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好!今天是:
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欢迎大、中、小学生,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博览 >> 内容

如果你有花样的季节(11)

作者:景文周 来源:网络  时间:2014/8/26 19:00:45 点击:1912

  核心提示:葛拉拉和韦禛好生奇怪,堂堂副班长,在班里不可一世的郎珊怎么突然转学呢?难道一中比外国语好?难道她爸有什么打算?也许,人家是教育局的官员嘛!马上要中招,换个地方将来好上重点呀!两个女孩胡乱地想着,突然感觉失去郎珊的寝室有些单调了,平素偶尔的几声呼噜现在没了,夜晚静得有点可怕。...
葛拉拉和韦禛好生奇怪,堂堂副班长,在班里不可一世的郎珊怎么突然转学呢?难道一中比外国语好?难道她爸有什么打算?也许,人家是教育局的官员嘛!马上要中招,换个地方将来好上重点呀!两个女孩胡乱地想着,突然感觉失去郎珊的寝室有些单调了,平素偶尔的几声呼噜现在没了,夜晚静得有点可怕。女孩们没有欢呼,女孩们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她们不知道,那个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副官利用她们熟睡的那一刻在教室违反了《中学生行为规范》。 韦禛说,拉拉,郎珊转学了,寝室也安静了,恢复自然睡眠吧! 葛拉拉在床上翻一个身,说,养成习惯了,还真不好改,昨晚我试着调整了几次,还是得念数字才能睡着。 另一同学说,我也是,虽然郎珊走了,总觉得她还回来似的,怎么也改不过来。 韦禛说,两个月后该考试了,休息好才能学习好,咱还得保证睡眠,保证起床。 葛拉拉说,你别说考试行不行?一说考试我就头大,月月考天天考,还没考够哇? 我是说中招。韦禛补充。 中招,中招,不就升高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都快崩溃了。葛拉拉嘟噜。 崩溃也得学,谁叫咱是学生哩!另一女孩说。 那一夜,七个室友破天荒地议论了很久,尽管熄灯后不让说话。 葛拉拉又被两道数学题难住了。奚乔说,来,来,我给你讲。葛拉拉推了他一把说,悠去吧。回头喊韦禛,姐呀,我又被“太行”挡住了,愚公说“山不加增”,我的问题怎么越来越多呢? 韦禛走过去说,愚公就是“愚”嘛,他怎么知道“山不加增”?广告上还说再高的山也还在长嘛。来吧,我帮你铲几块石头。 韦禛给葛拉拉讲题,讲葛拉拉怎么也弄不懂的数字。两道被葛拉拉看来比太行、王屋还难移的难题,韦禛几个∵(因为)∴(所以)就解决了。韦禛笑笑说,看吧,比愚公移山容易多了,起码你不需担着土石往渤海跑吧! 葛拉拉说,真要往渤海跑,我挑两担也愿意。 吹!奚乔在一边嘲笑葛拉拉。 葛拉拉没睬奚乔,继续跟韦禛谈那两道题,然后拿起笔抄在试卷上。写完,对韦禛说,姐,在学校拘囿了两个多月,“五一”咱去春游吧,我的大脑快霉变了。 放假两天,不在家捯捯杂呀! 挤一天时间嘛,我真的好想出去转转。 你说去哪儿? 随便,到郊区转转也行。 “五一”那天,葛拉拉和韦禛果然去春游了。“五一”是全民休息的节日,也是全民消费的节日。不知从哪年起兴起的长假,助长了有钱族的奢靡之风。不管有没有必要,也得设法出去转几天。起初是游山玩水,其次是红色据点,当名胜古迹、山河湖海、红色、绿色都游尽之后,人们又瞄上了农村。农村多好哇,自然,古朴,有菜有庄稼,有牛有羊,有鸡有鸭,还有牛羊鸡鸭们生产的粪便。不过大多的粪便变成了沼气,变成了可怜巴巴的农民们最直接的资源。 葛拉拉和韦禛也来到了农村。 那是郊区的农村。两层小楼的独家独院,一排一排的。街上的路面硬化过,被小拖大拖摩托碾轧得斑斑驳驳的,车行驶在上面,颠簸得好像坐进了轿子。路一旁的电线杆上,零星地装着几只路灯。时而有鸭鹅从某家院子里膗出,摇摇摆摆着在大街上散步。村子周围便是田野,大片的田地被地膜覆盖着。也有撑起的塑料大棚,一排排,一座座,犹如海面上掀起的波浪,在五月的阳光里,闪闪烁烁。大棚里种的是乱季蔬菜,那鲜嫩嫩的茄子、豆角、黄瓜、辣椒,好像一双双扒手的眼睛,盯紧着城里人鼓囊的腰包。 葛拉拉和韦禛想找一片油菜,想去油菜田里体验一下“儿童急走追黄蝶,飞人菜花无处寻”的乐趣,可跑了几个村子,一片油菜田也没有。经济社会呀,人们把庄稼改种了蔬菜,改种了可以掏空城市人腰包的乱季商品。葛拉拉蓦然想起妈妈每月领回工资后分配的情景。一堆生活费,一堆葛拉拉的零花,一堆不得不为女儿长大所用的积蓄。妈妈每月都要存钱,所以女孩认为她家里有钱,只是很少见妈妈买过衣服。葛兰说,用不着买,我们有工装。韦禛也想到了爸爸的摩托,想到了爸为拉两元钱飞一般跑的情景,想到了他们从不涉足乱季蔬菜的窘况。过去听人说菜比肉贵,她怎么也不相信,如今她信了,那闪烁着光芒的大棚乱季蔬菜怎么不可能超过肉价呢?难怪农民不种庄稼了,难怪她们找不到油菜了。还好,田垅、路边有野生的小草,还有开着白花的荠菜。到底是晚春啊!整个世界都暖洋洋的了…… 两个女孩饱览了春天的大棚以及大棚内的葱葱绿绿,拔了两把野花小草,葛拉拉还捉到了一只白色的蝴蝶,傍午时分,快快乐乐转回城里来。女孩不明白,农村有什么好看的呢? “五一”后返校,体育老师爆出了一条新闻:五月底市里体育统考,成绩不及格不得升入高中,体育成绩纳入中招总分。 葛拉拉一下傻眼了。她的体育差,几项都没有及格过,尤其长跑。怎么办呢?葛拉拉望着韦禛问。 练!韦禛说,从明天开始,早上起床跟我练长跑。 啊,行吗? 不行也得练,知识上去了,不能让体育拖后腿。 第二天,葛拉拉跟韦禛起早练跑步。韦禛体格健壮,有的是力气;葛拉拉苗条瘦弱,像只有病的猫,没跑多远,便蹲在了地上。韦禛把她拉起来,说,坚持,跟着我跑。女孩接着往前跑,没跑够一圈,又蹲在了地上,说,你跑吧,我不行了。韦禛也停下来,说,咱都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再跑。那天早上,葛拉拉跟着韦禛跑了三圈,三圈也只是一千米。韦禛说,不错,不错,明天肯定能跑四圈。葛拉拉坚持跑了五天,虽然能一口气跑上两圈,腿肚子却不听使唤地胀疼起来,到第七天,竟然不敢上阵了。韦禛说,坚持,还得坚持,闯过这一关,腿就有劲儿了。葛拉拉咬着牙又上了阵。 那是个阴天,两个女孩跑得很慢,跑着跑着却下起雨来。黎明前的小雨,淅淅沥沥的。葛拉拉怕衣服淋湿,跑了一阵停下来。韦禛说,走哇,跑够五圈。拉着葛拉拉继续跑。也是女孩的腿的确不支,也是下雨路面滑,没跑多远,葛拉拉一下跌倒在地。韦禛停下来搀扶葛拉拉。谁知葛拉拉跌得太重,半天才站了起来,提起裤管一看,一条膝盖眦破了皮,浸着血。韦禛忙搀着女孩去卫生室,可卫生室还没上班,不得已瘸瘸跛跛回到寝室。 室友们正在起床,说你们俩去哪儿了,每天起那么早干吗? 韦禛说练跑步去了,拉拉的长跑不是太糟吗?这不,腿都眦破了。 葛拉拉咧着嘴坐在床上。韦禛翻出一张创可贴,用毛巾将破损处擦干净,帮拉拉敷上,说,歇两天,歇两天就好了。 葛拉拉说,姐呀,这一歇又赶不上了,算了,放弃体育吧! 不行,怎么能放弃呢?老师不是说体育不及格不能升学吗? 那是唬人的。葛拉拉说。我问过了,体育成绩记人中招总分正确,没说不及格不能升学。 那也得练啊!记入总分就是成绩嘛!韦禛说。 知识考好不也一样吗,孟子还说鱼和熊掌不能得兼。葛拉拉说。 孟子的话不对。韦禛反驳。为什么鱼和熊掌不能得兼?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鱼我所欲,熊掌,我亦所欲也。 一同学鼓掌说,我赞成韦禛,什么时代了,还“兼”呢,现在是竞争,是欲望,你不得兼,别人要得兼。 正确。另一室友接腔。中招可不管你兼不兼的,只要总分高,就能上好中学。 室友们七嘴八舌议论着。 那是一天的早晨,还没有进入学习状态的早晨。 葛拉拉两天没有长跑,膝盖被那张创可贴贴着,痒痒的,还有点疼。她让韦禛帮她揭了下来。揭下来两个女孩吓了一跳,创伤面积周围一片脓白,湿洇洇的,显然是感染了。韦禛说快去卫生室,扶着葛拉拉下了楼。 卫生员给葛拉拉进行了伤口清洗,碘酊蜇得葛拉拉直咧嘴巴,然后进行了包扎,说夏天最好不用创可贴,透不进一点空气,能不感染吗? 回到教室,奚乔见葛拉拉走路有点跛,问:怎么,挂彩了? 葛拉拉提着裤管说,看吧,刚从伊拉克战场上下来,你也不慰劳慰劳? 奚乔着实吃了一惊,问,怎么回事呀,包得真跟伤员一样。 这还假呀!葛拉拉嚷起来,没良心,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奚乔忙“Sorry”,说不知不造罪嘛,汇报一下战果吧! 葛拉拉将晨跑跌倒一事复述了一遍。 奚乔望着葛拉拉,说你真伟大,为着那点体育分去拼命啊! 我的数理不是差吗,体育再不及格,真要完蛋了。 两个少年正聊得热闹,冷暖抱着一摞卷子走进教室。学生们看到她怀中的卷子,同时“啊”了一声。冷暖微笑了一下说,啊什么,害怕了?数学不做题怎么行?陈景润做过的试题用车拉。昌蔚,把卷子发一下。 葛拉拉的腿伤终于痊愈,此时,离体育统考剩半个月了。半个月,葛拉拉的长跑能过关吗? 韦禛问葛拉拉,还跑不跑了? 跑! 两个女孩又跑了起来。跑了两个早上,葛拉拉说,姐,我没有午休的习惯,干脆中午接着跑吧! 你不怕热吗? 不怕,跑跑歇歇嘛! 行。韦禛慷然答应。 那是五月下旬,平原的天气已经热了,中午高达三十多度。葛拉拉瘦弱,不太怕热,韦禛却不同了,身体稍胖,皮下脂肪厚,没跑一圈,已是大汗淋漓了。葛拉拉说,看你热的。韦禛说我不怕冷怕热。两个女孩边说边跑,速度虽不快,却也均匀,两圈之后,葛拉拉也满头冒气了。韦禛说,还说我,看看你。葛拉拉笑笑,说真热。接着一圈一圈跑,一天一天跑…… 那节体育课上,体育老师测试单项成绩,葛拉拉的长跑、短跑轻松过关。体育老师好惊奇,说葛拉拉你真神了,平常体育那么糟,怎么突然变优了,不会是服用了兴奋剂吧? 你才服用了兴奋剂!葛拉拉回击。 韦禛说,老师啊,你知道葛拉拉是怎么练的吗?她半个多月都没有午休,腿都跐伤了。 体育老师一愣说,我说呢,可敬,可敬,大家都得向葛拉拉学习,马上统考了,不及格的抓紧再练练。 葛拉拉决定请韦禛喝咖啡。韦禛帮她解题,陪她练跑步,她顺利完成了中考,而且成绩还算可以,怎么着也得请请人家。女孩拨通了韦禛家的电话。 韦禛正在看向同学借来的高一课本。她想提前预习一下。对于一个企图靠上大学谋求生路的弱者,怎么能不珍惜求知的机会呢?她听别人说高中是关键的关键,于是提前借来了课本。韦禛预习的是语文,正在读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韦禛不懂。她没有去过剑桥,更不知道康桥,只是觉得那诗挺悠闲挺轻松,还有些淡淡的哀伤。河滨游园有不少座桥,我怎么从没有过这种感受呢?女孩正在康桥上漫步,听到了“哗啦啦”的电话铃响。她跑出去接电话,听出是葛拉拉,激动得叫起来。 拉拉,还记着姐呀? 忘谁也不能忘了姐呀!哎,在家干什么? 看书呗! 看什么,小说呀? 哪儿呢,课本。 看啥课本呀!毕业了,还不歇几天?出来吧,去上岛喝咖啡,我请客。 韦禛下了楼。 上岛是一家冷饮店,主营咖啡,自然还有冰棒冰激凌之类,亦有可比克、巧克力、瓜子、话梅之属,纯粹休闲消费品。年轻人去上岛,文人雅士也去上岛,花钱不多,买个娱乐,喝杯咖啡,听听音乐,悠哉乎哉,然后飘飘然而去。 两个女孩一见面便抱在了一起。一个说,姐呀,我好想你!一个说,我做梦都和你在一起。松开手,两个人乐呵呵走进大厅。 葛拉拉点了两杯咖啡,要了两袋可比克,选张台桌同韦禛坐下,吃喝着慢慢聊起来。所聊无非是暑假之事,自然提到了中招考试以及盼着录取通知的心情。葛拉拉说,上高中也不知道有戏没戏。韦禛说,肯定有戏,你考得不错嘛!葛拉拉双手合十叫了声“阿弥陀佛”。韦禛说你什么时候皈依佛祖了?葛拉拉说,刚才,心中皈依的。 热腾腾的咖啡渐渐变凉,两袋可比克消灭殆尽,两个女孩仍是热情未减。此刻,韦禛有点内急了,说我要去减负,站起来走进洗手间。为了消磨时间,葛拉拉又去吧台要了包洽洽,返回时,韦禛已从洗手间出来,说,哎,拉拉,我看见郎珊了,她好像在哪个包间里。 真的?葛拉拉来了兴致。她会跟谁在一起呢? 不清楚,会不会跟何璇? 她可真会消费,用得起包间呀! 官宦子女嘛,她爸有钱哪! 两个女孩正在议论,郎珊跟胡一扬走了过来。葛拉拉正要说“胡一扬,你也在这儿呀”,胡一扬出手给了葛拉拉一拳,说,知道郎珊为什么转学吗?就因为你,你以为你长得漂亮是吧? 葛拉拉发怒了,说,我怎么了,凭什么怨我呀? 胡一扬的手又指向葛拉拉,说,还想赖账? 韦禛实在看不下去了,“啪”一下打退胡一扬的手,说,怎么着,想欺负人呢? 胡一扬忽然转向韦禛,说,欺负你又怎么样?挥手欲打韦禛。葛拉拉猛然将他的胳膊扭住,韦禛“呼呼”朝胡一扬身上抡去。胡一扬无力还击,左躲右闪着。两个女孩跟胡一扬扭结一团。郎珊插不上手,看着胡一扬被打,站在一边跺着脚嚷:打人呀,你们打人呀!韦禛这才停住手,瞪了胡一扬一眼,说,拉拉咱走。拽上葛拉拉跑出咖啡厅。 葛拉拉跟韦禛跑步上了五楼。 真倒霉,怎么碰上他俩!葛拉拉说。 看来咱姐妹俩还得在一起,要不,准吃亏。 那当然,人多力量大嘛。葛拉拉说。姐,你的拳头真重,把我都打疼了。 这叫先发制人。韦禛说。等胡一扬出手,咱肯定吃亏。不过,你也功不可没,不是你扭住他的胳膊,他准打住我了。 胡一扬怎么跟郎珊在一起? 谁知道哇! 你说,是胡一扬请郎珊,还是郎珊请胡一扬? 肯定是胡一扬请客。不过,也不排除郎珊的可能。 也犯不着包间呢!奢侈,他们真奢侈! 人家郎珊有钱嘛!听昌蔚说,她们家常用帝豪烟换盐。 啊,用帝豪换盐哪! 人家送的呗,收礼多了,扔都扔不出去。 两个女孩议了一阵,开始做午饭。葛拉拉和韦禛同时下手,很快,饭做好了。吃罢饭,葛拉拉洗衣服。小衣服,不用洗衣机的。韦禛帮着葛拉拉洗。 葛拉拉家有两个阳台,南阳台和北阳台,晒被子在南阳台,晾衣服往往在北阳台。现在的衣服娇病,晒不得了,所以得晾。葛拉拉提着衣服走上北阳台,刚要往衣架上挂,一眼瞟见了胡一扬,他正垂着头向这边走来。女孩赶紧猫下腰钻进屋里说,姐,姐,胡一扬在下边。 啊,他来干什么?找咱报复吗? 不可能,肯定有什么事。葛拉拉说,不然郎珊为什么没来? 别管他。韦禛说。 我还有一拳之仇呢!葛拉拉说着,端起洗衣盆猫着腰走上阳台,略抬头,朝着胡一扬往下泼去。立时,听见胡一扬在楼下嚷叫: 谁他妈这么缺德呀! 两个女孩偷偷地乐了。韦禛说,你这一拳之仇也算报了,以后咱可得躲着人家,要是让他碰上,肯定饶不了咱。 葛拉拉说,他不敢,要不是郎珊在场,他干吗招惹咱呢? 韦禛说,也是,胡一扬肯定被郎珊利用了。 无论怎么着,两个女孩都没想到胡一扬和郎珊的那种关系。至于胡一扬和郎珊此后又干了些什么,由于他们离开了外国语中学,加上作者无暇跟踪调查,至此,隆重欢送两位从这部小说中退出,千万别见怪呀! (未完待续)

作者:景文周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情断后宫
  • 下一篇:我都记得的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本类固顶
    • 没有
     
    关于我们 | 论文发表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友情链接: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
    链接申请
    版权所有: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137282805 技术支持:[春秋网络]