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连载 >> 内容

中国男孩(三十三)

作者:景文周 来源:  时间:2010/8/25 10:02:28 点击:2201

  核心提示:33、站起来燥热被秋 凉驱逐的九月,踏踏米中学校园又沸腾了起来。然而在高二(4)班,每个同学的心情都那么的 低沉。龙的座位空着,峥的座位也空着。班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谁能高兴得起来呢!喻文文 在班里讲了龙和峥的不幸,讲了龙、峥、翔几个协助公安破获销毒团伙的壮举,最后提出了关爱 峥的倡议。同学们纷纷...
    33、站起来
    燥热被秋 凉驱逐的九月,踏踏米中学校园又沸腾了起来。然而在高二(4)班,每个同学的心情都那么的 低沉。龙的座位空着,峥的座位也空着。班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谁能高兴得起来呢!喻文文 在班里讲了龙和峥的不幸,讲了龙、峥、翔几个协助公安破获销毒团伙的壮举,最后提出了关爱 峥的倡议。同学们纷纷响应,连一直记恨着峥的陶宝贝也提出要加入关爱小队。
    喻文文拟出了“1+1+1”的关爱计划。
    楠自然是整个活动的核心。她代表了第一个“1”。她是峥最好 的朋友,每个同学都知道的。她只要去医院,峥立刻会从痛苦中化解出来。关爱小队代表第二个 “1”。在以喻文文为队长的统筹下,有计划地派人去看望韩峥,让他感受到同学的关爱、感受 到生活的美好。高二(4)班代表着最后一个“1”。毕竟是一个班集体呀!集体的力量往往能超 越一切,战胜一切,峥从班集体中得到鼓舞,得到温暖,从而对集体产生向往,才能尽快振作起 来。
    应当说,喻文文的“1+1+1”是可行的。正是她的精心设计 ,楠的体贴关怀,同学们的热情鼓励,韩峥的精神始终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不仅很快恢复了健康 ,而且连学习也没有落下。
    关爱小队又来到了峥的病房。
    这两天怎么样啊?喻文文问。
     挺好,能吃能喝的,就是不能动。峥说。
    慢慢来。喻文文说。 过一段伤口包皮愈合了,还得想法站起来。
    峥说是,喻老师您 放心,我不能总这么躺着。我已经跟我爸说了,让他为我做副拐杖,我还要去学校上学哪!
    好哇!喻文文说。同学们都盼着你这一天。
    翔说:没拐杖也不怕,我可以每天背你去学校。
    峥激动得眼泪快流出来了。
    医 生和护士都说:韩峥,看你的老师和同学们多好,多关心你。
     峥说是,凭着这我也得站起来。
    罗氓和白兰回公司办事那天, 楠自己在病房里陪峥看书。峥靠着床头看语文课本,楠时不时给他提几个问题。看着看着,下边 有点内急了。峥把课本放在床头,对楠说:楠你看看护士在不在?
    干什么?
    我要减负。
    楠出去喊护士了。哪知护士查房正忙,楠又回到了病房,说: 护士都查房了,再坚持一会儿吧!
    峥坚持着。本没有一点活动 量,加上早晨多喝了水,一会儿便坚持不住了。平时,他小便都由韩冲和罗氓负责,眼下爸妈都 不在,护士又忙,怎么办?峥急得在床上直扭身子。
    楠看着峥 那着急的样子,抓起便壶递给了峥,说:还知道羞哇,减吧!帮着峥扶正了身子。
    峥有点不好意思说:楠你先出去吧!
    楠转身出病房。
    峥把便壶塞进 被单里面减负。也是憋得太急,也是心里太慌,不小心,身下单子上洇湿了一大片。没办法,他 的身子不能动啊!峥将便壶放在床下,心中又多了几分感慨。楠进屋端走便壶出去冲刷。望着楠 的背影,峥的内心波涛汹涌。这么多天,楠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给他唱歌,给他读文章、讲题 ,比妈妈都细心,如今,楠连便壶都帮他冲刷。这是楠应该做的吗?然而她却默默地做了。正因 如此,罗氓才放心地回公司办事,把白兰也带走了。峥不知该向楠说些什么,只是怔怔地望着楠 。
    看什么看,没见过我呀!楠说。还躺下吧,坐时间太久了。
    峥躺不下。他的身体下边还湿着。要是平时,罗氓又开始给他 擦了,或是又帮他换去了垫单,好像给襁褓中的峥换尿布一样。罗氓不在,峥的身子只能礘着。
    楠似乎看出了什么,问峥:怎么了,不舒服?
    峥说:没,没有。手却不自主地掖了一下被边。
    楠完全明白了。楠看过罗氓帮峥换垫单。说是不是又湿了?我 帮你换换吧?
    没事,不,不用了。峥把身体往下褪了一点。
    换下来吧,礘着多难受哇!
    楠 说着走过去,掀起凉被帮峥换垫单。峥的上半身没穿衣服,赤裸裸的。浑壮的肌肤刺得楠睁不开 眼睛。尽管楠偏斜着头,还是看到了峥黑暗中的全部,包括那条空荡荡的左腿。那条猥獕的腿让 每一个人感到恐惧,感到悲哀。那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拥有的。楠的内心翻江倒海着。这就是 她一直喜欢着的那个男孩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在楠的心中,峥可是一个十全十美伟岸高 大的男子汉哪!
    楠把抽掉的垫单放进盆中,扶着峥躺好,坐在 对面说:休息一会儿吧,坐时间太久不舒服。她本要和峥聊些什么的,突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
    峥的心里也乱成了一团。他的脸在发烧。他觉得好尴尬,好 像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楠看到了凉被罩着的他的躯壳。那是一具多么不值得让人一睹的躯 壳呀!楠会怎么想?她还会始终如一地关心爱护他吗?……
    胡 思乱想里,峥慢慢闭上了眼睛。
    峥醒来的时候,楠已经去学校 了。罗氓坐在对面床上说:楠下午有课,让我告诉你,醒来把那篇课文看完,明天该讲了。停了 停,问:楠帮你换垫单了?
    峥点头说是。
    多好的一个闺女呀!罗氓说。伤好后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峥没有说话,两眼直瞪瞪地盯着胸前那根悬挂在屋顶的不锈钢 吊架,好像要窥探出那吊架上的秘密似的。好久好久,才说:妈,我明天得下床。
    什么?罗氓吃了一惊。
    我得下 床!峥坚定地说。我不能老这么躺着麻烦别人。
    医生不是说现 在不行吗?
    伤口已经愈合好了,怎么不行呢?再这么躺下去我 非崩溃不可。
    那也得让医生说了算呢!
    明天我跟医生说。峥很坚决。
     怎么不坚决呢?且不说他时时处处让别人伺候着,光躺也让他躺怕了。一个多月来,每天就那么 平平地躺着,连翻动身子都困难,脊背已经麻木得失去了知觉。若不是罗氓经常给他擦洗,怕是 早成一堆臭肉了。他得动起来,他得学走路。楠帮着他换掉垫单的一刹那,峥便这么想。
    医生同意了峥的恳求。
    可是, 怎么才能下得了地呢?浑身僵硬的峥为难了。
    楠说:峥你先练 仰卧起坐吧,上身一活动开,下地就随活了。
    峥果然练起了仰 卧起坐。
    峥练仰卧起坐时,楠做峥的助手。她双手按着峥的右 脚脖子,“一二”“一二”地为峥喊加油。罗氓也站在峥的身边为峥鼓劲。峥一下一下地仰起躺 下,一会儿便憋得面红耳赤,大汗淋漓。这是他一个多月来的第一次运动,第一次运动几乎透支 了他所有的体力。峥喘着气,在几近疯狂与无奈里挣扎。半天下来,那困顿束缚着他的躯体渐渐 感觉出了几许轻松。
    韩冲将做好的拐杖拿给了峥。
    望着那副做工精致还加了软包装的拐杖,峥的心中波澜再起。 这是我的行动工具吗?我怎么突然拥有了这个?一个活蹦鲜跳的男孩,一个征服过歪头峰、蹦极 超过极限的男孩转瞬间失去了自由,拄上了拐杖。上天啊,你是有意在捉弄我,还是对我的又一 次考验?你不觉得这种考验太残酷吗?一条腿永远地失去了,一生只能伴着这副拐杖。我,我, 我不甘心哪!抚摸着拐杖,峥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峥开始下地 练习走路,依附着拐杖。也是长久没有行动的缘故,那条保存下来的右腿怎么也灵便不起来,好 像一个自由人突然戴上了桎梏,不,比戴着桎梏还要桎梏。毕竟那左腿悬空吊着,哪怕行动寸步 都需要借助拐杖的支撑,还有那条不灵便的右腿。峥啊峥,一个喜欢爬山喜欢刺激喜欢挑战的男 孩无奈踏上了那条本不该属于他的蹒跚的路,踽踽独行。
    起初 ,总还有人搀扶着峥。韩冲啊,罗氓啊,白兰啊,当然也有楠。他们搀扶着他,一步一步地走, 犹如成长中学步的婴儿。借助拐杖,借助亲人的搀扶,峥的肉体和木头交替前行,虽困难重重, 毕竟从床上下到了地上,好像载负着万吨货物的巨轮,开始了日后漫长的航程。练过几天,峥便 自己学步了。一个失去了支撑的人啊!每走一步都需付出巨大的努力。他把全身的重心放在右臂 下,他把希望寄托在那不愿碰触的木棒上。
    木头和肉体交替着 前行。
    那天,峥正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学步,楠笑吟吟地走上楼 来。也是峥两天没见到楠了,心下一慌,拐杖没放稳,人和拐杖一齐摔倒在地。楠赶快上去搀扶 ,说你怎么不小心呢?峥坐起来说,没事,这学步就得有摔跟头的时候。看着峥挺乐观,楠将他 扶进病房。
    听说了吗,柏凌木被抓了。
    啊!峥来了精神。
    他要偷越中 缅边境,被边防战士当场抓获了。楠说。
    太棒了!制毒销毒案 总算有了终结。
    你说,柏凌木会判个什么罪呢?
    肯定是生产毒品罪啦!
    柏凌木 也算个能人,怎么就想起制毒了呢?楠有点不理解。
    他教化学 ,经常做实验,具备条件嘛!说到这里,峥一拍脑门又说:楠我想起来了,柏凌木肯定是用小白 鼠做实验制造毒品的。我看到过那些小白鼠的奇异现象。
    你怎 么不早说?早说,有点防备,也不至于遭这份罪了。
    峥说,谁 能怀疑老师呢?再说,那时候他还是咱的班主任。
    峥和楠正说 得热闹,罗氓拿着一张晨报走了进来,高兴地说:峥,峥,特大新闻,柏凌木被抓到了!
    唉,已经是旧闻了,我们已讨论半天了。峥说。
    罗氓说:这下,对水蝮的审判也快了。我看,非得枪毙他不可 。
    楠说:那当然,一条人命啊!
    峥不说话了,神情陡然严肃下来。他又想到了龙,想到了同他 朝夕相处的伙伴。他虽然残废了,毕竟还活着。龙呢,龙却永远离开了他……
    经过一段的苦练摔打,峥终于可以依赖拐杖走路了。可是,他 的两腋下却磨出了血泡,晚上躺在床上,两腋窝火辣辣地疼。峥咬着牙忍着,擦上些碘伏,第二 天继续练。然而,更困难的事情也接踵而至。比如进厕所长蹲,那孤独的右腿怎么也蹲不下去。 峥支撑着拐杖,扶着墙壁一点点向下滑。蹲下后,全身的重力倾斜在一条腿上,动辄还会倾倒在 地。倒了,他爬起来。有一次长蹲时,由于拐杖的支点滑动,整个身子歪倒在了便池台上。好则 ,韩冲在场,将他扶了起来。峥笑笑说:没事,重来!不重来不行啊!他要生活,他要自立。他 能依靠别人一辈子吗?峥在无数次重来中站直了身躯。
    三个多 月后,一个完全能够独立的韩峥准备出院。喻文文很高兴,派出关爱小队向韩峥祝贺。在同学们 的簇拥下,在鲜花和张张笑脸里,韩峥顺利地回到了家。
    又三 天过去,韩峥决定重返学校。那天,峥是拄着拐杖走进校园的。本来,韩冲要用车送峥;本来, 楠和翔要去接峥,都被峥婉言谢绝了。
    峥说:我都这样了,还 讲啥排场?残疾人就是残疾人,我又不怕谁说我笑我。再说,自己的路终归要自己走嘛!
    韩冲激动得热泪盈眶,说:好儿子,爸没白养你!朝着自己的 路走吧!
    峥拄着拐杖去了。他背着书包,双臂架着双拐,在晨 阳的斜照里,在鸟雀的啾鸣中,肉体与木头的运动自然地吻合着。虽然是初冬,峥的头上还是沁 出了汗珠。几个月没走这条路了。路还是老路,人还是那些人,都匆匆忙忙地奔走着。峥却变了 样,宛若从森林里走出来的一头怪兽,一下子摄去了众多的目光。他不顾那些目光,依旧稳稳地 走着。往日骑车几分钟便可到达的一段路程,峥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他又看见了踏踏米 中学。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准备踏进学校的大门。就在那一瞬间,雷雨般的掌声骤然响起。 峥举目,两列长长的队伍从校门口一直排到他们的教室。校长赫连瑞雪、班主任喻文文以及峥的 所有任课教师都站在队列里。还有楠,她正和同学们一起涌动着热泪欢迎峥呢!
    峥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翔和楠上前扶住峥,在众目睽睽里, 一步一颤向教室走去……

作者:景文周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