,天阴了,校园里黑咕隆咚的。峥踩着石板路在黑暗中摸索。黑暗中除了几副水泥乒乓球台,剩余的便是教学楼、办公室和寝室了。望着夜幕里的一片寥落,峥心里陡然升起几丝悲凉,那是当代中学生对山区贫困人民的同情。峥不明白,同在一片蓝天下,为什么有着这么大的差距。旮旯儿李的学校是如此,龙潭峪的学校也是如此。然而,就是这么一所破旧的中学,却令山里孩子们向往。猇专门从城里回到山里。为什么?大山是他的根哪!大山里有着丰富的资源。比如这龙潭峪的开发,引来了山外的无数游人。人们在这里消费,在这里玩乐。峥也高消费地蹦过极。可是学校为什么还这样破落?和那酒楼、宾馆、游乐设施相比,简直不是一个天下。政府为什么不管?峥不知道,也弄不懂。他只是感觉学校太旧,太简陋,那几个人挤在一起睡的床铺,那破烂的篮球架,那在黑暗中睒着鬼眼的水泥乒乓球台,一切都让峥难以承受,更别说在这里学习了。好则,踏踏米中学开始同龙潭中学牵手,他又拉上了猇。他要帮助猇,把猇拉出大山,拉到他该去的那个地方。
    阴沉沉的夜里很凉,赤着背的峥感觉到了寒冷,正欲转身走回寝室,猇猛地从背后抱住了他。峥吓了一跳,说:吓死我了,你出来干吗?
    找你。猇说。我想着你去厕所了呢!校园里这么黑,你站这儿看什么?
    峥说:躺那儿睡不着,出来溜达溜达。
    回屋睡觉吧,明天龙来咱们还得去山上玩呢!
    黑暗中,两个男孩走回寝室。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