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三十)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04:03 点击:2252

  核心提示:30、缉 捕翔一醒来便嚷嚷开了:嗨,我怎么睡着了!哎,有收获没有?收获大大的。峥说。从昨晚的情况看,肯定有人染毒。峥压低了声音。但是否与水蝮有联系,目前还是个谜。下面咋办吧?龙问。留这儿一个人观察,其余到外面寻找。不管在哪儿,发现水蝮一定要盯紧。峥说。记着,不能让水蝮发现咱,晚上还到这里集合。翔接上...
    30、缉 捕
    翔一醒来便嚷嚷开了:嗨,我怎么睡着了!哎,有收获没有?
    收获大大的。峥说。从昨晚的情况看,肯定有人染毒。峥压低了声音。但是否与水蝮有联系,目前还是个谜。
    下面咋办吧?龙问。
    留这儿一个人观察,其余到外面寻找。不管在哪儿,发现水蝮一定要盯紧。峥说。记着,不能让水蝮发现咱,晚上还到这里集合。
    翔接上话说:干脆,我留店里算了。
    峥说:也行,水蝮跟你不熟,不容易暴露。
    峥、龙、猇三人走出了茶社。
    根据龙的建议,三个男孩躲在了茶社外边的竹林里,足足待了一个上午,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也没见到水蝮出现。中午时,峥说:别守株待兔了,咱去外边转转吧!还得喂喂肚子。
    龙潭峪的酒楼饭馆不少,峥一行随便跑了几家,最后在一家小吃店吃了米线。刚吃结束,龙一抬头,看见了柏凌木,忙嚷:峥,峥,柏老师,柏老师往西边去了。
    峥一愣,霍然站起来:柏老师去哪儿了?
    往西边去了。龙重复了一句。
    峥急忙走到门口,龙和猇也跟着出来。往西看去,柏凌木正急急切切朝前走着。
    跟上去看看。峥说。正要和龙、猇追赶柏凌木,柏凌木一拐,朝左边一家旅馆走去。
    那家旅馆背靠着山坡,后边是一片密密的丛林。院子挺大,比茶社还要阔绰。柏凌木朝四下望望,大大落落走了进去。
    龙望着那家旅馆问:柏老师来旅游吗?
    鬼知道。峥说。水蝮肯定也在那儿。
    不会吧!龙瞪着眼说:难道柏老师来找水蝮的。
    我猜测。走,过去瞧瞧。
    三个男孩迅速追过去藏在那家旅馆两侧,目不转睛地盯着旅馆门口,一直等到太阳落山,夜幕又降,柏凌木和水蝮谁也没出来。
    龙有点急了,说:我靠,天黑球了,也没见他们的鬼影。
    峥说龙你先去找翔吧,我跟猇再待一会儿。正说着,旅馆门前闪出一个人来。水蝮,水蝮出来了!龙轻轻喊起来。
    峥和猇也看清了。峥说:龙,盯紧,咱们跟踪他。
    谁知水蝮只在门口晃了几晃,四下张望了一番,返身退回旅馆。
    峥不知所措了,烦乱地走动着。
    怎么办?还找翔不找了?龙问。
    找,赶紧去找。峥说。我和猇在这儿看着,你让翔赶快把茶社退了过来。记着,这家是青云旅馆。
    龙嗖地一下窜将出去。
    翔在茶社待了一天。上午他趴在床上盯着窗外,人来人往的,却不见水蝮。翔怕看走了眼让水蝮溜掉,下午佯装看别人下棋坐在棋室里。棋室即茶社的正厅,也是大门,进进出出的人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可是,看了半日,仍是不见水蝮。眼看天色又黑,三个伙伴还没消息,翔有点急了,走出茶社到外边寻人。傍晚的山里人仍不少,来来往往的,也有进入茶社的男女。他们不知道在哪儿躲着,突然间冒了出来。翔知道,他们是去茶社跳舞的,毒舞。可人来人去的,依旧没有水蝮。在外边蹓了几圈儿,翔忽然想起打个电话问问峥,茶社没电话,他便在外边找话吧或IP。毕竟是山区,服务项目跟不上,找了一阵,一无所获,翔垂头丧气走回茶社。刚到门口,龙已在那里站着了。
    你们去哪儿玩了,现在才回来?
    玩什么呀,快退房跟我走。龙说。
    翔迅速退了茶社。
    峥、龙、翔、猇苦苦在青云旅馆前守了一夜,守到东方发白太阳升起,水蝮和柏凌木仍是没有一点动静。峥决定去派出所报案,于是,留下龙和翔继续盯梢,带着猇奔向龙潭峪派出所。
    听完峥的报告,所长大吃一惊。龙潭峪真有销毒染毒的?
    不是真有,而是很多。峥说。至少青云旅馆和茶社都有。
    所长说:看来水蝮果真藏在龙潭峪了。
    峥说:水蝮就住在青云旅馆,我们盯他一个晚上了。
    所长说:好,我派两个便衣跟着你们,再盯他一天。晚上我派人进去侦察。记着,不能轻易暴露。
    夏天的夜真美,月牙高悬,星光闪烁,山峦、溪流、树木,一切在朦朦胧胧里。酒楼、旅馆内的灯光折射出夺目的灿烂,映得虚幻里一团团白。峥和龙跟着几个便衣公安,大摇大摆走进了青云旅馆。安排妥住下,一位女招待便走进了房间。
    几位先生跳舞不跳?女招待很甜。
    跳,收费不收?一个便衣问。
    收,每人一百。女招待答。
    你们什么舞厅啊,敢收一百?另一便衣说。
    一百元含酒水费,不要酒水二十。女招待说。玩玩嘛,出来旅游,还在乎那点钱?
    第一个便衣说:一百就一百,咱也高消费一次。转首问:谁还去?
    猇说我也去,和便衣一起跟着女招待去了舞厅。
    舞厅实际是一个大客厅,在旅馆的东边,二楼。客厅内并不华丽,周围摆了一圈沙发。吧台在门口,里面站着位三十来岁的女郎。跳舞者必须先交费,然后从吧台领取一杯红酒。也有人额外买些瓜籽、口香糖之类。人们端着酒水坐在沙发上饮用消遣。
    峥悄悄对便衣说:内容在酒里。
    那便衣给峥递了个眼色,刚离开吧台,故意碰了一下峥的胳膊。峥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酒全部洒了。那便衣转身对台姐说:小姐,再来一杯,再来一杯!一边佯装给峥道歉。
    峥也嚷着向台姐要酒。台姐却要峥另外付钱。峥自然不乐意,便同她争执。此时,有饮罢酒者药力发作,开始欣欣然亢奋起来。
    峥仍在同那台姐纠缠,便衣自然也帮着峥说话,无奈那台姐死活不给。便衣急了,劈掌拍在吧台上:你什么舞厅啊?不跳了。拉上峥气呼呼要走,谁知那女郎却拦住了他们。
    对不起,请把杯子放下。
    便衣吼起来:为什么,掏一百块还不让喝呀?
    台姐说:让喝,请喝完把杯子放这儿。
    便衣吼叫:我非要去房间喝,嫌你这儿龌龊!拉上峥走了。
    那女郎不便强拦,悻悻走进吧台。
    于此同时,龙领着另两个便衣也四处窥探起来。出人意料,找遍了青云旅馆的角角落落,不仅没有发现水蝮,连柏凌木也没有了踪影。
    峥说:不可能,我们亲眼看见他们进去的,怎么会没人呢?
    根据所长的安排,第二天,猇带着峥、龙、翔畅游龙潭峪。游完虎跳崖、百步峡,接下来再去游迷谷。此时已是下午两三点钟,几个男孩风尘仆仆、说说唱唱着向迷谷进发。没走多远,在百步峡出口,四个人同时看见了水蝮,他正跟一个女孩并肩走着,悠然自得地。龙的眼尖,一下子认出了那个女孩。
    怎么是窦欢欢?龙诧异。
    翔问峥是不是先躲起来。峥说:水蝮已经看见咱们了,还躲什么?
    的确,水蝮已经发现了峥一行。不过,他并不清楚峥几个的用意,反而想戏弄一下那几个孩子。水蝮向后边看看,抬手搂住了窦欢欢的后腰,和窦欢欢目中无人地走着聊着,好悠闲好自在。
    峥、龙、翔、猇悄悄跟在他们的后面,既不能走快,也无法太慢。跟了一程,峥突然觉得尴尬起来。跟着人家干什么?抓水蝮吗?凭什么抓人家?从初中就说要抓水蝮的韩峥此刻心里乱套了。
    可怜的男孩呀!
    可怜的男孩跟着水蝮走了一程,心想再跟下去更加无聊,便不自觉停下了步子。也就在同时,水蝮松开了窦欢欢的腰,回首朝峥几个淡然一笑,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峥仿佛明白什么似的,说翔你跟上窦欢欢,其余跟着我追水蝮。
    三个男孩朝水蝮走过的方向奔去。
    水蝮径直走进了迷谷。
    迷谷很美,十几根粗壮的石峰如同拔地而起的春笋笔直地耸立着,下边是铺满鹅卵石的沙滩。石峰之间,间隔大致相同,约有四五十米的样子。水蝮在迷谷中穿行,一会儿走到这座峰下,一会儿又闪身去了另一石峰跟前,好像在跟峥几个捉迷藏,牵得峥一行团团转。
    水蝮,你站住!终于,峥开口了。
    水蝮回头,脸上露出几许奸笑:怎么,没事儿跑这儿来玩儿呀?转身又朝前走去。
    前面是一座山峦,鱼脊似的,长满了荆棘灌木。水蝮七折八转,时走时跑。峥、龙、猇紧追不舍,转过几折,早不知身在何处了。忽然,水蝮一个腾跳,兔子似的,在男孩们眼前消失了。
    几个男孩跑上前去,四下寻找,哪里还有水蝮的踪影?欲转身回去,不禁吓了一跳,后面是山崖,前面也是山崖。崖下,数丈深的山沟阴森森的。显然,水蝮将他们引上了绝路,要想跳下山崖,不摔个粉身碎骨,也得遍体鳞伤。望着周边蓊蓊郁郁莽莽苍苍的林木和崖下那黑幽幽的山沟,峥几个不由着急起来。
    水蝮真他妈混蛋!龙气愤。
    咱也太笨蛋!峥自责。
    猇往崖下看了看说:要不咱从这里下吧,崖上有树,能行。
    峥也向下望望,思索片刻,说:把皮带抽下来。
    龙和猇不解,还是把皮带抽下来递给峥。峥将三根皮带扣在一起,有两三米长。峥说:将皮带挂在树上做接力,登稳岩石,抓紧皮带抓紧树,慢慢下,不然今晚上就得在这里喂蚊子。
    下,大不了摔下去。龙说。
    闭上你那乌鸦嘴,净说些臭话。峥说。
    龙笑笑。
    三个男孩开始下崖。峥把皮带环套在一根凸起的石柱上,抓住皮带往下滑,等抓到下面的树干时,再将皮带抽下来套在下面的树上,猴子捞月似地向下退。毕竟猇是山里的孩子,攀爬弹跳,像只猴子。峥和龙向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况且还征服过歪头峰,也没把悬崖放在眼里。几个男孩小心翼翼地拽着扒着蹬着踩着,一阶一阶向下爬。有一次,峥拉的一根树枝断了,差点儿砸在龙的身上。龙在下边支撑住了峥的一只脚,他才得以又抓住了一棵树。那一瞬,峥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成功总是眷恋那些不畏艰险的人,太阳又要落进山谷时,三个男孩即将脱离山崖。龙攀缘似的牵着一根树枝喊:水蝮,你个混蛋,我们又胜利啦!话音刚落,猇在下面唉哟一声,拽着峥和龙摔下山去。
    三个男孩掉进了山崖下的一个暗洞。 洞里很黑,四周冰凉冰凉的。峥爬起来围着洞壁摸了一圈,发现了一个走廊似的通道。峥说:龙、猇,拉上我的手。三个男孩手拉手顺着通道摸索着向前走。那通道似乎还有坡度,走起来身子不能直立。大家猫着腰,走啊,走啊,约摸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丁字路口。孩子们迷惑了。龙问:往哪边走呢?猇说:不知道,这儿怎么有这么长一条洞呢?站着怔了一会儿,峥说只管往右边走吧,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三个男孩摸着洞壁往右走,走一阵歇一阵。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洞内忽然宽敞高大起来,前面还出现了障碍物,那是堆着的垃圾和石块。孩子们扒着石块爬了出来。令他们惊喜的是,前面竟然像个大厅,而且还隐隐地看见了外面的一丝亮光。峥和龙快步跑起来,把猇拽得个跟头流水,一会儿便走出了山洞。洞外,黑漆漆一片,时有点点流萤掠过,和天上的星光相映,给黑暗多少增添了些希望。
    这是哪里呢?龙问。
    别管是哪里,能走出山洞就得喊万岁!峥说。坐在洞口等天亮吧,天一亮,一切都明白了。
    三个男孩背靠背坐在洞口。毕竟走了几天的山路,毕竟大半夜没合一眼,尽管山洞冷风飕飕,时而还有蚊子的叮咬,大伙还是很快沉浸进了梦里。
    太阳照得洞外一片灿烂时,三个男孩都醒了。醒过来站在洞外一看,大家不由惊叫起来:怎么在这里呢!
    这里,是他们曾到过的东方红洞。
    猇说,钻了半夜山洞,又钻到这儿来了。
    龙说,这洞怎么通那么远呢!
    峥朝四周察看了一番,说咱下山吧,翔不知道在哪儿呢!
    三个男孩一同下山。
    翔去了哪里?峥、龙、猇盲无目的地在龙潭峪转了半天,沉沉的山峦,喧嚣的人群,却找不到翔的影子。
    龙说,干脆咱还去派出所吧,让所长帮咱找找。
    峥说,要去,这么重要的情况,不赶快找所长汇报能行?
    峥、龙、猇匆匆赶往派出所。一进门,翔和窦欢欢正坐在那里唠闲嗑哩。峥一见就火了,说:翔你咋回事呀,给我打个电话不行吗?我们找你半天,都快急死了。
    翔说:昨天晚上打你的手机,无法联系;上午跟窦欢欢来找所长,还没顾上。水蝮呢,追上了没有?
    别提了,我们差点壮烈了。接着,峥向大家叙述了追踪水蝮掉进暗洞走出暗洞的全过程。
    听完,所长说:你说的情况很重要,我们得马上研究个抓捕方案,你们几个也配合一下,不能再背篙撵船了。水蝮这家伙鬼得很,说不定就藏在山洞里。
    峥问:欢欢不知道水蝮的住所吗?
    窦欢欢说:我哪知道哇!我前天在龙潭峪碰上他,昨天他去旅馆找我,跟他一块出去玩了。在百步峡看见你们,水蝮说要逗你们玩,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翔说:为了说服欢欢,我快把嘴皮磨破了,总算把她拉了过来。
    窦欢欢笑。
    晚上八点,公安人员包围了所有可疑的旅馆和舞厅,峥、龙、翔、猇分别编在抓捕队伍中。
    峥和龙被派往青云旅馆。当抓捕人员神出鬼没般冲进旅馆舞厅时,那些跳舞的青年男女仍在狂欢着,拥抱着,亲吻着,还有动手在对方身上乱摸的。由于都处在兴奋阶段,他们根本没把公安人员放在眼里,一个女孩还拉住一名公安亲吻。公安人员不得不掏出亮锃锃的手铐,这时,才有人显出几分的慌乱。吧台内的那个台姐即要逃逸,被公安一把抓住铐了起来。
    …………
    那晚,共抓获了七十多名染毒青年,还抓获了几个旅馆的老板和台姐。经过突审,老板们很快供出了他们的线人。然而,当公安人员包围起几个线人的住所时,线人早已人去房空。
    公安人员无奈了。白天计划着要一网打尽的所长皱着眉头不停地抽烟,屋子里狼烟四起。好久好久,所长狠着劲挼掉烟蒂,命令道:各小队注意,立即包围凤凰坡所有山洞。
    各路人马风驰电掣般赶往凤凰坡,山前山后,各洞口都包围个水泄不通。人们提着矿灯,握着手电筒满山搜索。峥跟着一小队钻进了困扰他们的那条山洞。毕竟有灯光的照耀,很快,人们便发现了那洞中的机关。那条洞很长,且有不少岔洞、分洞,有的洞高,有的洞矮,有的狭窄,有的宽阔,简直比抗战时期冀中的地道还要复杂。长洞连通着不少小洞,一端直通青云旅馆院外的丛林。
    公安人员认真细致地在洞内搜索,找遍了所有岔洞、分洞及洞外的屏障,仍没发现有人藏匿的蛛丝马迹。眼看着又是一夜过去,人们一个个疲惫不堪地钻出洞来。这时,峥不经意间在东方红洞内那道垃圾石块屏障的一侧,发现了一个隐蔽的洞口。那洞口不大,只能容一个人进出。洞内黑咕隆咚,透过手电筒光,显得很光滑。
    洞内有人,进洞搜索!所长发出了命令。
    几个公安依次钻进洞里。峥也要往里钻,被所长拽住了。你不能进,里边危险!人们借着灯光向里搜索,没走多远,洞内宽敞起来,而且远处还依稀出现了亮光。注意安全!有人小声说。人们立刻警惕起来,关掉电灯,小心谨慎地向前摸索。约摸行进了二十几分钟,洞内深处突然传来两声枪响,前边一个公安中弹倒下。战士们慌乱了,迅速卧倒在地,将中弹战士背出洞来。那战士的肩胛处中了一枪,所长立即派人将其送往医院。
    准备战斗!情绪稳定下来的所长继续命令。
    战士们再次钻进洞内,可没走几步,洞内枪声又起。
    犯罪分子开始负隅顽抗了,战斗不得不暂时停歇下来。停下来的公安严守着洞口,直到天亮,洞内射进微弱的光,仍然没有一点进展。窄窄的洞口,逃犯潜藏在洞里,而且还携带有武器,硬攻肯定不行。所长急得团团转。忽然,峥说:所长,咱们用烟攻吧!在洞口点燃柴草,烟朝洞里钻,他们肯定出来。地道战中日本鬼子就用过这方法。
    所长拍手叫道:妙招!用烟熏。不过,我们可不是日本鬼子。
    峥笑着说:举个例子嘛!
    很快,公安人员从山上弄来了大堆柴草,堆在洞口,点燃起来。柴草噼噼啪啪燃烧着,火光照亮了洞口,浓烟打着旋往洞里钻。不到一顿饭工夫,洞里便传出咳嗽声,那声音越来越杂,越来越近。接着,六七个人从洞里钻出,立刻被守在洞口的公安人员铐了起来……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