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二十九)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04:43 点击:2418

  核心提示:29、风雨又来龙潭中学的西面是山。山虽不高,却也峥嵘险峻,巉岩交错。漫山的绿色植被覆盖着山峦,使得山中的溪水更清,泉水更美。大大小小的几十座山头,几十处悬崖,构筑了龙潭峪奇妙的景观。那山头,缠绵起伏,影影绰绰;那悬崖,神工鬼斧,险象叠来。虎跳崖、百步涧、一线天、难见云,处处峭壁林立,峰指云天。远远望...
    29、风雨又来
    龙潭中学的西面是山。山虽不高,却也峥嵘险峻,巉岩交错。漫山的绿色植被覆盖着山峦,使得山中的溪水更清,泉水更美。大大小小的几十座山头,几十处悬崖,构筑了龙潭峪奇妙的景观。那山头,缠绵起伏,影影绰绰;那悬崖,神工鬼斧,险象叠来。虎跳崖、百步涧、一线天、难见云,处处峭壁林立,峰指云天。远远望去,那峰峦宛若列队待战的士兵,仿佛拱动的春笋,犹如草原上撒着欢的羊群。比云南石林还俊,比张家界的山崖还翠。不足之处是缺少真正的大山衬托,生物资源稀少,使得龙潭峪略逊风采。
    峥、龙、翔、猇走进了山里。
    为逃门票,猇领着他们跋山涉水,披荆斩棘,沿着山野林莽,寻找小道险坡,曲里拐弯、颠颠荡荡行走在山的怀抱里,一边走一边还给峥、龙、翔指指点点介绍着。
    前边是鲤鱼脊。看,那山峰像不像鱼脊?翻过鲤鱼脊,就进入了风景区。不过,南边的凤凰坡也很美,好多山洞,要不要去看看?
    去凤凰坡怎么走?翔问。
    还得翻鲤鱼脊,往南是凤凰坡,往西是龙潭峪。
    先去凤凰坡。峥说。
    冲啊!龙吼了一声。
    几个男孩猛虎下山般跑将起来,一会儿便登上了鲤鱼脊。
    站在鲤鱼脊上,攀着山石,扶着林木,遥望远处的山色,确也绚丽多彩。虽然是阴天,那山峦,那山崖,那林木,那河流,依旧泛着道道白光。龙潭峪景区的酒楼、旅馆、茶肆、商铺也都披金挂彩,明晃晃的,如同佛光普照着。
    猇说:看见了吗?呶,呶,那山半坡树丛中的黑点点就是山洞,有的洞里还有钟乳石呢!
    几个男孩嗷嗷叫着,翻过鲤鱼脊,直奔凤凰坡。
    凤凰坡是一座小山,坡缓,树多,远看郁郁葱葱的。谁也不知道凤凰坡的来历,也没人在此看到过凤凰。不过,山上倒是植了不少梧桐,漫山遍坡,绿荫荫的。梧桐树上落凤凰嘛!在那密植的林木丛中,隐藏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山洞。小的只能容下十几个人,大的足有几十丈深,汽车都能开进去。
    山上怎么有那么多洞呢?翔又问。
    爸说是三十多年前挖的,叫什么备战洞,防空洞。猇说。听说城里人还来这里演习过呢!不过,也有原始的山洞,很深,里面阴森森的,没人敢进去。
    我可得进去探探险。峥翻越一道障碍说。
    我也去。龙应着。
    四个男孩攀爬跳跃,脚手并用,很快爬上了凤凰坡,寻找到一个较大的山洞,钻进了洞里。
    这山洞名叫“东方红洞”,很显然是文化大革命中挖的,约有十几丈深,高一丈许,容纳几百人没有问题。洞里很平,也不潮湿。两边还凿出了不少梯式台阶。美中不足的是,由于没人管理,洞内有三分之一已经塌陷,土和石块堵塞着半边洞口。峥一行在洞内转着,考察似的这儿看看,那儿抠抠。龙欲翻越那道障碍,被翔拉住了。
    里面那么黑,万一有什么藏在里面呢?翔说。
    钻过几个山洞,欣赏罢凤凰坡的山色,猇提议去龙潭峪。偏在这时,阴沉了半天的天爷爷淅淅沥沥下起雨来。雨点不大,却很稠。一会儿,那雨点便连成了线,打得梧桐叶哗啦啦响。没有人带雨具,几个男孩只得重新钻回洞里。不料那雨却下个没完,几个小时过去了,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似乎有意给峥几个制造麻烦。怎么不麻烦呢!眼看天近傍晚,没法子下山不说,孩子们还水米没有沾牙。他们本打算赶到龙潭峪吃饭的,不料下了雨,山路又滑,只得待在山洞里。没带干粮,待在山洞里的几个男孩肚子开始呼叫起来,伴着雨声。
    翔说,要不咱慢慢下山吧!
    峥说,山路那么滑,又下这么大雨,咋走?
    猇说,今晚上肯定走不成了,天黑,也找不着路。
    那可怎么办呢?翔发愁了。
    咱得想法先弄点吃的。龙说。
    吃什么?峥望着洞外的雨丝问。
    有了。猇弹了一个响指。刚才我看见山坡上有片瓜地,去偷瓜吃吧!
    几个孩子互相看看。龙说:走,猇,咱俩去!说着将上衣和短裤一脱,赤身裸体钻进雨帘。
    山路很滑,两个孩子摔倒了又爬起来,只一会儿工夫便钻进了瓜地。那片瓜地不大,种着甜瓜、菜瓜和西瓜。西瓜正拖蔓,甜瓜才拳头大小,青毛出绿的,正长着;惟有菜瓜,胳膊粗细,一尺长短,有的还带着黄黄的花。瓜秧被雨水打蔫了,沉甸甸地匍匐在地上。那些成熟未成熟的菜瓜甜瓜明光光地裸露着,和两个赤裸裸的男孩结构在一起,显得那么合谐。龙实在饿极了,拧下一个拳头大的甜瓜就啃,哪知啃了一口又吐了出来。猇笑着说:甜瓜不熟,正苦呢!摘菜瓜。两个孩子挑拣着摘起了菜瓜。
    半个小时以后,龙和猇抱着十几根菜瓜钻进了洞里。放下菜瓜,峥和翔吓了一跳。再看龙和猇,两个男孩都成了泥猴。峥说快出去冲一冲穿上衣服吧,别感冒了!龙说,没事,你们先吃吧!拉着猇走出山洞,站在雨中把身上的泥土冲净,这才进洞穿好衣服。
    猇说:吃吧,菜瓜,城里没卖的。
    峥和翔都没有吃过菜瓜。看着绿莹莹亮光光胳膊粗细的菜瓜,谁也来不及多问,各自抓起一根用手一捋啃将起来。
    饿极了的男孩呀!
    天已经黑了下来,洞外的山野模糊一片,洞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尽管是夏天,尽管都穿着衬衫短裤,可那雨天的阴冷依然袭击着孩子们。他们在洞里坐着,背对着背,双臂抱成一团。毕竟是冷啊!又加上洞内蚊子的骚扰,谁也没有了一点睡意。相互靠着坐了好久,峥说咱唱歌吧,唱着歌肯定不冷。
    唱!龙先蹦着吼起来。
    几个男孩都站起来,蹦跳着唱歌。校园歌流行歌都唱。唱得洞外的雨渐渐停了,唱得凤凰坡似乎舞动了起来。
    龙潭峪迎来的第一批游客是峥、龙、翔、猇,然而,他们是逃了票的。
    也是一夜未眠,也是又冷又饿,披着初升的晨曦,翻越鲤鱼脊走进龙潭峪的怀抱时,几个男孩都没有游玩的兴致了,龙还开始拉起了肚子。
    峥说:找个地方吃点饭,休息休息再玩吧!
    大家一致同意。
    附近有家茶社,主营住宿和饮食。峥领着大伙走了进去,要了房间,吃了早点,便倒头大睡了。
    龙睡不着,不停地上厕所,直到把肚里的生冷食物全拉出来,肚里又空空如也的时候,才勉强躺在床上。可他仍是睡不着,肚子隐隐作疼,没躺多久,还得起来上厕所。他知道没什么东西可拉了,就那么强忍着躺下,望着窗外流动的人影,那是住进茶社的游客。忽然,龙的眼睛一闪,昏昏沉沉中,发现一个人竟然像水蝮。也是太困了,仅那么一闪念工夫,龙的意识模糊了。
    大伙都醒来的时候已到了下午。茶社里坐满了人,熙熙攘攘的。有的在饮茶聊天,有的在品茗对羿,也有打麻将赌着玩儿的。翔说:下午咱还玩不玩了?峥说:出去转转吧,晚上还住这儿,明天好好玩一天。
    几个人一起出去转了。
    茶社在龙潭峪的最里边,背靠凤凰坡,一片几十间房屋,掩映在绿树丛中,环境倒也清雅。说是茶社,其实就是旅馆,因为旅馆房间多,也捎带着经营些娱乐项目。山里人图个实惠,只要挣钱,什么都可以干,管你允许不允许呢!
    茶社附近有几处景点,不大,却也迷人。比如迷谷,比如锁蛟井。迷谷是条山谷,左折右弯的,谷里耸立着十几座石峰,样子大致相似,若记不准方向,想转出迷谷可也真难。还有锁蛟井,在一座山崖下,圆圆的一口井中,系着一条拳头粗细的铁链子。传说井里锁了条蛟龙,就是古代兴风作浪让大地洪水滔天的那条黑龙,被大禹捉住锁进了井里。井里是口泉,泉水向上冒着,咕嘟咕嘟咕嘟,好像金鱼在吐泡泡。也有人说那是蛟龙在发泄不满。故事归故事,毕竟这里山奇水秀,着实招来了不少游人。
    峥一行也去了锁蛟井,还要去迷谷,猇说:别去了,天晚了,再转不出来,今晚上又不能睡觉了。吃了一夜苦头的男孩子们欣然同意猇的意见,在附近随便转了起来,直到夜幕降临,游客散去,才悠悠荡荡走回茶社。
    茶社里一片辉煌,各个房间都拉亮了灯。四个男孩走进房间,定下晚餐,坐下来侃起了大山。刚侃了两句,峥的手机响了,原来是班主任喻文文。喻文文在手机里说:你们什么时候回学校哇?我可为你们担着保呢!峥说,马上,马上回去。马上是什么时间呢?喻文文在手机里问。早点回来,别在外边惹事。峥说记着了,谢谢你喻老师!把手机挂了。
    峥没敢说昨晚夜宿山洞的事。
    翔笑着说:峥你也学滑了。
    峥说:这不叫滑,这叫智慧。不然,喻老师肯定跟咱急。
    喻老师就是比柏老师好,对咱特关心。龙接腔。
    那是,要是柏凌木,肯定不让咱几个留下。翔说。
    侃了一阵,吃过晚餐,几个男孩在庭院里散步。庭院很美,花草树木把小院装点得幽雅闲舒。这时,茶社里一个女招待走了过来,对峥几个说:晚上有舞会,你们跳舞不跳?
    翔说跳,在什么地方?
    女招待说:在后院大厅,要跳早点去。
    翔几个跟着女招待去了后院。大厅里站着十几个青年男女,一个个眼睛里放着异彩。不料,跳舞要额外收费的,每人一百元。峥没带那么多钱,几个人悻悻转了回来。
    跳舞怎么收那么多钱呢?转回来的龙问。
    就是,娱乐城门票也不过二十。翔说。
    管人家干吗,咱们不跳得了。峥说。早点睡吧,明天好好跟着猇逛龙潭峪。
    猇说:明天晚上住我们家,我给你们煮山薯干大枣粥。
    龙霍一下坐了起来,说:忘告诉你们了,上午我看见外面有个人非常像水蝮。
    猇说:没准就是他,我多次在龙潭峪看见他。
    峥忙站起来把门关上,低声说:小声点。他向外指了指,又说,我也觉得这里面太玄乎,别是水蝮藏在这里吧!
    龙说:去每个房间看看不得了!
    傻,想暴露目标呀?峥说。
    那怎么办,他们要是在销毒呢?龙问。
    有可能。峥说。不然,跳场舞能收一百元?
    要不去报案吧!翔也关心起来。
    峥说不行,咱出去他们肯定会怀疑,要报案也得等到明天。
    翔明白似地点点头说:注意动静,佯装休息。
    铿锵的音乐响起来时,佯装休息的翔已进入了梦乡。猇趴在床上注视着窗外。龙和峥说了几句,也打起了长长的哈欠。他太困了,一个晚上没眨眼,又拉了半天肚子,是个铁人也顶不住哇!龙还是坚持着,问:峥,明天咱真的去报案?峥说:先观察一下,要报案也得有证据呀!
    咱这么躺着,去哪儿弄证据?龙说。
    是呀,还是得想办法去后院看看。峥说。
    猇忽地坐了起来,说:我去,我假装去厕所。
    好主意!峥拍了下猇的肩,低声对他交代了几句。猇抓起一张纸冲了出去。
    龙和峥继续在屋子里聊着。聊期末考试成绩,聊暑假里的作业,聊男孩的秘密和向往……
    猇慌慌张张往后院跑,边跑边四下张望着,刚穿过二道门,却被一个保安拦住了。
    干什么,干什么?后院不让进。
    为什么?我要去厕所。猇说着继续往里边冲。
    那保安一把拉住了猇,往西面指了指说:没看见厕所在那边吗?
    猇这才停下来,向后院张望了一下,撅着嘴转身向西。
    厕所在西墙根下,背靠着山体,翻过厕所,可以直达后院大厅。然而厕所墙太高,翻不过去。猇在厕所里扭了一圈,真的撒了泡尿,又走出厕所。正抓耳挠腮,突然发现不远处墙下有一截木桩,两米来长,一端还有个“丫”。猇高兴了,说天助我也!跑过去抱起树桩,往墙跟一靠,轻而易举翻到了那边。为防止有人发现,跳下墙时他还弯腰抽走了那根木桩。
    猇把木桩藏在墙内一侧,蹑手蹑脚走向大厅窗下。大厅里灯光时明时暗,刺耳的音乐震得人心里发怵。透过窗子,猇看到,里面狂欢的男女,一个个疯了似地点头哈腰,拥抱亲吻,好像世界末日要告别这个地球似的,毫无顾忌,毫无防范,毫无羞耻,毫无自尊。也是灯光太暗,也是乱舞者太多,扫描过几番,仍没发现水蝮的影子。怕时间长被人看见,猇又匆匆逾墙回到了房间。
    龙已经睡熟了。峥趴在窗前静静地等着,见猇进屋,忙把猇拉到自己身边。
    猇将看到的情景说给峥听。峥微微一笑,说:睡吧!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